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二十三)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周长召唤 @良辰怎不笑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秦双哪里见得了秦朔如丢弃一件破败物件般的对待秦欢,当即就要冲出去,挣扎之间已经惊动了秦朔,眼见着元教的教众就要过来探查,左丘子无法,只能点了秦双睡穴,由李西涯背着秦双,三人逃离了竹林,朝着子墨定下的客栈走去


“你们为什么拦着我啊?!连师父也”

“哎呀双儿啊,不是我们想拦着你,你想想,你爹能拿秦欢要挟岳昊,也就能拿秦欢要挟我们啊,到时候我们怎么办,看着秦欢死吗?”

“···我爹他真的是魔教的···那,那每年他要我哥带我去清理的那些元教部下又算什么?”

“那只不过是清理门户罢了”

“······”

“双儿···”

左丘子拿扇子一下子拦住了李西涯,冲他摇了摇头

“随她去吧,让她消化一下事实,静一静也好,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救岳昊和秦欢啊”

“岳昊为了保险起见不是在还没到秦家之前就差人已遇险为由往回赶了吗,我们等着苍穹的楞来就好了呀”

“不行,秦家离苍穹不算近,正常速度往返一次要二十天左右,等苍穹的人赶过来,他们连尸首都寻不到了”

“嗯···看来我们只能去清源求救了”

“清源?”

“清源正好位于秦家和元教之间,若我们行的够快,一天就可到达”

“可双儿她···”

“唉···”

左丘子轻叹一声,摇着扇子走了,子墨本就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没有多做停留的回了自己房间,独留李西涯还呆站在那里惆怅


夜深人静,街上早已无人,李西涯沿着街边转了一圈就看见坐在石阶上看着河水的秦双

秦双觉出有人坐在了自己旁边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发现是李西涯之后又急忙偏过头去拭泪,李西涯掏出了一条帕子递到了秦双面前

“···我没哭”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哭也很正常啊”

“李西涯···为什么会这样···你说我哥哥和岳昊会不会···”

“不会的,···我们已经决定明天就到清源求助,双儿,要不你不要去了”

“不,这件事情由我来说的话,可信度会高很多”

“可是···”

“没有可是,我一定会将哥哥救出来,就像每次哥哥回护我一样”

“不是你,是我们”

“嗯,我们···”


岳昊在屋里乱转,时不时的看一眼外面的天色或是烦躁的踹几脚门,在外面看守的人全当没听见。他们回来时秦欢就已经陷入昏迷,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可偏偏秦朔不允许他们被关在一起,这怎能叫岳昊安心,好不容易挨到天亮,秦朔终于打开门进来,想来是要岳昊遣走他的属下

“我要见他”

“见过之后呢?”

“我自会遣走其他人”

秦朔侧身对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属下会意的带着岳昊去了秦欢住处


昨夜秦欢刚被关进屋里就再次毒发,乔先生见他已是半昏迷着无力挣扎,命人堵了秦欢的嘴防止他咬了舌头再绑住他手脚,将人扔在床上不再看管

秦欢紧紧的蜷缩着身体,在似醒非醒之中不断的挣扎徘徊,身子似是被无数根冰刺扎穿搅碎了般的冷疼,昏沉之中,身心俱伤的秦欢只盼能早些舍了这副身子,免的再受这无尽的苦楚

岳昊来时秦欢堪堪熬过毒发,秦欢感觉到绑着手脚的绳子已解,勉强睁开眼睛就看见等在一旁的乔先生,似是想给他诊脉,秦欢闭起眼睛哆嗦了一小下十分不想让乔先生碰他,自从他回到秦家以后,乔先生重新变成了他的噩梦

岳昊见秦欢躺在床上眉头紧皱面色惨白,细白的腕子上尽是血红的勒痕,发丝湿哒哒的黏在脸上似是刚受过什么酷刑一般,又心疼又恼怒的上前一把将乔先生狠推出去

“你对他做了什么?!”

“你这个小情人啊,为了你植了灵蛊想要改变属性”

乔先生被推到一边也没恼,阴阳怪气的对岳昊解释了一句,冷哼一声转身出去了,岳昊在苍穹见过乔先生一面,他本就对此人厌恶至极,也没有强留下乔先生让他解释清楚,而且现下他也没有时间再去逼问什么

“昊哥···”

秦欢迷迷糊糊的听到岳昊的声音,睁开眼睛,挂念之人果然就在眼前,恍惚中想起岳昊就要被抓去祭剑,秦欢哆嗦着唇瓣轻唤了人一声,声音已是哽咽

“我在这里”

岳昊握住秦欢冰凉的双手轻哄着他,秦欢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泪水抑制不住的划出眼角

岳昊听到由远处传来脚步声,怕是秦朔要来将他带走,转过头来对着秦欢露出个轻笑来,微皱的眉头和轻勾嘴角似是有化不开的苦楚和柔情,伸手抹去秦欢眼角的泪水,岳昊俯身和人额头相贴

“小祖宗,别哭了”

秦欢神智本就不胜清醒,岳昊轻轻的低语传进他耳中到真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在身处何处是何情况

“小祖宗,睡一会吧,晚饭时我再叫你起来好不好?”

岳昊如往昔没什么区别的话语安抚了秦欢,秦欢止了泪慢慢的昏睡过去,迷蒙中似是真的以为岳昊会如往常般将他唤醒

岳昊直起身来,如没看见推门而入的秦朔般细细擦净了秦欢脸上的泪痕,起身随着秦朔出去,遣回了随行的下属


秦欢再醒来时已是在马车上,不仅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上几处穴位被点已使不出半分内能来。小黑见秦欢醒了,拿过一旁的水囊递到秦欢嘴边,秦欢已将近两天没饮过水,昨夜又出了许多冷汗,现在嗓子都干渴的有些嘶哑,可还是偏过头去不肯喝水

“少爷,从秦家到元教不过三天,就算你想,也是渴不死自己的”

“······”

“少爷!”

秦欢双目紧闭唇缝中渗出丝血来,小黑察觉出不对上前一把钳住秦欢下颌逼着人张开嘴,秦欢果然已经咬了舌头,所幸发现及时伤的不重

小黑供秦欢差遣已有六七年,秦欢的性子他素来了解,以前秦欢就算遇上再难的事情也未曾像现在这般寻过短见,如今这般模样着实让小黑有些惊慌心疼

“少爷你这是何苦呢”

“呵,秦朔想拿我和岳昊祭剑,我为何要如他的意?!”

“少爷,少爷你冷静点,少爷你听我说···我已经通知了小姐他们,他们已去清源,定能将你们救出···”

小黑警惕的四下看看,凑近秦欢耳边已极小的声音说道,秦欢不可置信的看着小黑,他从未想过小黑会背叛秦朔,不免有些怀疑这又是秦朔的诡计

“真的···?”

“千真万确,所以少爷即便是不为了自己,也请珍重”

秦欢低头思量着清源的位置和时间,细算下来发现岳昊获救的可能性最大,稍稍露出个安心的笑来,仿佛自己怎样已是无所谓

“小黑,谢谢你”


秦欢看着记忆中的前门,眼中的恐惧一闪而过,他又回到了元教训练死士的地方,对死士来说,不论是出去的,还是又被送回来的,这里都是个吃人窟


“呦,这不是我们元教的少主吗,这是怎么了?”

说话的正是这里的管理者之一廿三,阴阳怪气的语调显然不是在关心秦欢的处境,死士一旦被退回就代表着成为了一件不能用的工具,这也是死士宁愿为了主人献出生命也不愿面对的一件事情,元教里被废弃的死士大多都会给乔先生做实验用,也有一些被留下来供众人凌虐发泄至死,秦欢虽是没有故意去得罪别人,却因为被秦朔收为义子而遭了不少妒恨,加之本身是个坤泽,境遇比一般废弃的死士还要糟一些

小黑一下挡开了凑到秦欢身边不怀好意的廿三,掏出秦朔给的令牌

“他只是暂时收押在这里,教主有令,不可用刑更不可废其武功,违令者,死”

“是···”


小黑深深的看了秦欢一眼,皱着眉转身走了,本以为秦欢终于被废弃,可以将人好生羞辱一番的廿三吃了瘪,小黑走后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秦欢更是恼怒,故意大力的狠扯一下绑着秦欢双手的绳子让人摔在地上,廿三蹲下身来拽着秦欢的头发逼着人抬起头来,恶狠狠的朝地面啐了一口

“呸,什么少主,还不是说收押就收押”


陆子豪和严颇等一众清源弟子埋伏在李西涯所说的地点半晌,一辆马车和一干黑衣人朝这边驶来,为首的人骑着马走在最前面,青面獠牙的面具掩了真实的面容,陆子豪手按在剑柄上只等马车离近,可骑在马上的人好似察觉到了有埋伏,还未行到前方一道掌风就朝陆子豪袭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幸得严颇反应迅速才没让他得逞

一众人见已经暴露也就不在隐藏,纷纷现身拦在了秦朔身前,秦朔见来人竟是陆子豪和严颇也是一惊,他本以为是岳昊施计留下的苍穹弟子,毕竟这件事情若是闹大,苍穹必然会受其影响,没想到竟有人通风报信通知了清源

陆子豪不待严颇再说些什么,提剑纵身朝马上的秦朔攻去,严颇想制止已是晚了,只能急匆匆的差人回清源去搬救兵


在前面探查无果的李西涯等人返回时见秦朔已被陆子豪拦住,本想冲上前却被左丘子揽住

“双儿等在这里,你们两个随我去,前面又是元教又是清源的,双儿现身怕是不好”

“可是···”

“双儿,别可是了,就听师父的吧,免的一会局面会更糟”

“···好吧,那你们要小心啊”

左丘子等人的加入使战局变的胶着起来,这里距清源并不远,想来陆伯翰很快便到,秦朔收起已起的杀心,小心的掩盖招式不让人看出端倪,心间虽是气恼不甘,也只能弃下马车,甩开众人,纵身逃走


陆伯翰赶来时元教众人已被清理干净,掀开帘子,车内果然是被双手反绑点住了穴道的岳昊

“岳昊,我哥他一定被囚在元教了,你快点去救他吧”

秦双见岳昊已被解救下来,忍不住跑上前来扯住岳昊衣袖,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岳昊却不复赶往秦家时的焦急神色,挣开秦双扯着他的手,活动着被绑的发麻的手腕,冷漠的神色让秦双稍稍退后了一步,心凉了半截,子墨站在最外面似是早就料到有此局面,冷哼一声朝着元教方向走去

“岳昊你怎么了···”

“他是魔教中人,还骗走了神农玉”

“李西涯···”

“咳···元教于李贤侄有杀父之仇,岳贤侄尚且如此,他身为我清源派大师兄之子又怎么会去救元教中人呢?”

本已朝秦双挪了半步的李西涯听到陆伯翰这么说停下了脚步,偏头看看站在陆伯翰这边不为所动的岳昊,李西涯默默退了回来,垂下眼睑不再看着秦双

秦双闭起眼睛挡住了那满目的泪水,三月的艳阳照不进她心里,更融不了她心中的寒意,左丘子挡在秦双身前拿扇子痛心疾首的指着李西涯

“李西涯啊!真是想不到你除了没有道德之外还是个无情势力的畜生啊,我左丘子真是瞎了眼,从今往后我们恩断义绝,没有半点关系,双儿,我们走!”


“想必苍穹很快就有人赶来接应,岳贤侄先在清源暂住几日如何?”

“好,谢过陆掌门了”

一众人都走了,只有李西涯还痴痴的看着秦双离去的方向,严颇轻叹着上前拍了拍李西涯的肩膀,李西涯回过神来对着严颇勉强笑了一下,随着人回了清源




感觉越写越崩 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凑活看吧 不要太介意qaq

评论(2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