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三十九)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良辰怎不笑 

终于写完了可能是本文的最后一个过渡章节



岳青云和欧阳白在正厅谈论了一会,岳青云转过头去看着岳昊,面带严厉

“昊儿,还不快给你岳丈看茶”

岳昊会意的上前躬身将茶递给了欧阳白,喊了一声岳丈,欧阳白挑了挑眉,接过茶来用盖子撇着上面的茶叶

“那单雨虽是先前在苍穹做了错事,可我看他人还好,对待自己的职务也是尽心尽力,在我白驼山庄这些时日也是收起了那些歪心思,我看岳掌门这里正好缺些得力的人手,现下单雨也一道随我来了,不如就让他留在这里,也算是能略为岳掌门分忧了”

“呃···那就多谢欧阳庄主了”

单雨如今是白驼山庄的人,岳青云同意让单雨留下就等于让白驼山庄介入了苍穹,只是欧阳白对于苍穹的兴衰并无兴趣,只是怕委屈了秦欢,见岳青云答应,欧阳白笑着饮了口茶,算是认下了这门亲事


“白驼山庄的事你听说了吗?”

“那是当然,听说苍穹又把人给好好的接回去了,这门亲事还真是怎么都不亏啊”

“哎呦,这白驼山庄和清源的梁子算是结下喽”

“那陆盟主也是秉公处理,不至于吧···”

“你说欧阳白都承认了为什么还是叫秦欢?”

“不叫秦欢叫什么呀?你怎么知道人家以前叫什么?再者说,叫什么重要吗?无论是秦还是欧阳,最后还不都是姓岳”

“嗯,有道理有道理,来来来,喝酒”

黄清晏坐在文明镇中的酒楼里听着邻桌一行人的闲谈,他未能在小镇找到欧阳白等人,自是赶来了苍穹

“走了”

“你不吃了?那你去苍穹吧,我回滴答派了”

“好”

“哎等等,酒钱留下”

“······”


岳昊真的在他们的院中给秦欢建了个秋千,可秦欢却未能享用几次,入秋之后天气渐凉,秦欢在外面呆的时间也变少了

黄清晏的到来让岳青云有些摸不着头脑,幸得被左丘子扯着袖子拉到一边一番提醒这才了然,笑着将人迎进来安排了住处,秦双放心不下自家哥哥,最多隔两天就要跑到苍穹去陪着秦欢,李西涯自是秦双在哪他就在哪,子墨作为秦欢寥寥无几的朋友之一,自是心安理得的住在苍穹


“你看像吗?”

“不像啊”

“我也觉得不像,遗传的偏心了一点”

“我也好想次一颗神农玉啊,这样就能留住我这张帅脸了”

“你?四十岁再吃稍微晚点了吧”

“···我明明才二十五岁!”

自从黄清晏来到了苍穹,秦双和李西涯似是寻到了什么乐趣,常常趁黄清晏在石桌前同左丘子饮茶时在一边嘀嘀咕咕,有时子墨岳昊也会参与进来,黄清晏这种高手往往耳力极佳,他们自以为细小的谈话声尽数被他听了去,他狠狠瞪了坐在一旁的左丘子一眼,除了他还有谁会透露出这件事去,左丘子看着黄清晏的面色不由呛了口水,心虚的看向一边,连带着摇扇子的频率都快了几分

“别这么看我,纸是包不住火的嘛···”


眼见着庭院里的树木叶子落了大半,已是到了深秋,黄清晏却没能见上秦欢一面,自从黄清晏忆起前尘,欧阳白就对他十分冷淡,若是碰上了也会说上一两句话,可其中冷漠简直溢于言表,这种感觉还不如欧阳白骂他打他来的痛快,见秦欢更是想都别想,欧阳白似是十分不想让秦欢知道他们太多的过往,每次黄清晏刚行到秦欢门口,欧阳白身边的暗卫都会如鬼魅一般钻出来,不是少庄主现在歇下了不方便见人,就是少庄主现在身体不适不能打扰,简单来说就是一句话,想见儿子?没门

黄清晏烦躁啊,整天除了找左丘子喝茶就是围着苍穹转,盼着有一天能碰上秦欢,如此日复一日还真就碰上了一会

说来还是鹊喜儿的功劳,秦欢身子虚,已是不能像以前那般练剑消遣,他在苍穹走走停停,闲来无事,被站在屋檐上的鹊喜儿吸引,黄清晏见到秦欢时,秦欢正不知从哪捡了根枯枝一个劲的朝鹊喜儿伸,他的双足极力踮起,手中枯枝时不时朝着鹊喜儿晃一晃,似是想让它站到这枯枝上来,鹊喜儿只是探着头朝着秦欢直叫

直到一片阴影将秦欢笼住,秦欢才注意到身旁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人,他回身看着来人,黄清晏看着他并未出声,可眼中却似是有千言万语,黄清晏看着秦欢难得的语塞起来,他每天都很想见秦欢,可真见到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总不能上来就说我是你父亲吧?只怕欧阳白会更恨他

黄清晏抬头看着屋檐上的鹊喜儿,抬手轻道了声来,鹊喜儿听话的落到了他手上,黄清晏看着秦欢,将手中喜鹊递给了他

“给我?”

“嗯”

秦欢接过喜鹊面上露出个浅笑来,伸手摸了摸鹊喜儿的小脑袋,鹊喜儿歪着脑袋好奇乖顺的模样让秦欢眼中盈着些笑意

“它真听话”

“我养了许多年,自是如此···你和你···爹爹,相处的如何?”

“还好”

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之后,秦欢面对欧阳白别扭无措了许多,在苍穹这几个月相处下来,秦欢那一声爹爹虽说还是叫不出口,却也重新与欧阳白亲近了些,这样对于欧阳白来说,便已是知足

“那就好···你若是喜欢这喜鹊,我可以天天让它来陪你”

“真的?”

“自然,你若是觉得烦闷,大可在这个时辰来此寻我”

“好”

秦欢看到从远处走来的蓝影,将鹊喜儿还给黄清晏,与他道别之后,快步朝岳昊走去

黄清晏看着秦欢的背影笑容渐大,秦欢既然已经同意,那欧阳白就绝不可能再拦着他,他伸手摸了摸站在它肩头的鹊喜儿

“鹊喜儿,你还记得他吗?他是你小主人”


一天之中秦欢能出门的时间寥寥无几,就算是能出去走走也没什么可以消磨时间,岳昊身为武堂的副堂主,并不是所有的时间都无事,岳昊不在时,就由子墨和秦双陪着他,秦欢在外面极易受寒,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在房间里走动走动,有了鹊喜儿也算是多了分乐趣,黄清晏和秦欢说过些他和欧阳白的过往,他说他们早年去过难得一见的神农洞,里面险恶非常,奇珍异兽数不胜数,山洞之后,草木繁盛,且皆是世间难寻之物,黄清晏对秦欢说了很多,却唯独不敢透露他与欧阳白之间的情爱


秦欢今天未能等到黄清晏,走走停停,倒是寻到了坐在屋顶上的子墨

“我正要去找你呢,来的正好”

子墨笑着放下酒坛冲着秦欢笑道,本想叫秦欢也上来,随即想起秦欢已不能同以前相比,堪堪止住了话头,子墨轻功极佳,跳下屋顶一个旋身就带着秦欢回到了屋顶上

秦欢如以前一般坐下一手撑着下巴看着远方,他已是很久没有这样看着苍穹了,他偏头看着子墨手中的酒,突然觉得心中有些苦

“我能喝一口吗?”

“那可不行,你现在可喝不得酒,万一喝下去不舒服,岳昊不和我拼命,哎行了,不能喝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喜欢吃糖嘛,要不哥去给你买个糖人?”

“几年未见,武功退没退步我不知道,可你这嘴上功夫倒是一点都没变”

两人坐在屋顶上说说笑笑,仿若时光倒错,秦欢和子墨刚完成任务回到元教,也是如现在一般坐在屋顶上说笑几句,那时两人还是少年模样,秦欢不善言谈,就是看着子墨在那里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偶尔接上几句,那时子墨也是伶牙俐齿,一心想要脱离元教,而秦欢身为秦朔的养子,明明还是少年,却似是有数不尽的愁绪

一阵风吹过,秦欢不由缩了缩肩膀,深秋时节的风吹在常人身上最多只能让人觉得有些凉了,可对秦欢而言却冷得刺骨

“你冷?我们回去吧?”

“···不用,我想多待一会,你这把刀真好”

“是吧,它叫断月,是我从一个卖包子的人手上买下来的”

“卖包子?”

“听说有个年轻人途径那处正好腹中饥饿,就随手将这刀换了包子,那个老板只是觉得此刀锋利,却并不知道这是一件上好的法宝,才几两银子就被我捡了个便宜,不说这个了,我送你下去吧,你脸色不太好”

“好,岳昊会来此寻我,我再这里等着就好”

“那我先走了?”

“嗯”


子墨走后秦欢仰着头盯着屋檐发呆,自从受伤之后他就再未用过内能,秦欢盯着屋檐看了一会,犹豫半晌,还是决定试一试

秦欢运起内能一踢旁边的围栏,借力朝屋顶上跃去,手还未碰到屋檐,无力的身子已经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摔的狠,秦欢以手撑地试了好几次都没能站起身来,来晚的黄清晏看到秦欢这幅模样,快步上前将他扶起,帮着秦欢拂去衣服上些许的灰尘,秦欢松开抓着黄清晏的手往后退了退,双手抓着身侧的衣料,面上有些不好意思

“多谢”

秦欢看见由打远处走来的岳昊,冲着黄清晏点了点头算是告别,忽略受伤的地方极力让自己看起来与平常一般,只是还未行到岳昊身前便觉一阵熟悉的锐痛又袭上身体,秦欢立时弓着身子跪在了地上

岳昊上前一把将秦欢揽在怀中,见人模样就知秦欢又发病了,忙将手抵上秦欢后心送入内能,秦欢受损的侠骨已经不能承受里面所剩无多的内能,是以体内内能流转常常紊乱引发剧痛,只能由其他人以内能加以引导才能缓解一二

片刻之后,秦欢的情况好了许多,已经不再感觉那般疼痛,黄清晏三指搭上秦欢的腕子,眉头渐蹙,眼中有着些许沉痛,秦欢的状况并不乐观,比原来预计的还要糟上许多,岳昊看了黄清晏一眼,未多言语,抱起秦欢朝着居所走去,黄清晏跟在后面,来到门口却并未进去,显然是有话要单独对岳昊说

“他···他的身体已经···不适合长时间待在外面,而且现在天气已经渐渐寒冷,更是要注意,切记一定要不擅动内能”

黄清晏咽下原本想说的话,只是说了些需要注意的地方就走了,只是有些事情即便黄清晏不说,岳昊又怎会不知


岳昊回来时秦欢已经好了许多,正靠坐在床上看着他,岳昊坐到床边

“你摔哪了?还疼吗?”

“不疼···对不起”

“经历了这么多,欢儿可还是信不过我?”

“自然不是”

“那就别说对不起”

岳昊捧住秦欢瘦小的脸以拇指摩挲着,秦欢与以前变的很不一样,以前的秦欢冷冰冰的,即便做错了也未必会言语上一句,现在的秦欢依旧少言寡语却总是道歉,在某些方面比以前还要患得患失,仿佛要岳昊照顾和惦念就成了罪过和拖累


转眼已是冬初,秦欢已是不怎么出门,即便是在温暖的房中有时还是会觉得寒冷异常,他的情况变的时好时坏,有时睡上一天也未必能有些精神

这天秦欢刚醒,身子仍是乏力沉重,看这屋里亮堂的光景,也不知睡了多久,秦欢偏头就看见床前半跪了个人,一身黑色劲装,头发束成一个半长的马尾,五官周正,看起来十分干练

“你是···?”

“还请少庄主赐名”

“赐名?你是···白驼山庄的人?”

“正是”

秦欢心下了然,想来是最近他这身子越发的糟糕,欧阳白终是放心不下才派了个暗卫过来

“你是个暗卫?”

“不尽然,属下愿为少庄主做任何事情”

这几句似曾相识的话让秦欢轻易的想起小黑来,他初见小黑时的对话和现在差不多,只是那时候他还很小,当时小黑也是蒙着面一身黑,若不是那样,也不会有小黑这个名字了

“你叫···”

秦欢看着那人一丝不苟的表情,总给人一种比古树还要坚韧的感觉

“你就叫木木吧”

木木脸上严肃的表情有了些许松动,这让秦欢有些想笑

“你能帮我找个人吗?”

“少庄主命令便是”

“嗯···那个人叫小黑,是个暗卫···”






下章将出现重大转折 搞事情搞事情(你特么)

评论(1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