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三十五)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Mr.白先生  @良辰怎不笑  @天琴九歌 




秦欢的蛊有了解法,哭的去哭,哄的也去哄了,事情有了结果之后众人才注意起与欧阳白随行,一直在厅中等候的神秘人来

那人见欧阳白等人来到了正厅,起身解下斗篷,众人皆惊,这不是别人,正是以前为苍穹效力的单雨

“单雨?!你没死?!”

“岳少主”

单雨规规矩矩的给岳昊行了个礼,原是岳青云当初念及旧情,又想到自己也有错,找人替代了单雨的身份,将单雨流放出去,也算是对他仁至义尽

单雨与乔先生师出同门,就算对乔先生再不了解,有些消息还是灵通的很,比如乔先生最不敢去的地方是西域

西域环境险恶,中原的势力难以渗透,那时单雨被正邪两道追杀,也只有求救于白驼山庄,单雨本是不抱希望,没想到欧阳白见他思虑缜密敏捷,允许其留在庄中替他处理些事物,单雨感其救命之恩,对庄内之事可谓是尽心尽力

“这是···?”

“他现在为我白驼山庄效力,此次跟我前来,我自有安排,你们大可放心”

欧阳白这么说了岳昊也就不再追问,他现在一心顾着秦欢也不想去管这许多了


秦欢慢慢睁开眼睛,尽管睡了许久却还是像没睡醒又累极的那般粗喘了几下,他稍稍偏头就看见床边守了个人,虽是才醒来眼睛睁不太开,看不清那人面容,可他知道那不是岳昊或者秦双子墨

秦欢下意识的想撑起身子来看清那人面容,手刚撑在床面还未使力就被扶起靠坐在叠起来的枕头上,一杯水贴近唇边

秦欢饮了半杯水,渐渐清醒过来,他看着这个与他有六七分相似的人不由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

“欧阳白”

“多谢欧阳庄主救命···”

“不必,这些话就免了”

欧阳白急忙打断了秦欢的话,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一双黑瞳里各种情绪混杂翻涌,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秦欢有些慌乱,听子墨话语中,这白驼山庄庄主的行事作风难以揣测且十分痛恨元教,他现在生怕那句话说错了给别人带来麻烦,却哪里知道,欧阳白见他怎会不带一丝紧张,欧阳白第一次在秦欢醒着时来照料他,秦欢不再是双目紧闭的模样,而是真真切切的坐在他面前同他讲话,这是欧阳白十九年来,每每在夜深人静之时幻想起来都会心痛的场景

秦欢下意识的偷偷往门口瞄去,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蓝影,浑然不觉自己不知何时已变得如此依赖岳昊。岳昊为了秦欢植的那蛊正好与自身属性相克,自然需要两天时间调息适应,现下定是不会出现这这里

“岳昊他要出去采买些物品,过几天就会回来,要不你先吃点东西?”

秦欢收回自己的视线不再去看门口,被人轻易看穿了心思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秦欢垂着眼睑轻轻答应了一声,接过粥碗搅动着里面的粥,时不时舀起一勺来放进口中,他睡了一天有余,现在醒来确实有些饿,可口中涩的很,这一小碗粥吃了还不到半碗就递了回去

欧阳白自是清楚秦欢的身体状况,见他吃不下也不强求,接过粥碗来取了桌上的一小盘杏仁饼给了秦欢,这杏仁饼被做的薄而小巧,饼面上刷了蜂蜜再撒上切的极薄的杏仁一起烤至金黄,看着就能勾起人不少食欲,似是知道秦欢喜甜,上面还特意撒了层晶莹的糖粉

秦欢抱着小盘子吃的顺畅了许多,一小盘点心眼看就见了底,欧阳白坐在一旁犹豫再三,还是抬起手来抹去了秦欢嘴角沾着的糖粉,秦欢身子一僵,随后又慢慢将最后一块杏仁饼放进了嘴里,耳垂微红,他抬眼去看面带笑意的欧阳白,此时眉宇间隐约的阴戾之气尽消,看起来与秦欢更为相似了

秦欢咽下口中食物双唇微启,可最终还是止了话头,由着欧阳白扶着他躺下,他侧身看着收拾了碗盘就要走的欧阳白,眼睛亮晶晶的,似是还是想问些什么,秦欢好奇欧阳白为何知他喜好,他觉得欧阳白应是不会特意问了岳昊他喜欢吃什么再来这里照料他

“不问岳昊,我也是知道你喜欢什么的”

欧阳白看出秦欢心中所想,走到门口淡淡道了句才推门出去,秦欢看着关上的房门,突然回身将脸埋进被子里,仿佛这样就能止住那些纷杂的思绪


岳昊盘腿坐在床上运功调息,紧锁的眉头一直未能舒展,他现下思绪繁乱一直不能静下来心来,也知这蛊与他自身属性相克,无论怎么调息也是会十分难受

岳昊所幸卸下内能靠坐在床边歇息,植蛊时在肩胛上划开的那道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岳昊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伤口上,闭上眼睛由着自己胡思乱想

岳昊的思纷飞飘摇着都落到了秦欢身上,他在想他们以前度过的时光,秦欢的一颦一笑以及对他说过的话,想的最多的,还是他迎娶秦欢的时候,秦欢盖着盖头,身着鲜红嫁衣的样子

岳昊现在想想还是挺后悔的,那天他喝的酩酊大醉,都未亲手掀开盖头来看看秦欢的模样,若是再来一次···岳昊想到此处,慢慢睁开眼睛,飘摇的思绪渐渐收拢,他看向窗外,觉得刚才的想法着实可笑,哪有这许多的再来一次,以秦欢现在的身体状况,他都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回到苍穹,还不若想想往后可以陪着秦欢怎样度过

若是能回到苍穹,一定要在院中给秦欢做个小秋千,岳昊想到此处,露出个微小但温暖的笑来


欧阳白回到自己房中就看见黄清晏坐在椅子上,似是已经等候多时,欧阳白走过去拿起茶壶给黄清晏倒了杯茶,放到黄清晏面前之后坐到了他对面,神态如黄清晏每年来找他饮酒时无异

黄清晏的目光未从欧阳白脸上移开,他知道欧阳白在等着他开口,可冲到嘴边的疑问又被他咽了下去,换了一个不那么重要的

“···你为何要下毒给陆子豪?”

“怎么?想来陆伯翰定是寻你去给陆子豪解毒了,你可给他解了?”

“还未问清原由自是不会,你为何突然要为难一个小辈?”

“哼,是啊···何苦要为难一个小辈呢”

欧阳白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杯茶,背对着黄清晏饮了一口,说话的语调有些凉凉的,前段时间发生的种种左丘子并未对黄清晏提起,可黄清晏听欧阳白的语调就知道,他说的不是陆子豪

两人一时无话,黄清晏却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躁动起来,往年他去找欧阳白饮酒,欧阳白别说是言语,就连表情都很少,往往给他倒上酒就坐在一边听他说些事情,却从未如现在这般让黄清晏觉得欧阳白的沉默如此难以忍受

黄清晏看着欧阳白的背影,最终还是止了话头起身离去,欧阳白听着关门的声音,垂下眼睑,一双黑瞳暗淡了不少


秦欢已有三日未曾见过岳昊,每次欧阳白推门进来,秦欢都会带着点期待的去看门口,等到门重新关上才快速的收回目光,若是不小心对上欧阳白带着些许了然笑意的面容,秦欢面上总免不了染上层薄红

这三天里多是欧阳白前来照顾秦欢,倒是让他与秦欢熟络了些,子墨来陪秦欢时,秦欢有时也会同子墨说起欧阳白没有他说的那么难以相处,子墨嗑着瓜子连连咋舌摇头,末了无奈的道一句那只能是你啊,祖宗


这晚秦欢睡的正迷糊,忽然闻到一阵熟悉的信息素,勉强睁开眼睛,几日未见的岳昊果然就坐在床边

“昊哥唔···”

岳昊俯身吻上秦欢的唇,秦欢乖顺的微启双唇任人的舌头在他口中作乱,岳昊放开秦欢的唇瓣,以手背摩挲着秦欢的侧脸

“欢儿,我想要你”

秦欢自认为时日无多,楞了一会之后主动抱住岳昊放松了身子。秦欢虽是默认了,可等到岳昊将他脱的一丝不挂还是忍不住想要蜷缩起身子,岳昊哪会由着秦欢打退堂鼓,一手抓住秦欢两个细瘦的腕子举过人头顶,秦欢无力的挣扎了几下

“不要,不要看···很丑”

秦欢虽是不太在意这些,可在床笫之间要他展露出这一身的伤痕,总让秦欢更为羞怯难堪。岳昊借着月光,指尖带着疼惜的抚过秦欢过分苍白的身上的疤痕,俯身将人的耳垂含在嘴里

“欢儿一点都不丑,没事了没事了···”

岳昊的抚慰让秦欢重新放松下来,秦欢神识不是很清明,他半睁着眼睛抱着在他身上的岳昊,并未发现岳昊肩膀上包扎的棉布,就连岳昊进去时也只是抓着枕头将半张脸埋进被褥里,口中猫儿般的轻声哼嘤,虚弱又带着哭腔的软糯声音低低哀叫了几声昊哥,也不知是想让岳昊慢一点还是退出去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室内,给这一室的绵密春色添了几分柔情


黄清晏又做了个奇怪的梦,还是在白驼山庄,欧阳白坐在水榭的围栏上晃荡着两条腿,他的肚子很平坦,脚下就是清澈的荷塘,大片大片的荷花开的正好,梦中的黄清晏快步上前半抱半扶的让欧阳白站回了水榭里面,好似十分担心欧阳白在围栏上一个坐不稳会掉下去

“没事,还不到两个月而已,你···真的同意让孩子随了我姓,还要留在我白驼山庄?你如果只是因为愧疚就算了,我自己可以的!”

黄清晏看着还未等他开口就急急忙忙补上后面一句的欧阳白,无奈的摇了摇头,面上笑容有些宠溺,他又往前走了小半步,微微欠身离得欧阳白极近,将欧阳白焦灼心虚又极力想掩盖的逞强模样看的一清二楚

“我啊,遇见你之后就得了种病,一看见你不开心就难受的不得了,那点愧疚啊,和这病一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黄清晏的话语和为难的表情终于将欧阳白逗笑了,欧阳白主动抱住黄清晏,脸上的酒窝像是抹了蜜一般甜


黄清晏慢慢睁开眼睛,他坐起身来看着清晨照进屋中的阳光,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般惊醒,因为方才在梦中,他感觉很幸福





emmmmmm······这章又变回了过渡  最近脑子有点糊 希望不要出什么大的纰漏 

评论(1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