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三十三)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良辰怎不笑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此章emmm·····纯过渡 见谅见谅 



陆子豪中的毒名叫无影,无色无味,哪怕沾上那么一丁点都会染上此毒,初始只是像染了风寒,时日越长,身体就会越虚弱,最后往往会心肺衰竭而死。这毒只有欧阳白会制,虽然效果很好但发作十分缓慢,是以就连欧阳白也极少会用到它,所以甚少有人识的此毒

黄清晏思量片刻,写了一副治标不治本的方子交于陆伯翰,欧阳白不会平白无故的下无影给陆子豪,个中缘由他现在还不知,自是不能轻易就把毒给陆子豪解了,万一欧阳白是被陆伯翰拿住了把柄才这么做呢?


秦欢醒来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试探性的轻叫了一声昊哥,见无人回应又想起他正迷糊时岳昊给他说的话,知道人是去了硅谷

秦欢勉强靠坐起来,眼中尽是失落神色,无论意识清不清醒,他都是不希望岳昊走的

“真是思夫心切呦”

秦欢正愣神间,传来一句调笑的话语,他不用抬头都知道是谁说的,子墨将食盘往桌上一放,扶着秦欢又坐起来一些,一把揽上人肩膀,倒是跟秦欢一点都不生分

“你等着,哥这就给你买红豆和骰子去,回头做好了等岳昊回来你扔他脸上,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玲珑骰子安红豆”

“行了吧你,这都什么跟什么,才不是呢···”

秦欢说话声音渐小,欲盖弥彰的垂眸看着被面,子墨几句调笑就让秦欢的耳朵变得通红

“吃饭吧?”

“嗯”

秦欢伸出手去示意子墨将粥碗给他,子墨心大的很,将食盘往秦欢怀里一塞,末了还将帕子也给了他,好让秦欢擦擦嘴什么的,他知秦欢性子有些别扭,除了岳昊怕是很难有人能将饭食喂进他嘴里


“我···到底为何没死?”

“欧阳白救了你啊”

“欧阳白?”

子墨这才想起来欧阳白都是在秦欢昏睡时才来,秦欢还未见过他一面,子墨硬生生将那句他可能是你爹咽进肚里,这种事情还是当事人自己说比较好

“他可是白驼山庄庄主,我的命也是他救的,这次你有难我就去找了他一趟”

“他救的你?你以前就去过西域?”

秦欢吃了一口粥,子墨说的事情引起了他的好奇心,子墨见秦欢感兴趣,所幸就将事情经过都告诉了他


元教的死士通过训练之后都会被迫服下药物以保他们不会背叛其主,若不能定期服下解药必定会受尽苦楚而死,秦欢因为受了乔先生那一遭加之已被许给了岳昊才逃过一劫,子墨逃出元教之后几经辗转寻觅,虽是讨了几个方子暂压毒性可终是不得解,无奈之下,他不得不只身闯荡西域去寻那众人口中,天下之毒无一不精的白驼山庄主

西域环境险恶,子墨还没寻到白驼山就再次毒发,正正巧巧就倒了欧阳白的店门口

子墨醒来之后就闻到了一股好闻的酒香味,欧阳白正背对着他站在不远处搅着缸里的酒,似是察觉到他醒了,朝他这边走来

欧阳白一转过身来就让子墨暗自一惊,与秦欢六七分像的样貌足够让他起疑,还未等子墨思量好,走上前来的欧阳白一把扼住了他的脖子

“你是元教的人?”

“咳···不,不是,我是逃出来的···”

欧阳白松了手站起身来,想来子墨身上的毒只有元教控制死士时才会用,他说是逃出来的所言确实非虚

“那你就是跟元教作对的?”

“算是吧···”

子墨轻咳着摸着被掐疼了的脖子,他初见欧阳白,只觉得这个人很是古怪,喜怒无常的样子让他不敢多说什么

“你且等着”

过了半晌,欧阳白回来将一颗药丸扔给了子墨

“吃下去,调息两个时辰”

子墨看着手中不大的药丸咽了下口水,欧阳白在这看着,不管是毒药还是解药他都只能硬着头皮吃下

子墨依言调息了两个时辰,惊觉这毒竟真的解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上前道谢,可欧阳白并不想领情

“你可以走了,若是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这里,我就杀了你”

“···你为何救我?”

“跟元教作对的人我都要救,你还不快滚”

“告辞···”


“就是这样的,我从那里出来之后,就一边游历一边往回走,可等我走到秦家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嫁人了”

“依你的言语,欧阳白并不像是随随便便就能请的动的”

“嗯···等哪天你见到他可能就会理解一点了”

秦欢有些疑惑的看着子墨,见子墨托着腮已是不想再将话题往那边引,也就不再强求,专心的对付起盘中粥食来


“这次子豪能好的这么快,多亏了师弟你能将黄岛主找来啊”

“也幸得黄岛主恰巧云游到此,子豪也是福缘不浅才避过此劫”

“只是这请帖还要再麻烦师弟跑一趟,有几个门派怕是还未动身”

“掌门师兄成为武林盟主乃我清源一大喜事,我自是会亲自将请帖送到”

“辛苦师弟了”

陆伯翰见严颇已经走远,拍拍手,一名黑衣人悄悄闪身出现在了他面前

“情况如何?”

“欧阳白和岳昊不知何故,已离了那个小镇”

“欧阳白走了?嗯···你多带上几个高手,悄悄潜进秦欢房中,然后···”

陆伯翰凑近黑衣人,做了一个手起刀落的手势,黑衣人会意

“记住,不能惊动任何人,而且欧阳白会用傀儡蛊,你们要将尸身也毁去才行”

“是”


陆伯翰长出了一口气,只要秦欢一死,与那件事有干系的人就只剩乔先生,他心中的那根刺也可以拔出来了。黄清晏背着手慢慢朝着正厅走来,与以往不同的是,他肩上站了只喜鹊

“犬子能有今天的造化还要多谢黄岛主”

“不必,既然令公子已是无碍,我也不多叨扰了”

“等到各门派掌门到齐之时,黄岛主请务必赏脸”

“一定,告辞”


去往硅谷的岳昊和李西涯倒是很顺利,所谓快速突破御场境界的方法,不过是一台强夺他人内能的机器而已,所幸李西涯侠骨容量异于常人,岳昊突破了御场境界,李西涯也只是内能消耗过大,休息了一两天就又变得活蹦乱跳

岳昊惦念着秦欢,李西涯刚好两人就匆匆启程,可刘镁铝的师父病逝前将她托付给了李西涯,他们不好带着刘镁铝回去,思量再三,决定飞鸽传书给艾劲让他将刘镁铝接到滴答派去


黄清晏赶了几天路程,来到这偏僻的小镇时已是晚上,这夜天上的一轮弦月半遮半掩,星子倒是璀璨的很

黄清晏看着在空中不住徘徊的鹊喜儿,料定这处房屋就是欧阳白的居所,上前抬手刚要敲门,就觉几道黑影快速的闪到了院中,黄清晏当下不再耽搁,纵身进到了院中

四个黑衣人贴在墙边透过窗户朝秦欢屋里看了看,互相使了个眼色,还未行动其中一个就被一道内能击中,应声倒地

这一下就惊动了子墨秦双等人,剩下的三名黑衣人见事情已经败露,本不想恋战,无奈后路已被黄清晏所截,也只能纷纷开启御场搏一搏

黄清晏将玉萧横在身前朝三人攻去,他已至超御场境界,这几人自然不是对手,子墨拦下想上前帮忙的秦双,两人进到秦欢房中,见人还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一颗心才放下来

不过片刻,三个黑衣人已有两人殒命,剩下的一个重伤倒地,自知无望,正要咬破口中毒药,却被黄清晏眼疾手快的点了穴道,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黄清晏蹲下身扯下黑衣人的面罩,有将他们的领子往下扯了扯,左右翻看,站起身来朝紧闭的房门看去,这些人不是暗卫就是死士,且已突破了御场境界,想来幕后之人定是十分想要杀死屋中之人

左丘子见外面终于太平才才跑出来,反正他现在内能尽失,出来也只能拖后腿而已

“哎呀,好久不见呐”

左丘子见到黄清晏很是开心,上前没个正形的和黄清晏拥抱了一下,黄清晏打量了一下左丘子,敏锐的搭上左丘子手腕

“你的内能呢?”

“出了点事情,我在救人的时候呢被人打伤了”

黄清晏有些嫌弃的拿出个瓷瓶给了左丘子

“每日一服,调息两个时辰”

“谢谢,你赶紧跟我来”

左丘子不客气的将瓷瓶攥在手里,一手抓着黄清晏胳膊,将人往秦欢屋里带,那连夹带拽的样子像是怕他跑了似的

“哎呀你要带我去哪?小白呢?”

“小白不在这里,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我告诉你啊,你见到他之后千万不要晕过去,不过话说回来,恢复记忆会晕吗?”

左丘子一路不着边的说着,嘈杂的声音将秦欢吵醒了,黄清晏觉得将近二十载不见,左丘子这人更不着调了


两人吵吵嚷嚷的进来时秦欢已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黄清晏见到秦欢不由一愣,秦欢歪着头疑惑的看着被左丘子拉进来的陌生男子,看了一会又低下头去揉揉眼睛,似是还没睡醒

“你看他,有没有什么奇特的感觉?”

“嗯···跟小白挺像的”

“还有呢?”

“没了”

左丘子深吸了一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扶着秦欢躺下让人继续睡,拉着黄清晏出了屋子,秦欢一脸茫然的看向杵在一边的子墨和秦双,秦双走过来给自家哥哥盖了盖被子

“发生了什么?”

“没事,我师父的好友来了,难免闹腾些,哥,你继续睡吧”


“小白呢?”

“他回西域了”

左丘子摇着身子面上有些嫌弃和不耐烦,最后还是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真的对秦欢一点熟悉感都没有?”

“没有啊”

“······”

“既然他回了西域,为何要鹊喜儿引我来此?”

“他只是回去取东西去了,刚才你也看到了,有人想杀我们,所以他叫你来保护我们”

黄清晏怀疑的挑起一边眉头看着左丘子,左丘子心虚的轻咳了两声

“呃···其实主要是秦欢,他要是再受伤了,小白一定会找你拼命的”

“他和小白是何关系?”

左丘子无奈的叹了口气,只道了一句没关系,摇着头慢悠悠的回了屋




下章终于要走上主线了【瘫倒】


评论(2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