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二十六)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照常 @良辰怎不笑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一副好皮相就这么被抽花了,可惜喽”

杜无量捏着秦欢的下巴抬起他的脸来端详着,昨天施鞭刑的时候,杜无量的一个手下失了准头,鞭尾一下子扫在秦欢的右脸上,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血痕

秦欢的双手被粗糙的麻绳绑在一起吊于刑架之上,微妙的高度使他只能以足尖勉强点地的姿势站立在那里,秦欢维持这个姿势已有几个时辰,受过刑的双腿就算是站立都是钻心的疼,何况是这种刻意苛责为难的姿势

杜无量承认秦欢是个很有诱惑力的坤泽,即便浑身的伤口如血网般将他裹住,也没有对他那副好皮相有太大影响


杜无量的手猥亵般的去摸秦欢左腿内侧的那块烙伤,秦欢扬起头来呜咽了一声已有清醒的迹象,昨天烧红了的烙铁狠狠按在秦欢大腿内侧那块嫩肉上时直接就要了秦欢半条命,秦欢第一次因为受不了残酷的对待而哭泣,赤身裸体任人观赏的屈辱感和着不能忍受的疼痛和恐惧映在秦欢眼中,被泪水搅动混成了一团,杜无量将烙铁移到秦欢眼前威胁诱哄着秦欢认了那些罪行,不然就再烙下去,神智不清的秦欢拼命摇头,嘴里含混不清的呜咽着,被铁链束缚住的四肢想蜷缩起来已是不能,可恍惚中听到杜无量要他认罪时又像死了般不再挣扎动作,这也叫杜无量看出了端倪,秦欢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秦欢没有支撑太久,不一会便昏了过去,杜无量也没有烙第二下,他知道秦欢的身子已是到了极限,坤泽本就比常人脆弱敏感,再这么折腾下去怕是会要了秦欢的命


指甲抠挖在伤口上所引起的剧痛让秦欢渐渐清醒过来,周身的疼痛在这么被吊了几个时辰之后开始成倍的往上涨,秦欢才醒过来就像是喘不上气来般拼命的喘息着,浑身上下无法忍受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惨哼出声,双手本能的性的挣扎想脱离这种难忍的姿势,手腕上陷进肉里的麻绳重新流出血来也未能让秦欢停止挣扎

杜无量伸手放长了绳子,秦欢脱了力的身子直直摔在地上,还未得到片刻休息就被杜无量抓着头发强迫改成跪姿

“岳少门主有样东西托我送给你,你可要收好了”

秦欢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休书眼中果然有了些神采,嘴角上勾露出个笑容可眼中却流出泪来,又哭又笑的表情有些诡异凄惶

“我认了···都是我做的···”

杜无量挑了挑眉看着终于认罪的秦欢,讶异于自己竟真的猜对了,秦欢真的是在等岳昊休了他

秦欢确实是在等岳昊休了他,这几天所受的痛楚都不能使他动摇,他偏执到病态的觉得这是一种偿还,秦欢从一开始就知道,岳昊的缘里没有他,他也不应该受到岳昊的疼爱,这多出了一年的好时光就成了他的罪和债

秦欢觉得他终于将欠岳昊的还清了,无论是那些欺骗还是岳昊所付出的真心,如今岳昊已将他休了,两人再无干系,秦欢即便是认了罪也再波及不到苍穹,秦欢觉得他这算是了却了最后一桩心愿,本应是如释重负的,可他却觉得冷,这次连心都冻透了


杜无量才出了刑房没走几步胸口就被一只内能所化的冰刃穿透,他瞪直了双眼大张着嘴还没能看清楚岳昊的脸就直直的朝后倒下去,小黑看着倒在地上的杜无量还有气却已是叫喊不出来,本想上前补一刀却被岳昊制止,岳昊这一剑已是重伤了杜无量心肺,这回天乏术的局势却不让小黑将他了结,显然是要杜无量就这么慢慢死去,岳昊嗅到了一个乾元的信息素,心道了一声不好,急急朝刑房奔去

秦欢感觉出有人凑上来用手摸弄他的身体,可他已经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杜无量拿来的休书打破了他和施刑者之间那点微薄的阻碍,带有捕捉性的陌生的信息素对已经被标记了的秦欢来说,只剩下本能的恐慌抗拒和从心间漫开的恶心

带着浓重血腥味的温热液体溅在秦欢身上,本是还被高吊着的双手也被放下来,秦欢没了支撑,倒在地上挣扎着蜷缩起了身体

岳昊慌忙脱下自己的淡蓝色外衫裹住了秦欢赤裸的身子,苍兰的气息让秦欢安稳了一些

“没事没事,没事了···”

岳昊轻声哄着还是有些不安抗拒的秦欢,心中既痛恨自己的无能又有些庆幸还好自己来的算是及时,熟悉的信息素让秦欢本能的缩进岳昊怀中汲取着温度,岳昊将地上那张染了血的信件塞进怀里,一手穿过秦欢膝弯将人抱出了刑房


岳昊将秦欢裹得很严实,只是蓝衣上大片的嫣红看着很是骇人,让小黑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现如今元教已是大乱,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秦朔和陆伯翰的预期,双方在这场始料未及的争斗中都乱了手脚,两方的人就像疯了般,见了分不出阵营的便砍,岳昊一心护着秦欢打斗起来多有不便,小黑挡在前面撂倒了几个清源和元教弟子,两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身法往元教东面走去,眼见着就要奔出元教,穆尚香却挡在了他们身前

“让开!”

穆尚香回过身来看着焦躁的岳昊,一抬手将手中的峨眉刺朝岳昊掷去,岳昊稍稍偏头躲过本就偏了两分的峨眉刺,身后一名清源弟子应声倒地,穆尚香无视岳昊有些疑惑的眼神,拔出尸体上的峨眉刺,朝元教外走去

“跟我来”


有了穆尚香相助这一路顺畅了许多,三人很快就出了元教,季师傅果然驾着马车等在不远处,穆尚香见一众拿着弓箭的元教教众从远处跑来,心知清源的人很快就会到,若是被人看见她在这里自是不好,止了步子不再与岳昊等人同行

“多谢”

“不用,我只做我认为正确之事,与门派正邪无关,后会有期”

穆尚香在元教众人赶来前运起轻功刚离开此地便碰上了陆子豪,陆子豪本是担心穆尚香安危才来此寻她,没成想却看见穆尚香帮着岳昊救走了秦欢

穆尚香见到陆子豪也是一怔,两人四目相对,沉默无言,穆尚香终是没说什么,与陆子豪擦身而过


季师傅解决了几个追上来的元教教众,跳上马车一提缰绳,飞驰而去

岳昊小心的将秦欢护在怀里,他能听到箭只划过马车或是钉在木板上的声音,幸得小黑在车顶上打掉了些射来的箭,不然这辆马车怕是早就被射穿了

一声利器入肉的微弱声音被兵荒马乱的环境掩盖,后车窗的布帘上溅了一片鲜红,没由来的让岳昊心里紧了一下

嘈杂的厮杀声渐远,小黑折断了插在胸前的箭踩着车顶跌坐在了季师傅身边,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喘息声渐重,方才一直利箭眼看就要穿过车窗,他招架不及只能用身体挡了一下

“你···”

“还是先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吧”

季师傅眉头微蹙知道小黑说的在理,现在他们根本无法停下,马车从寅时一直行到亥时才停下来,早早等在院门口的薛神医忙将人领进屋内安顿好


刚被洗净了身子的秦欢才被放到床上就本能性的蜷缩起身子,仿佛那样就能隔绝疼痛似得,薛神医大体看了一眼秦欢的伤势,虽是伤重但所幸都是外伤,即便有几处伤及筋骨也不是很严重,薛神医端起桌上刚温好的一碗药给了岳昊

“喂他喝下去吧,会让他好过些”

“多谢”

薛神医微微摇了摇头,急匆匆的出门去看小黑的情况

岳昊将秦欢轻抱进怀中扯过锦被来盖在人身上,端着药碗试了试温度,将碗沿贴到秦欢唇边稍稍倾斜

“喝下去吧,喝下去就不难受了,欢儿?听话”

岳昊柔声哄着浑浑噩噩的秦欢,秦欢只觉得岳昊身上的气息熟悉而安心,本能的顺着人的意思将苦涩的药汁慢慢咽了下去

薛神医回来时岳昊刚喂完药,动作干练的将一干药物分配好开始着手秦欢的伤势,对小黑的情况只字未提

沾了药的棉布才碰上伤口就让秦欢的身子哆嗦了一些,岳昊眼疾手快的抓住秦欢想要挣扎挥动的双臂

“别怕别怕,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没事没事···”

岳昊顺着秦欢还有些许潮湿的长发,尽管收效甚微,还是不住的轻哄着不安的人,秦欢被强按在岳昊怀中动弹不得,只能不时地发出几声呜咽或是痛吟试图驱散身上的疼,眉头紧锁双目紧闭,上药时对各个伤处不间断的刺激让秦欢的额头很快就布上了一层薄汗

要是能有承担别人伤痛的药就好了,岳昊也是有些佩服自己现在还能胡思乱想,他自是知道秦欢很疼,秦欢的身子不住的轻颤,每次那些棉布或者药水落到伤口上都会让他极力的想要扭动身子摆脱束缚,秦欢粗喘着,哆嗦着唇瓣不住喃喃着什么,可终究还是太过虚弱,即便岳昊侧耳倾听,也并不能听清那些微乎其微的话语

好在秦欢不知是失了最后一分力气还是喂下去的药起了作用,秦欢渐渐软了身子在岳昊怀中不再动弹,终于失掉了最后一丝意识,少受了些苦楚

岳昊见秦欢昏睡过去心中也是好过了一些,将人轻放在床上方便薛神医上药,指尖轻轻将人脸上的发丝撩到耳后,露出那张惨白消瘦的脸来

“···小黑怎么样了?”

“唉···那一箭正中要害,老夫已是无能为力,他能撑到这里已算是奇迹”

岳昊见薛神医这么快就回来心里虽已知道怕是不好,可由薛神医亲口说出来心中还是咯噔了一下,岳昊皱着眉看着昏迷的秦欢,拇指轻轻摩挲着人的面颊,眼中的疼惜更甚,他知道,秦欢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微弱的牵绊,如今又少了一个


岳昊见秦欢现下已算是安稳下来,起身出了门来到正厅,小黑果然坐在椅子上,半睁着的眼睛勉强抬起来看着岳昊的脸,岳昊也知道小黑强撑着在等结果,季师傅见岳昊来了也是急急躁躁的冲上前

“昊儿,怎么样了?”

岳昊看着季师傅摇了摇头

“师父,我想与小黑单独说两句”

“好”

季师傅看着坐在椅子上奄奄一息的小黑,重重一叹,摇着头到了门外


“少爷···怎么样了?”

“···已是无碍了”

“那就好···那就好···”

小黑喃喃着,从微微弯起的眼角能看出是虚弱安心的笑了一下

“别告诉少爷我死了”

“···好”

岳昊见小黑蒙面的黑布都被血浸湿,本想扯下来让他呼吸顺畅些,可手才碰到就被小黑打掉了

“别摘,摘了就不能算是···黑衣人了···”

椅子上的小黑声音渐弱,头一垂,没了气息




那个···不虐了···吧?

小黑盒饭里加鸡腿(你特么)


评论(4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