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四十)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良辰怎不笑 

修仙更文




秦欢不能出门之后,黄清晏常常带着鹊喜儿前来探望,他见多识广,对各个地方的风土人情奇闻异事都十分了解,倒是帮着秦欢消磨了许多时间,欧阳白见秦欢喜欢听黄清晏说话,也就不再拦着黄清晏,只是每次黄清晏来时都借故离开

自从秦欢不再出门,秦双和岳昊都想尽办法弄些小玩意来哄秦欢开心,秦双有时候脑洞大的让李西涯都佩服的很,因为有些他根本就做不出来,艾劲有时也会随着他们去苍穹,去到让李西涯都觉得烦躁

“大师兄,你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懂什么,秦欢的父亲是白驼山庄庄主,白驼山庄虽然身处西域,但地理环境得天独厚,易守难攻物资丰饶,其庄内景象更是自成一脉,这么一个富得流油的地方,他又是你大舅子,只要搞好关系,我马上就能和欧阳庄主谈合作了”

“你还真是不怕欧阳庄主放蛇咬你···”

李西涯觉得幸亏没告诉艾劲黄岛主是秦欢父亲这一件事,不然艾劲还不整天往这边跑

“你每次来也不带礼物,谁要跟你谈合作啊”

“谁说我没带?”

艾劲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张报纸给了秦双

“长安日报江湖特别版?”

“最近武林上这么多大事发生,长安日报当然想分一杯羹了”

“震惊,陆伯翰为了当上武林盟主竟做过这种事···哎呀什么呀,不就说他怎么攻打了元教嘛,我还以为是什么黑料呢,这报纸根本就不靠谱”

“也不是全不靠谱,你看这一条”

“著名侦探狄仁杰病重不治,于昨日在其老家并州太原逝世?!”

“就是那个破获过谋反案的那个,年纪轻轻的,唉···”

“哎呀净是这种要死要活的事情,有什么好看的”

秦双嫌弃的将报纸扔到地上了,狄仁杰的死让她不由又联想到秦欢,李西涯见秦双的表情,贴心的赶走了艾劲


木木回来时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道出的事实让秦欢手中的水杯脱手摔碎在了地上

“···你说,小黑死了···?”

“是”

“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约是今年初夏”

“你不会搞错了吧?”

“属下已经多番查证且去过他的墓前,应是不会”

“······”

秦欢脑中嗡嗡作响,他茫然无措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呆愣的蹲下身去收拾地上的碎瓷,一下便划伤了手

“少庄主!”

秦欢由着木木将他扶起来,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要木木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他

秦欢麻木的听着木木说着事情的始末,他确实是听进去了,那颗放满了各种情绪的心脏却感觉不出疼痛,最后等到木木说完也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秦欢以想吃点心为由遣走了木木,他所说的那家店离苍穹并不算近,以木木的轻功来说,要花上些时间才能带回来


秦欢将床铺收拾整齐,打开衣柜又看了看外面天色,终是没有加件衣裳就开门走了出去,秦欢一来到外面就觉得寒凉刺骨,不由缩了缩肩膀,犹豫了一小会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走出了院子,他每走上一小段路程就要停下来歇一歇,以前受过刑的双腿走动久了就会疼痛,更何况现在天气寒凉

秦欢堪堪挪到南门就有些支撑不住了,他抬头看看天色,正是吃晚饭的光景,估计守在南门的当值弟子正在替换之际,秦欢咬了咬牙,勉强行的快了些,趁着南门无人看守之际出了苍穹,直到确定守卫不会再看到他才停下来

秦欢背靠着树干坐下来看着天空,他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去小黑墓前根本就不现实,可他不想回去,执拗的想往远处走,秦欢冷的嘴唇都泛着青白,他将身子蜷缩成一团,好似连意识都开始不清醒

岳昊远远就看见路旁那个蜷缩着的红影,红色的衣裳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好认的很,岳昊在房中院中未能寻到秦欢,又见床铺被叠的整整齐齐就知不好,万幸地上的冰雪未消,岳昊赶紧随着脚印一路寻到此处,见到秦欢紧紧的缩成一团坐在地上一颗心更是又疼又气

秦欢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时只觉手腕被人抓住,他现在身子虚软又消瘦了很多,连面上沾着的眼泪都未来得及擦拭就不由分说的被拽了起来,入眼正是岳昊带着愠怒的脸

“欢儿你怎么了?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岳昊看着秦欢红红的眼眶和面上的泪痕,哪里还有心思生气,忙用手帮人拭泪,秦欢看见岳昊似是更委屈了,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滑出眼眶

“不哭了,外面冷,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

“不要,你骗我”

秦欢一下子甩开岳昊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在寒风中不住发颤的身子看起来有些摇摇欲坠,岳昊皱着眉更显焦急

“我骗你什么了?”

“小黑···小黑他明明···”

“······我本意并非···”

“还都是因为我,他本是还有大好时光,何故要浪费在一个死人身上”

“欢儿!小黑就是想到你会如此才不让我们告诉你实情,你真想让他在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

“······”

秦欢紧咬着下唇不再言语,眼中的泪要掉不掉的挂在眼边,手上被瓷片划出来的伤口因着攥拳的动作又流出血来,一滴一滴落在雪上,显得有些刺眼,本是声色俱厉的岳昊见到秦欢这般模样,表情立时柔和下来,他上前将秦欢轻轻拥进怀中,秦欢顾不得手上的血是否弄脏了岳昊的衣服,紧紧扯着人的衣襟,缩着身子肩膀一抖一抖的哭得正厉害


秦欢不出所料的生了一场大病,连夜里高烧不退,昏睡时常常哭吟梦呓,小黑的死似是无限的扩大了秦欢挥之不去的梦魇,本就消瘦的身子更是一圈一圈往下减,当真应了骨瘦形销一词


“若是还有神农玉就好了···”

欧阳白望着窗外雪景喃喃了一句,也不知是对黄清晏所说还是在自言自语,黄清晏看着头也未回的欧阳白,这还是自从他忆起前尘之后欧阳白第一次主动同他讲话

“可那玉树已死,这世间再无神农玉一物了”

欧阳白转头看了一眼黄清晏,未再说什么,开门朝着秦欢的居所走去

欧阳白到时秦欢刚醒不久,他见人躺在床上又不老实赶忙上前让秦欢躺平不再让人乱动,欧阳白抬手覆上秦欢额头试了试温度,还是有些热,却比前两天要好上许多

“那些事情都是我让他去查的,并不关他的事”

“你放心,我自是不会为难于他”

秦欢对着欧阳白露出个感谢的笑来,他抬眼朝门口望去,又寻觅起那个熟悉的蓝影来,手腕上温热的触感让秦欢移回了视线,正是欧阳白握住了他的腕子

“···你要保重身体才是”

“嗯···”


秦欢的病堪堪好全时已是到了隆冬,虚弱的身体好似已经再也包裹不住破败又脆弱的灵魂,秦欢变得十分抑郁,即便岳昊成日陪着他也只能对着岳昊勉强笑笑,无人时秦欢也会在心中痛骂自己不知足,可占满心脏的郁结却怎么都无法消去

岳昊端着药碗进屋时秦欢坐在床上蜷缩着身子,无人时秦欢常常这个样子,仿佛这样能让他好受一些

“欢儿?把药喝了”

秦欢应声抬起头来,他看了看岳昊又转头去看桌上药碗,将半张脸掩进交叠的双臂里,秦欢口中枯涩无味又成日饮这些苦水,时间长了自是厌恶排斥

“不喝了,反正又好不了···”

秦欢说话声音渐小,似是在害怕岳昊会生气,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岳昊面前透露心中所想和委屈苦闷

岳昊并没有如秦欢所想一般生气,他看着秦欢,突然觉得秦欢这样根本就不能算活着,只能算是没有死了而已,他当初救秦欢的本意明明并非如此,原以为众人的关心和爱护能让秦欢心理上好受一些,可要知道,这些有意无意的爱护和特殊照顾又怎不会成为秦欢心中的负担和苦楚,这简直就是个恶性循环

岳昊将秦欢的脸捧起来,秦欢乌溜溜的眼珠子在眼眶中滑动着,细细观察的岳昊的面色,似是在确认他生气了没有

“欢儿,你想出去吗?我带你出去吧”

“去哪里?”

“哪里都好,只要你喜欢,我们可以找个山清水秀又暖和的地方,只有我们,没有那些门派或是其他人”

“可···他们会同意我们离开吗?”

“我可以说服他们,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秦欢的眸子久违的变得亮晶晶的,岳昊知道秦欢是向往那个想象中的地方的,他将秦欢拉进怀中搂紧了枯瘦的人,岳昊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说出这种话做出这种决定,他是很想留住秦欢延长他的寿命,却不想以这种方式,若是只有将人关在房中活到不知外面是何光景才能为他延命,那对于岳昊来说,和满足自己的私欲没有两样,秦欢不为了别人而活,这才是他想要的

“不会痛苦的,欢儿,这不痛苦···”

岳昊低声喃喃着,不知是在安慰秦欢还是在安慰自己


“不行!”

“还请岳丈和父亲成全”

这件事情欧阳白自是不会同意,可跪在正厅中的岳昊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大有一种不同意不罢休的势头,欧阳白将茶盏重重的放到桌上径直走出了正厅,岳青云也是气的直摇头,起身甩袖而去

黄清晏见两人都走了,起身行到仍是跪在地上不为所动的岳昊身前,自袖中取出一份地图

“你可知武陵县有座绿萝山?此山常年云雾缭绕,即便是经验老到的猎户和樵夫也只能行到半山腰,想要进山是万万不能的,那山上有一处灵泉,虽没有像传说的那般能去腐生肌,但对人还是有益处的,恰逢我有一友,在绿萝山上问道修身,昔年我去找他饮酒,他给了我一张绿萝山的地图”

岳昊接过黄清晏递给他的地图,面上满是疑惑

“···你带着他走吧,欧阳白那边,我自会去说”

“多谢!”


欧阳白最终的还是同意了,即便他不想听黄清晏的,却也不得不承认黄清晏说的在理,最近清源异动频繁,对苍穹更是虎视眈眈,若真如欧阳白所想那般,陆伯翰有所隐瞒,那断不会想让欧阳白等人留存于世,秦欢是他们共存的把柄,眼见这江湖又要风雨再起,让岳昊带着秦欢远走自是上策,陆伯翰和当年的那些谜团不解,秦欢就算有那么一线生机,也无法活的安稳,欧阳白之所以才开始很抗拒,也是知道,秦欢这一去,怕是再无相见之日

岳昊带着秦欢走的那天,秦欢意外的精神比平日好一些,岳昊才想进屋将秦欢接出来却被子墨拽住了胳膊

“你想清楚了?”

“是,所有后果皆由我一人承担”

子墨深呼一口气松开了拽着岳昊的手,那句想说出来的话终是被他咽进了肚子里,岳昊也知道,他这样做无异于纵容秦欢折损自己的寿数


“你要小心些,照顾好自己”

欧阳白在马车前同秦欢说着,每说一句秦欢就轻轻答应一声,欧阳白语速变慢了,似是想让秦欢多留一会,他抬眼看着秦欢的面容,上前轻轻抱了他一下,上次欧阳白抱秦欢的时候,秦欢还不足一岁

“···爹,爹爹,我走了”

秦欢耳垂有些红,他还不习惯同岳昊以外的人这般亲近,他犹豫半晌还是声音极小磕磕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话,秦欢知道,若是再不说怕是会留下遗憾,欧阳白点点头目送着秦欢被扶上马车,岳昊朝着众人抱拳深深鞠了一躬,随后驾着马车向前方驶去


欧阳白秦双等人直到马车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才陆陆续续的往回走,黄清晏默默跟着欧阳白回了厢房

“出去···”

欧阳白坐在桌前偏了偏头见黄清晏还是站在他后面,烦躁的又道了一声出去,音色微颤已是渐渐哽咽,欧阳白双手扶额,肩膀不可抑制的颤动,哭得如当年他以为秦欢死了时一般凄惨,黄清晏来到欧阳白身侧,慢慢拍着欧阳白的后背,没几下就被欧阳白狠狠甩开

“我恨你,我恨你!你为什么要我将他生下来,让他在这人世间···受了许多苦楚,现在又···”

欧阳白猛地站起来冲着黄清晏吼道,还未说完一句话又已经泣不成声,黄清晏握住欧阳白两个不住挣扎的腕子将人拉进怀里,如刚才一般拍着他的背

“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

“···你说,我还能见到他吗?”

欧阳白渐渐不再挣扎踢打,由着黄清晏搂着他,在黄清晏怀中闷闷的问了一句,他对黄清晏并非一丝依恋也无,尤其是在这种时候,那些被压在心中的依恋更是被无限的放大

黄清晏拥着欧阳白,眼神穿过外面纷飞飘摇的雪看向远方,轻轻道了声会,他知道,现在欧阳白需要的是安慰,哪怕这是假话


留在这里的人一片愁云惨雾,却不知,远走的岳昊和秦欢,在绿萝山上又有了新的机缘





啊啊 真的受不了自己的话唠,以为这一章就能写到他们去绿萝山之后哩···【瘫】 那个···报纸上的内容你们emmmm····我还是先跑远一点吧(你特么)

评论(2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