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名侦探狄仁杰】勾魂(中)

狄仁杰x无常白  he

鱼君生贺

ooc都是我的锅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起名废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一只翻车鱼  没想到这一章还没写完





望乡台的看守见到白无常立刻嫌弃的朝他摆了摆手,似是对他的到来习以为常

“没有钱不能进,去去去”

白无常将纸钱塞到看守手里,拉着狄仁杰进了望乡台


狄仁杰站在望乡台上俯瞰着整个人间界,那些城镇离他那么远,远到长安在他眼中也只有芝麻那么大,却又离他十分近,近到他一眼就能看见身在老家的父亲正背着手在街上溜达

狄仁杰笑着摇了摇头,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让他觉得也算不枉此行,偏头去看旁边的小无常,白无常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围栏外面却还在极力的往下探身子,两只脚都堪堪要离开地面,吓的狄仁杰一把将他拽了回来

“你这近视也太厉害了吧,这样还看不见?”

“···谁说我没看见···”

“你看,那是我父亲,正在遛弯的那个”

狄仁杰指着自己老家的方向让白无常看,白无常看了一会只是摇了摇头,狄仁杰这才明了,看来这望乡台上,每个人看见的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走吧?”

“你见到你家人了?”

白无常背对着狄仁杰轻轻答应了一声,接着快步走出了望乡台,如狄仁杰所说,只有心里念着的,在望乡台上才能看见,白无常眼中的望乡台,只有黑糊糊的一片混沌


出了望乡台,狄仁杰对着那长长的山路又叹起气来,白无常见狄仁杰这幅样子,凑到他面前抓住了狄仁杰的手腕,狄仁杰好奇的挑了挑眉

“你闭上眼睛”

狄仁杰依着白无常的意思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他们已经重新回到了城镇之中

“你会这种技能不早说?!”

“每个无常都会,只是我刚来不久,还不熟练···我这不是怕一个不小心把你传到满是恶鬼的地方嘛”

“当无常也挺好的,想起哪就去哪”

“···我送你回去吧?”

“这才过了多久,我就陪你爬了个山你就想把我送回去?!”

“······”

白无常低垂着眉目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了方才的活泼聒噪让狄仁杰很不适宜,狄仁杰将身子压低了几分和白无常对视着

“你···不开心?”


狄仁杰不问还好,这一问就像是扎进了水袋里的针,白无常突然就委屈起来,狄仁杰眼看着白无常那双清澈的眸子里快速的汇集起一层水汽,然后泪珠子就噼里啪啦的砸下来,顿时有些慌了神

“哎你别哭啊,我,我不要你赔偿我了行不行?”

街上的魂魄渐渐聚集起来,总给狄仁杰一种自己是人贩子的错觉,他拉着白无常的手走到个僻静的地方,伸出手去给哭的厉害的白无常抹眼泪

“小无常,别哭了”

“我不叫小无常!”

白无常此时也来了脾气,一下子拍掉狄仁杰凑过来的手,狄仁杰问他叫什么他也不说,只是拿一双小肉手一个劲的揉眼睛,狄仁杰无法,只能让白无常在那里等着他,自己则匆匆朝着当铺方向走去

狄仁杰回来时没见到白无常,白无常也没什么去处,狄仁杰走了没几步就看见那白白的一团蹲坐在地上一个劲的哭,狄仁杰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将藏在身后的东西递到白无常面前

白无常看着面前的放大镜再看看站在他身旁的狄仁杰,吸了吸鼻子伸手握住了放大镜

“···我叫白元芳,谢谢你···”

白元芳抹了把眼睛,带着哭腔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狄仁杰若无其事的坐到他身旁

“我不是故意哭的···我只是很讨厌锁魂而已!”

白元芳觉得对着一个跟自己不熟的新魂哭成这样很没面子,本想解释一下,可说到后面一句又不由委屈起来,小脸一皱,眼泪有要往下掉

白元芳确实很讨厌当无常,狄仁杰是他锁的第一个魂,他看着慢慢没了气息的狄仁杰总是会胡思乱想,想他是不是也是这样死的,狄仁杰家中可是有人还惦念他,还是像他这般已经无人记得他活过,白元芳越想越慌乱,连名字和地址都没看清楚就将狄仁杰带到了阴界,教他锁魂的无常对他说新上任的无常都会这样,等到时间长了日子久了,忘记了身为人时的那些七情六欲,自然就顺手了,白元芳没有去处,自然像保住职位留在阴界,却又很怕自己真如那个无常所说变得麻木不仁

白元芳在阴界过的纠结又困苦,他在阴界待了几十天,在这里常住的鬼大都十分冷淡,鲜少有鬼愿意主动同他说话,在阳间也无人去祭奠他,白元芳每天都会对自己说他一点都不寂寞,别的鬼有亲人给他烧纸钱他一点都不嫉妒,他活的还是挺好的,可狄仁杰这带着七分关心三分试探的一问让白元芳那颗不会再跳动的心又疼痛起来,这么多天的自我安慰和欺骗都成了徒劳,白元芳很寂寞,他每次看到别的鬼有亲人惦记着都很羡慕嫉妒,他过的一团糟,可只有他知道

“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不去投胎呢?”

“我投不了胎,也没有生前的记忆,他们说如果我表现好的话,说不定可以还阳”

“还阳?”

“嗯,前提是肉身不能腐坏,但是说不定我可能已经死了很久了···”

白元芳垂下眼睑,双手紧紧握着放大镜,眼眶红红的,眼睛里还蓄着泪

“在这阴界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白元芳偏过头去看着狄仁杰,眼中满是疑惑,狄仁杰伸手抹去白元芳脸上的泪痕和挂在眼眶边的泪珠,看着白元芳有点呆呆的表情又觉有些好笑,狄仁杰自怀中取出白元芳一道当掉的锦囊,里面装了些纸钱

“你哪来的钱?还有我的放大镜和锦囊你是怎么要回来的?你不会去抢去偷了吧?!这样可能就回不去阳间了!”

狄仁杰忍不住对着白元芳翻了个白眼,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不过白元芳那焦急的样子还是让他挺开心的

“我用我的烟斗换的”

“烟斗?能换这么多?”

“嗨呀我那个烟斗可比你这个放大镜值钱多了”

“但是那个当铺老板是个奸商,可吝啬了”

白元芳说着撇了撇嘴,一副看不惯那人的模样,看来对那个老板颇为不满,狄仁杰看着白元芳那副傲娇的模样,面上的笑容不由带上了三分宠溺,他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双手背在身后,跟平日里破案的模样十分相似

“那个老板确实是个奸商,他私自买卖当品,被我识破之后自然想要息事宁人”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想知道?”

白元芳完全止了泪,对着狄仁杰一个劲的点头,狄仁杰用食指勾着白元芳的锦囊上的带子,让锦囊在他面前晃悠着

“你要是再说不出你想去何处,我可要反悔了”

“那我们到了地方再说”

白元芳爬起来往城中热闹的地方走去,走了几步见狄仁杰没跟上来,回身冲着狄仁杰挥手让人快些,面上满是好奇和兴奋,已全然不见方才郁色,狄仁杰看着兴冲冲往前的白元芳,无奈的轻笑着摇头跟上,这小无常确实好哄的很


狄仁杰坐在阁楼上看着街上来来去去的魂魄,白元芳说这里是城中最有名的一家酒楼,他来到这里几十天,除了有时会对着酒楼发呆以外,一次都没进来过

“魂魄也需要吃饭?”

“不需要啊,除了因为受到惩罚而变成饿鬼的,不过他们是不被允许进城的,只能在黄泉路上徘徊”

“那你们还弄的这么热闹,简直像是另一个人间了”

“在这里安身的,不是在阳间有心念的人没下来,整天在奈何桥边等着,就是看破了红尘,觉得活着没什么好的,干脆留在阴界做点生意什么的,不过住在这里最多最久的还是在阴界当值的鬼差,要是只是几间房子或者几块荒地,那多无聊啊,死都死了,也不会再投胎,总要有些乐趣嘛”

白元芳往嘴里塞着食物,含混的说着,狄仁杰看着白元芳的吃相,觉得说他是个饿鬼也不为过,不过他想到白元芳来到阴间以后可能还未吃过东西,也就不足为奇,反倒是有些心疼

白元芳注意到狄仁杰的目光,将口中食物咽下擦了擦嘴,耳垂微红,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起身给狄仁杰倒了杯茶

“这里虽然是酒楼,但最有名的却是这种茶”

狄仁杰看着杯中没有颜色的白水,挑眉看着白元芳,有些疑惑

“你别看它没有眼色,但是里面真的有茶叶,才泡进去是白色的,泡好了茶叶会变成透明的”

白元芳看着狄仁杰有些疑惑的表情,有些小得意的解释着,觉得自己总算尽了回地主之谊,好似全然忘了这顿饭还是狄仁杰请的

“这种茶会结合你的记忆和心情改变味道,你尝尝”

两人端起茶杯一同饮下,白元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你的是什么味道?”

“甜的,你的呢?”

“···也是啊”

白元芳垂着眼睑,眼中的心虚轻易的出卖了他,白元芳觉得他生前可能活的很不好,要不然他的茶为何是苦的呢?

“你还想知道我怎么揭穿那个当铺老板的吗?”

“想啊想啊,你到底怎么知道的?”

狄仁杰轻易吸引了白元芳的注意力,白元芳一边吃一边听着狄仁杰说着来龙去脉和种种细节,倒是自在的很


“那我们去揭穿他吧,怎么能让这种奸商逍遥法外呢?!”

“他没那个胆子拿那些贵重的东西,这次之后也定会有所收敛,就算我们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就他所拿的那些东西的价值,也受不了什么惩罚”

“我要是真的能还阳,也要当一个名侦探”

白元芳有些崇拜的小眼神让狄仁杰得意的不得了,要是狄仁杰身后有尾巴,此时定是能翘到天上去

“而且,我还发现···”

狄仁杰面带玩味的靠进白元芳,极近的距离和审视的目光让白元芳轻咳了几声,面上带了层薄红

“我还发现你明明没钱,却对这里的菜品和特色十分熟悉”

“那,那是因为我听别的鬼差说过···”

“哦?方才有个小无常哭得那般伤心,也不见有其他鬼差来哄”

“······”

“你不会是每天都蹲在人家酒楼门前流口水吧?”

白元芳一手按在狄仁杰的脸上将他推开,大声反驳了一句才没有流口水,连带着身后的发尾都晃了两晃,狄仁杰看着白元芳的背影笑的越发开心,他拿起桌上白元芳未喝完的那杯茶饮了一口,嗯,比方才更甜了

至于白元芳,他当然没有真正生狄仁杰的气,他没什么能答谢狄仁杰,两人一别之后可能再无机会相见,白元芳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带着狄仁杰去他家坐坐


“···这是···你家?”

狄仁杰看着这个空无一物的小房子,觉得这简直是对家徒四壁最好的写照,莫说是床,就连把椅子都没有

“嗯,房子这种东西本是要从阳间带来的,但是我没有,谢必安大人就找了一间来收留我,但是鬼并不需要睡眠这里也没有白天黑夜之分,所以并没有家具”

“你们阴间的员工福利也太差了”

“他们能留下我就不错了,要不然我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白元芳揉了揉鼻子,背着的手揪着背后的衣料,样子有些别扭,他第一次领别的魂魄来他家,被狄仁杰这么一说更觉不好意思

白元芳如往常一般坐在自家门槛上看着街上的魂魄来来往往,他家没有椅子什么的,还不如坐在这里舒服些,这时街对面的空地上渐渐显出一间房屋来,由打不远处几个面目表情的纸人抬着轿子慢慢朝这边走来,看这个架势就是又有新魂在这里定居了,白元芳的双手紧抓着自己膝盖上的衣料轻咬下唇,羡艳的神色被狄仁杰尽收眼中,他并不是羡慕这些华丽的东西,死都死了,还没个人记着,总让他十分难受,狄仁杰轻轻握住白元芳放在膝盖上蜷缩着的手

“我会帮你找到你的尸身的”

“真的?”

白元芳眸子亮晶晶的看着狄仁杰,眼中满是希翼,狄仁杰淡笑着顺着白元芳的长发,道了声真的

“可是,你找到了要怎么告诉我?”

“我认识一个懂通灵术的人,我很快就会再来看你”

“谢谢你”

白元芳脸上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就差没给狄仁杰一个拥抱了,狄仁杰看着一个劲傻笑的白元芳无奈的摇了摇头,亏了亏了,他心中的算盘本是打得响,却不想好处没赚到还把自己的烟斗搭进去了,在这凡尘之中找个活人都不容易更何况找个死人,狄仁杰也是看着白元芳的样子头脑一热才答应下来,嗯···可能这次连心也搭进去了,确实亏大了,狄仁杰在心中想着,不过他还是挺开心的


白元芳带着狄仁杰回到阳间的时候天还未亮,狄仁杰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己,总觉得有点诡异

“你也躺回床上就成了,哎等等”

白元芳拉住了就要躺回去的狄仁杰,好似有些不安又不舍,他思量犹豫了一会,取出锦囊之中的放大镜给了狄仁杰,将锦囊小心的叠好放回怀中

“···你不能忘了我,就算没找到也不行···”

“像我这么聪明伶俐,怎么会找不到呢,你放心,我一定会再去找你的”

“嗯···我等着你”

白元芳三步两回头的走了,天色微亮时狄仁杰醒了过来,他坐起身闭目捏了捏鼻梁,已是有些分不清昨夜到底是黄粱一梦还是真实经历,他睁开眼睛在床上摸索着,很快就在被褥中找到了白元芳的放大镜

“白元芳···”

狄仁杰看着手中的放大镜,轻轻念叨着这个名字,那张小脸和傻里傻气的笑容在他脑海中渐渐清晰起来,狄仁杰不由露出个轻笑来,看看外面天色,不再耽搁,起身出门去寻通灵侦探




emmmm·······你们还记得这篇吗(你特么)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