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二十五)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例行 @良辰怎不笑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这次清源一举击溃元教,陆伯翰自是喜不胜收,严颇觉得有些不妥,此次元教撤退的太过的容易,怕是有诈,可陆伯翰惦记着武林盟主的位置已久,加之他岁数也大了,只怕失了这次机会,在有生之年都无法得偿所愿,为了不让元教有机可乘,一众人暂时住在了元教,只等各个掌门收到消息前来确认他武林盟主的位置


陆子豪跟着陆伯翰去了元教的一间书房,思量许久还是开了口

“父亲为何要收留杜无量?”

“有何不妥?”

“杜无量那种被苍穹所弃的卑鄙小人,手段如此狠辣,若是传出去,江湖上还不笑话我们什么垃圾都收”

“你可是觉得那秦欢可怜?”

“秦欢他毕竟是个坤泽,孩儿只是担心他遭不住那般的对待”

“我武林正道怎可同情魔教中人”

“可就像岳昊说的···”

“住口!你将来是要掌管整个清源的,怎可有妇人之仁,岳昊三言两语就将你哄骗的信以为真,将来独掌大局之时如何是好?!”

“···父亲教训的是,孩儿去练功了”

“嗯,去吧,子豪,你要争气,莫要给我清源丢脸啊”

“是”


陆子豪出门吐出一口浊气,他知道若是自己再不认错告辞,陆伯翰定会又说起他那个近乎被神化的哥哥

陆子英走的时候陆子豪还很小,对这个哥哥并没有什么印象,陆子豪有时也会寻着父亲话中的蛛丝马迹,想着这件事情若是陆子英会如何处理,可他毕竟是陆子豪,思来想起,到头来也只是徒添迷惘罢了

“你觉得陆掌门做的可是妥当?”

穆尚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陆子豪身后,陆子豪没有答话而是看了看岳昊的住处,皱着眉叮嘱了一句莫管此事便走了


岳昊站在院中微微垂着头,本是放在院中供人休息的石制桌椅尽数被斩断,过大的力度震裂了岳昊的虎口,月光照在泛着寒光的剑刃上,衬的在剑刃上交织蜿蜒的血迹更加刺目

原以为秦朔和神农玉正中陆伯翰下怀,可以借此将秦欢救出来,却不想陆伯翰能对秦双不管不问,却对秦欢的生死十分执着,这是岳昊没有料到的

那件染着秦欢鲜血的衣服岳昊还穿在身上,岳昊每每想起他无比珍视的人现下被绑在阴暗的刑房里,受尽了折磨,恨意和对自己无能的气恼感就会在他体内疯长,轻易霸占他的身心


一只乌鸦落在了残破的石桌上叫了两声引起了岳昊的注意,岳昊强逼着自己敛起情绪,拿下绑在乌鸦腿上的信件

岳昊看完冷笑了一声,回屋将纸条烧毁,拿过纸张写了寥寥几行字,收好绑到了乌鸦腿上,乌鸦歪着头看着岳昊,叫了几声展开翅膀朝着秦家飞去

岳昊取了布条包好了手上的伤口,站在门口看着一轮泛着冷光的圆月,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他现在已是孤立无援进退无路,若是不能救出秦欢,定要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秦欢也不知道在这暗无天日的刑房里待了多久,似是一年似是一月,可总共算下来才三两天而已

这几天里秦欢就在昏迷、疼痛、清醒之中反复的轮回,那些刑具一一用在他身上,有时候昏昏沉沉的已经疼到麻木,只有身体还因为疼痛而不受控制的痉挛

杜无量知道秦欢是怕的,即便秦欢清醒的时候鲜少发出声音。当他们一面把那些可怕的刑具用在秦欢身上一面说着带有侮辱恐吓性的话语的时候,神志不清的秦欢眼中的恐惧和那些含混不清的求饶声他不是没听见,杜无量有时会抓着秦欢的头发逼着人抬起脸来,这几天对身心的极度摧残,秦欢即便是清醒的,眼神也是死的

可即便如此,秦欢不知为何就是不认罪,杜无量慢慢看出了些端倪,陆伯翰渐渐的不耐烦起来,秦欢是他心中的一根刺,若不能除之而后快,就算是当上了盟主也不踏实

“这都几天了,怎么一点进展都没有?”

“属下有一计,只需要岳昊的字迹便可,不知掌门可愿一试?”

“嗯···我这就差人要岳昊写封信给宣武掌门以此来证明我所言非虚”

“掌门,岳掌门到了”

陆伯翰听此稍稍挑了挑眉,给杜无量使了个脸色示意人快去办

“请进来”


岳掌门素来了解岳昊的性格,来到正厅未见到岳昊也在意料之中,同陆伯翰客套了几句,由清源弟子领着去了岳昊住处

岳掌门到时,岳昊正靠坐在树下喝酒,颇为颓丧的样子和平日里那个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苍穹少主相差甚远,岳昊见到岳掌门来了也没什么表示,抱起酒坛子又灌了口酒,岳掌门没好气的唤了一声岳昊,岳昊爬起来随着岳掌门进了屋

“跪下!”

“一个坤泽在父亲眼中到底算个什么?”

“······”

“母亲死时父亲可有半分伤心?”

“住口!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就算你娘还活着也要给你活活气死!”

岳掌门坐在椅子上平复着呼吸,早早离世的夫人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痛,看着跪于地上的岳昊怒气不由消了半分,那毕竟是他的独子,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去门口守着,岳掌门再开口时刻意压低了声音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天暗中串通了秦朔想将陆子豪等人杀死在这元教之中”

“···呵,秦朔又不傻,若是没了命,要那混元剑何用,若是能得我相助打开元教的密道,想杀死陆子豪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你以为这样你和秦欢就能脱险?!”

“不能,但我们都不必再受那任人左右的苦楚,我就是要让他们自相残杀,撕下正道那身伪善的皮!”

“这就是你所坚持的清明?”

“若是连心爱的之人都不能保护,嘴上还说着什么道义、清明,简直可笑”

岳掌门轻叹一声,将岳昊扶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岳昊肩膀,眼中是罕有的苍老疲态

“我知你见不得秦欢受那些苦楚,可凡事的轻重利益都要有个思量才好,陆伯翰这次的行为十分古怪,明明借由秦欢和你所述就能削弱秦家的势力,却偏偏咬住秦欢不放,似是十分的想要他的性命,既想落实秦欢的罪名,又想捣毁秦家拿到神农玉,如此贪心,已是失了分寸,着了秦朔的道,元教和清源是要打,但不能按着秦朔想的打”

“父亲,你···”

“···痛失所爱,我并非不懂,只是若不在面上将苍穹摘干净,如何搅得动这趟浑水···明日,这元教之中必定大乱,届时救人还是窃玉,你去找你那些同伴自行定夺便可,我会让你师父在元教外东边的小道上备一辆马车带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往后你们到底如何,就要看造化了···”

“多谢父亲成全!”

“去吧,只是无论结果如何,记得回家···”

岳掌门转过头去不再看着岳昊,岳昊一撩衣摆跪下来给岳掌门磕了三个头,深呼一口气起身走了,事态到底会发展到何种地步,谁都无法预料,岳昊知道经次一别,他怕是再回不去苍穹




两章合一起有点长了 还是分开吧 下章日天就能救下欢欢了 上次说磨飞刀的可以放下手中的飞刀了···吧(你够)


评论(2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