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四十一)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一只翻车鱼  @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良辰怎不笑 



欧阳白哭了一场之后情绪稳定了不少,他离开了黄清晏的怀抱坐在床边发呆,眼眶和鼻子还红的很,黄清晏拧干了布巾本想给人擦擦脸上泪痕,欧阳白却破天荒的主动开口同他说起话来

“欢儿他不会回来了···你也不用留在这里了”

“···小白,对不起”

“我不恨你,真的,我以为你想起来之后我会恨不得杀了你,我只是···对你没了那份情,就像你对我一样”

“那是因为我喝了醉生梦死,小白,小白我们重新开始吧”

“呵,重新开始?你又想如二十年前那般再耍我一次?”

“以前是我太鲁莽了,我不应该劝你我都喝下醉生梦死,可我并不是想真的忘记你”

“别把因果都推给一坛酒,你现在真的能分清这份感情是愧疚还是喜爱吗?就像当年一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我们一起喝下醉生梦死,你却没有忘?”

欧阳白惨笑一下转身看着窗外,天色有些暗了,刮进来的风让欧阳白难得觉得有些凉,他抹掉眼中的水雾,口中呼出一口白气,寒凉的仿佛能将眼中留存的泪水凝结

“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一种酒可以让我们醉生梦死,你还记得我在那荒漠小镇时对你说的话吗?你走吧···别在这了,往后我们各不相欠”

黄清晏看着欧阳白的背影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欧阳白第一次肯主动同他说话,可内容和结果都不是他想要的

黄清晏行至院中,回身看去,欧阳白已经关上了窗户,天上又慢慢落下雪来,黄清晏渐渐回忆起欧阳白当年说的那些话来,那时他们才认识了不到数月,在那小镇的酒肆中,欧阳白说的最多的就是介绍他酿的各式各样的酒,酒生梦死,意在于想而不是要,只有真心想忘记的回忆的才会被抹去,那时他们一个急于逃避,一个沉溺过去,所以黄清晏忘了个干净,而欧阳白却记得越发清晰

黄清晏看着飘摇纷飞的雪,叹息一声,是啊,过了今冬就是整整二十年,容颜不老又如何?欧阳白的那一颗心,早已在这漫长的二十年里,化成了灰

黄清晏没有继续留在苍穹,而是去了滴答派,每天都到苍穹去转一圈,左丘子每次见了都是又摇头又叹气


“小伙子,这绿萝山可去不得,就连我们这最好的猎户都不敢进山呢”

“不碍事,我自有办法”

岳昊接过包好的食物道了声谢,赶着马车继续往山里走,越到深处这山路就越窄,马车已是不能再前进,这里已是无人敢来,岳昊将拴在马车的上的马匹解下来让它们自行活动,拿上装着衣食的包裹,将马车留在了这里

秦欢想要自己走一段岳昊也没拦着,待到秦欢走累了才背着他继续前行,越往山里走寒意就越少,冰雪也渐消,到了半山腰时草木繁盛郁郁葱葱,颇有春色盎然之意,让人有些分不清现下到底是何时节,秦欢手里攥着地图四处张望着,他久未见到这种光景,心情自是好了不少,岳昊偏头见秦欢面上浅浅的笑容,有种久违之感,不由也跟着轻笑起来

“看你相公受累就开心了,嗯?”

“才不是呢···”

秦欢搂紧了岳昊的脖子,笑语时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岳昊颈间,有些痒痒的,秦欢现在轻的不得了,岳昊感受着背上微弱的分量心疼的紧,转头又见秦欢面上笑颜,倒是安心了不少,谁叫他见不得自家祖宗不开心呢


黄清晏站在滴答派门口还未动身,就看见一群身着嵩山弟子服的年轻人和一个老和尚往苍穹走去,那个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少林寺的善德大师,黄清晏和左丘子对视一眼,心觉不好,两人不约而同的快步朝着苍穹走去,李西涯和秦双见左丘子面上难得的严肃,也跟在了师父身后


“没有掌门允许,你们不能进!”

“快去把欧阳白叫出来,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

“何人在我苍穹派喧哗?!”

一众人见到岳青云带着苍穹弟子出来,声音渐小,善德法师上前对岳掌门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贫僧找欧阳庄主有一事要问,还望岳掌门见谅,请欧阳庄主出来”

“不知善德法师找在下何事?”

欧阳白边说边走到善德面前,一众人见了欧阳白情绪又激动起来

“你杀了我嵩山弟子,别想不认账!”

“我何时动过你嵩山弟子?”

“大家稍安勿躁,切莫乱了心绪,欧阳庄主有所不知,嵩山派中这数月里已是有十几人因中毒而殒命”

“难道这天下之毒皆是我白驼山庄所下不成?”

“出家人不打诳语,既然欧阳庄主心若明镜,那可否随贫僧去嵩山一探?也好理清误会”

“既然善德大师都出面了,自是可以”

“多谢庄主”

“若是大师没有意见,那明日启程可好?”

“全凭庄主安排”


欧阳白来到自己所居的院中,单雨早早就等了在那里

“庄主,此行怕是有诈,上次庄主与嵩山派的吴掌门在清源发生了些口角,之后便频频有嵩山弟子被人谋害,这难保不是清源从中搞鬼想谋害庄主”

“嵩山派离少林极近,死了这么多人,少林定是会出手相助,此行定是免不了,苍穹现在的实力已是大不如前,你自行去调派些人手顾好苍穹就行,若是发现什么可疑之人,不用留活口,直接杀了便是”

“是,还望庄主多加小心”


黄清晏本是想与欧阳白同去,待到众人散去,刚走进苍穹大门,就被赶来的严颇拦住,黄清晏看着严颇微微皱了皱眉

“不知此次又是所为何事?”

“哦,我本是来此寻李西涯的”

“找我?”

“每年年节,我清源都会到历代掌门所葬之地进行祭拜,李师兄还在世时每年都不会缺席,我觉得,你身为师兄的儿子,自是有资格也应该同我们一起去祭拜一下”

“哦,好,历代掌门都会安葬在那里?”

“正是,说起来,掌门正在四处寻找黄岛主,竟不想在此处碰见了,上次欧阳庄主为子豪诊治过之后,子豪确实是恢复如初,可不知为何,近日突然又病倒了,怎么都诊治不好,可否麻烦黄岛主再去我清源一趟?”

黄清晏眉头微蹙看向苍穹内欧阳白所居的方向,思量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约定与李西涯同去清源


黄清晏来到欧阳白房中自顾自的坐到了他对面,自从上次欧阳白在他怀中哭过之后,他就再也未能如这般坐在欧阳白对面,欧阳白端起茶水来喝了一口,并没有要同黄清晏说话的意愿

“你未给陆子豪解毒?”

“我虽对陆伯翰厌恶至极,可并不讨厌他那个小儿子”

“那也就是说还有人想谋害陆子豪?”

“未必,说不定真是得了什么病呢?”

欧阳白似是不欲再同黄清晏多言,站起身来正要往外走却被黄清晏抓住了腕子

“···小白,你此去要多加小心”

欧阳白没有言语,垂眸甩开黄清晏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越往上山去这山道就越是难行,岳昊所幸运起轻功纵身踩着树顶往上走,失重的感觉让秦欢本能的紧紧抱住了岳昊,不一会儿,岳昊就背着秦欢寻到了山顶上黄清晏所说的位置

这山顶上覆了些新雪却并不让人觉得寒冷,明明这隆冬还未过去,这山顶的梨花却开的正好,白清如雪的梨花配上这地上白雪和树边散着些雾气的温泉,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清新之意

“这里有人住?”

秦欢看着温泉前面那个宽敞干净的木屋面带疑惑

“嗯,黄岛主说他有一友在这里修身问道”

“那我们冒然闯入是不是不太好”

“只要我们说明来意,他应是不会怪罪我们”

岳昊扶着秦欢行到屋里,这屋里干净整洁,归置的也颇为温馨舒适,而屋主却不知身在何处,岳昊怕秦欢在外面再受了寒,让人坐在垫子上,自己在外面等着屋主归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名白衣黑靴的人抱着些烧鸡点心来到了这里,他头上戴了个斗笠,层层白纱一直垂到胸口,让人不见他是何容貌,白衣人见到抱剑靠在梨树上的岳昊好奇的歪了歪头

“你是···?”

岳昊听这人声音还十分年轻,感觉不像是黄清晏之友,可想到黄清晏和欧阳白的容貌也不敢怠慢,直起身子行了个礼

“敢问可是黄岛主的朋友?”

“你认识我师父?!”

“师父?”

两人正疑惑间,秦欢弓着身子勉强行到门外阶梯上便再起不能,口中哀哀的叫着昊哥,似是极为痛苦,岳昊见此也顾不上其他,冲上前将秦欢搂进怀里,一手熟门熟路的抵上人后心给人疏导体内的内能

秦欢极力的蜷缩着身子,双手死死的抓着岳昊的衣服,额上俱是冷汗,好一会才放松了紧绷的身子,秦欢不那么疼了之后又害羞起来,他方才发病疼痛至极,顾不上许多只知道往岳昊怀里钻,现在好受了些才注意到旁边还站着个人,秦欢红着耳朵又往岳昊怀里缩了缩,大有一种掩耳盗铃之意,岳昊见此不免失笑,看似无意的凑到人耳边

“要不要我现在抱你进去?”

秦欢的耳朵更红了,快速的捶了岳昊肩膀一下,这些小动作自是都落到了站在一旁的白衣人眼中,白衣人十分珍惜怀中的食物,快速行到屋中将食物放下才又跑到了秦欢身前,他一凑近,岳昊的眉头皱了皱,这是个乾元

“你想干什么?!”

岳昊打掉白衣人伸向秦欢的手,将秦欢又往怀里护了护

“你放心,你是我师父的朋友我当然不会对你们怎么样,我只是想看看他怎么了而已”

“······”

“哎呀别思考了,让我看看嘛,又不会把他怎么样”

“···好吧”

白衣人将手覆在秦欢肩上运起内能,本是轻微的探查却让秦欢感觉不舒服,他觉得疼,忍不住呜咽一声稍稍挣扎了几下,岳昊见此赶忙打开了白衣人的手,这带着内能的一掌打的白衣人的手有些发麻,可他并没有生气,在那里呆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让岳昊将秦欢抱进了屋

若是这个白衣人没有戴斗笠,岳昊能看出他眼中的同情,方才的那番试探让他知道,秦欢这种伤势,已是无力回天





迷之修仙更文(你特么)

评论(2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