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三十一)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日常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良辰怎不笑 


欧阳白闭眼揉捏着鼻梁,紧皱的眉头一直未能松开,左丘子说的这些事情让他一时无法接受,秦朔竟是元教教主,可他与秦朔一向交好,秦朔何故要唆使乔先生偷走秦欢,让他痛苦悔恨了将近二十载,左丘子给欧阳白倒了杯茶,等着他将这一系列的事情消化干净

“想不到,李大哥还是死了···”

“唉···是啊,原以为是当年你救了他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不过话说回来,明明是你救了他,为什么秦朔非说你杀了他呢?本以为,若他是元教教主,应该恨李永仁入骨才对,现在却是看来并非如此”

“可知他葬在何处?”

“这个恐怕要去问陆伯翰了”

“哼,这件事跟他定是脱不了干系,不然何故如此为难秦···欢儿···”

“现在当务之急,是秦欢的蛊,你可知道怎么解?”

“解法自是有的,只是能不能成,还要看岳昊”


秦欢睡了三天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看见岳昊坐在床前守着他,面色有些冷,秦欢未死,岳昊自是开心的,可这不代表他不气秦欢的行为,可偏生秦欢现在打不得骂不得,那副虚弱的样子让岳昊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上一句,只能自己生自己的闷气,秦欢也知道岳昊在生他的气,可他刚醒,身子轻飘飘的也感觉不出疼来,虚弱的连话都说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岳昊

岳昊没说什么,将秦欢扶起来杯沿贴上人唇边,秦欢乖顺的慢慢饮下这一杯水,还是拿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岳昊,他有一肚子的话想问,比如他为何没死,可他现在既说不出话来也不敢问,怕惹得岳昊更生气

“闭眼”

岳昊将秦欢轻放回床上,把他盖着的被子又往上提了提,声音比往日多了分冷硬,秦欢乖乖的闭上眼睛,没有岳昊的允许也不随意睁开,这幅身子到底太过虚弱,秦欢还没讨来岳昊的原谅,就又熟睡了过去

岳昊看着秦欢的样子无奈的轻笑了一下,门外的些许嘈杂让他微微皱了皱眉,本想去看看,可想起欧阳白还在这里,止了动作安心的陪着秦欢,一会整理一下秦欢的青丝,一会捏捏抓着他衣服的手


“少门主,掌门有令,即刻启程回清源,我们···”

“闭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去看看都不行吗?!”

“可是···”

“你还把不把我这个少主放在眼里?!”

“属下自是对少主唯命是从”

“你们先走吧,我随后赶上来就是,还有,我今天来此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是···”

陆子豪遣走了下属,不免又怀念起穆尚香来,她可比这些说一套做一套,唯唯诺诺的清源弟子要好的多

穆尚香是陆子豪亲手赶走的,他问过穆尚香为何要这么做,穆尚香说那是她的道,陆子豪觉得他和穆尚香不是一路人,凑在一起也只会别扭,穆尚香临走时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道了一声江湖再见

方才那那番争吵将欧阳白引了出来,陆子豪看着这个酷似秦欢的人,若不是年龄神态有异,他真要以为这就是秦欢了,欧阳白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子豪,微微眯了眯眼,看着这张脸,他就知道这一定就是陆伯翰的小儿子,陆子豪

陆子豪傻站在门口没有要进去的意思,陆伯翰杀了秦朔他自是高兴的,可这么大的事情,陆伯翰竟是什么都没说,也未安排人手来处理秦朔的尸身,急急忙忙的说走就走,他定是要来看看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才好

欧阳白看陆子豪没有要进来的意思,也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要走

“请问···秦欢可是···”

“他还活着呢”

欧阳白背对着陆子豪,偏过头去冷冷的说了一句关上了门,陆子豪听到这句话没由来的觉得轻松了不少,他一直觉得陆伯翰如此为难一个坤泽有些过分,可父亲说这是不得已,他也就习惯性的收起那些念想,可人都是有自主意识的,心里的负罪感从不会骗人


“他怎么样了?”

“醒了一会又睡下了”

岳昊如实回答着,他面对欧阳白总是没由来的拘谨,单看面容,是个人都能看出欧阳白和秦欢关系不浅,再加上欧阳白能和左丘子称兄道弟,岳昊觉得这十有八九就是真的老丈人了,可欧阳白这个年纪又让他有些怀疑

欧阳白走到秦欢床前,岳昊忙让出了位置给欧阳白坐下,欧阳白微微挑了挑眉,倒也没客气,坐下来给秦欢诊了诊脉,头转向了门口

“你们三个进来吧”

左丘子带着两个徒弟推开了门走了进来,秦双虽是知道秦朔对她没有情份,可秦朔死的那天她还是对着尸首哭了一场,李西涯也第一次安慰性的抱住了秦双走上了人生巅峰,自那之后秦双到是恢复了以往的神采,秦欢还活着,那成了开心坚强的理由

李西涯看着站在一边难得拘谨的岳昊一阵暗爽,觉得这也算是岳昊总是怼他的报应了,他还颇有同情心的帮着岳昊问出了那个困扰的问题

“哎师父,欧阳前辈的年纪看起来不像是能和你称兄道弟的”

“你这是在嫌我老吗?!小白只是比我小那么五六七八岁而已啊”

“···我看不止吧···”

欧阳白听到这话倒是先笑了起来,眼角上的细纹也算是能证明他年纪的地方

“怎么?左大哥没告诉他们?”

“···我这不是怕他们没了希望嘛···”

“我年轻时机缘巧合之下,服下了神农玉,才会如此”

“吃下去?!这么大···?”

欧阳白话音一落,众人皆惊,秦双目瞪口呆的比划着神农玉的大小,若不是碍于秦欢,音量定是要高上许多

“那个是当年李永仁做出来糊弄秦朔的,其实神农玉是种小小的生于树上的玉果子,遇水即化,我年轻时还有幸见了回树灵呢”

“师父,什么树灵啊,是神仙吗?”

“我就说神农玉要是这么弱,当年神农是怎么尝百草而不死的,原来是个假的,不过我爹造出来的东西也不差啊,还能治病呢,就是造型奇特了一点,哎师父,你有我爹造神农玉的图谱吗?”

“哎呀,这件事情太长也太复杂了,等我有时间讲给你们听”

“···想不到各大门派争抢的神农玉竟是假的”

岳昊低声喃喃着,现在想起各大门派为了神农玉用尽心思的样子,还真是讽刺


秦欢眨了几下眼慢慢清醒过来,月光透过窗户将室内照的一片明亮,今夜的月色定是很好

秦欢看着闭着眼睛一手支颐的岳昊,侧着身子费劲往里面挪了挪,本是在假寐的岳昊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立时睁开了眼睛

“乱动什么,也不怕扯裂了伤口”

秦欢安稳了一会,将头埋进被子里,又悄悄的往里面挪了挪,腾出了一个人的位置来,岳昊看着秦欢故意空出来的床面挑了挑眉,依着秦欢的意思褪去了外裳躺到床上,秦欢小小的往岳昊那边挪了挪,才凑近了就被岳昊一把抱住搂进了怀里,他勉强抬起头来看着岳昊,张开口刚要说什么就被岳昊打断

“睡觉”

秦欢乖乖闭了嘴安稳下来,不一会岳昊的呼吸就变的清浅起来,可秦欢却不是很有睡意,他抬头借着月光看岳昊熟睡的脸,岳昊平日都把自己修整的很好,那副玉树临风的样子就没怎么变过,可说他不累那都是假的,岳昊日日夜夜的守着秦欢,又怎会不累,可秦欢如此,岳昊又怎敢累

思及此,秦欢悄悄在岳昊嘴角轻吻了一下,才重新缩回人怀中,秦欢在岳昊怀中蹭了几下寻了个舒服位置才软了身子重新睡下,岳昊睁开眼睛看着秦欢红红的耳尖,面上笑意越发明显,待到秦欢睡熟,岳昊才伸手拉下床幔掩去了这一室月光

岳昊心满意足的将秦欢搂紧了,决定再装两天生气


月上中天,欧阳白枯坐在院中的石凳上没有要去睡的意思,一坛酒放到了石桌上发出了些微声响,李西涯一撩衣摆坐在欧阳白对面,见人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自顾自的给两人倒了两杯酒,欧阳白淡淡的扫了酒杯一眼,又偏头去看院中唯一的几颗栀子花树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我爹他···”

“李永仁,不是我杀的,至于秦朔为何这么说,我也不知”

“这件事情我也是不怎么相信的,不过你放心,我身为大侠,一定会找出真想的”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侠,不过是一群自命不凡的痴人罢了,需知这尘世间的事情,又岂是有一身武功就能圆满的”

“怎么没有,你看看我啊”

“你?”

欧阳白看着一脸自信的李西涯,嘴角轻勾,觉得李永仁这个儿子跟他还真像

“你可知,那些自称侠义之士的,年少时做的事情往往最为负心可恨”

“呃···”

欧阳白皱着眉看着飘落到自己杯中的花瓣,短短几句话,轻易就牵扯到了那人身上,想来他佯装无事的每年等着那人来喝上一杯他酿的酒,又怎么不算是个痴人呢,欧阳白将杯中的酒撒到地上,似是想连同那些陈年烂事一起掩进土里


欧阳白站起身来,慢慢走回了房间,李西涯坐在那里看着欧阳白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觉得单就性格上,说秦欢不是欧阳白生的,很难让人信服




评论(3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