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四十四)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Mr.白先生  @贰叁  @一只翻车鱼  @天琴九歌 




黄清晏和欧阳白越往里面走就越觉得他们所走过的地方似曾相识,而山洞的尽头竟还是一座墓碑,欧阳白看着这与墓门口近乎一模一样的场景不由打了几个寒颤,这里与墓门口唯一不同的是中间所立的墓碑十分巨大且上面没有只字片语,黄清晏学着李西涯的样子在墓碑后面摸索了一阵,果然也如先前一样找到了藏在这里的机关,巨大的石碑慢慢移动发出一连串沉闷而刺耳的响声,石碑下面的暗门缓缓开启,只不过这次再无精致华丽的阶梯也无永不熄灭的长明灯,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形坑洞,唯一能下去的方式只有嵌进岩壁里的几条铁链

“想不到清源这墓中居然还有一个墓,要不你在这等着,我下去看看?”

“不行!···不需要,我们一同下去”


欧阳白随着黄清晏握住铁链慢慢的往下滑,这石壁上不知镶嵌了些什么踩上去感觉软软的,让欧阳白觉得很恶心

黄清晏下到洞底本想伸手扶一把欧阳白却被甩开,欧阳白才跳下来就踢到了一个东西,两人拿过火把来一照才发现是一个人的头骨,黄清晏将两边荒废已久的火盆一一点亮,这洞内总算是有了些光亮,两人这才发现这地上散落着三三两两的尸骨,再往里面走就是个宽敞的墓室,这墓室里没有任何随葬的器物,只有一把石制巨剑插在墓室中间的石棺上,剑刃上缠着数条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嵌在墓室的石壁之中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觉这墓中定有蹊跷,欧阳白壮着胆子想走近一些看看,刚迈开步子就被黄清晏抓住了手腕,欧阳白见黄清晏摇头阻止,也就没了那份勇气,只能走到一边看着那一具具尸骨,欧阳白似是看出了异样,赶紧叫黄清晏把火把拿过来,他蹲下身去仔细看着角落里的枯骨,面色突然变得有些苍白

“这是···这是李大哥!”

“什么?!”

“你看这把剑,是不是他随身带着的那把?”

“正是,还有这几处断裂的地方,应是被人扔下来的”

“哼!怪不得怎么找都找不到李大哥的尸身,原来早就被扔在了这个鬼地方,血海棠这种急毒,即便是人已经死了,也会侵蚀其尸骨,这枯骨上黑色腐坏的痕迹就是血海棠留下的”

两人正盘算着上去将李西涯找来就听见上面传来左丘子的呼喊声,想来是他们兜兜转转,发现这个半开的暗门找了进来


李西涯拿起李永仁生前的佩剑,沉默的看着地上的枯骨,他跪下来对着李永仁的尸身磕了三个头,脱下外裳将那些枯骨收敛了起来,左丘子走上前拍了拍李西涯的肩膀,李西涯勉强对左丘子笑了笑

此地不宜久留,四人开始拽着铁链往出口行去,欧阳白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响动,偏头看去,石壁中竟伸出一只枯烂的手来,欧阳白一惊道了声小心,伸手将李西涯推开,此时他们也注意到这石壁上装饰,都是一些经过特殊处理的腐坏尸身

欧阳白刚把李西涯推开就觉腕上一阵锐痛,本是握着铁链的手因为疼痛而松懈,幸而欧阳白及时用脚缠住了铁链才阻止了继续下坠,紧抓着欧阳白腕子的腐尸随着欧阳白的下落,半个身子都被扯了出来,那尸体半个下巴都烂光了,舌头就这么耷拉在外面,肋骨和腿骨清晰可见,有些脏器也拖在外面好不恶心,欧阳白在腐尸的另一只手抓上他之前抬起脚来将它踢开,那尸体不甘心的在欧阳白手背上留下三道血痕

李西涯在一旁都看傻了,直到有腐尸抢他的包裹才回过神来,黄清晏见这些东西攻击欲望并不是很强,而是一味的想强夺李西涯的包裹,似是不想让他们将李永仁的尸身带回去,他当即大声让左丘子带着李西涯先上去,自己则去帮欧阳白

李西涯被左丘子连拉带拽的爬出了洞口,那些尸体果然也拽着铁链向上爬去,黄清晏和欧阳白对视一眼,两人十分默契的同时提气踩着那些尸骨一路向上,待到出了洞口,欧阳白掷出几枚毒镖斩断了铁链,那洞门也在黄清晏按下机关的那一刻合上

“清源掌门的尸身,找到了吗?”

“···啊?找,找到了”

李西涯跌坐在地上粗喘着看着巨大的石碑缓缓挪回原处,直到欧阳白出声询问,才惊魂未定的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欧阳白已是不想在此处多待一秒,率先朝着出口走去


此次虽是惊险,所幸返回时还算顺利,被欧阳白药到的几个看守也还未醒,四人连夜出了清源到附近的一家客栈里暂住下来

黄清晏把自己打理好,得了欧阳白允许进到他房间时,欧阳白刚洗完澡,身上只着了身单薄的里衣,头发还在滴着水,黄清晏见此拿起一旁干燥的布巾,本想上前替欧阳白把头发擦干,刚行到欧阳白身边欧阳白就举起手来,示意黄清晏把布巾给他

“你手受伤了不方便”

欧阳白没听到黄清晏的话一般仍是举着手,黄清晏知欧阳白不会妥协,将布巾放到了他手上,欧阳白拿着布巾没擦几下那只受伤的手就被黄清晏抓住,他不耐烦的抬起头来看着黄清晏,欧阳白手背的伤口因为方才洗澡时被水泡过,现下已是有些泛白,而流出的血和手腕的掐痕却是青黑色的

“你中毒了怎么不处理一下?”

“只是普通的尸毒罢了,啧,放手”

“你让我给你处理一下我就不烦你了”

“怎的,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我的毒术,非要你来处理才行?”

“那你是想一直看着我在这里?”

“······”

黄清晏握着欧阳白的腕子不放,欧阳白现在也没那个心力跟黄清晏较劲,他把还滴着水的发丝擦的半干,将布巾往旁边一扔头一偏,似是十分不想看到黄清晏,房间中一时静的让人不适应

“那墓室中所安置的,很可能是清源派的创立者”

黄清晏手上动作不停,他快速的看了一眼欧阳白,见欧阳白往他这边偏了偏头,知他是想听的才继续说下去

“传言清源的第一任掌门爱剑成痴,偷了仙家福地的宝贝来铸剑遭了天谴,变得不人不鬼,之后便不知所踪,那时候清源还是个无名小派,除了三三两两的传言以外也没掀起多大风浪,清源秘密将这个祖师爷安置在那里也不无可能”

“我对清源这些乱七八糟的历史没兴趣”

欧阳白抽出手来硬邦邦的回了一句,黄清晏看着嘴硬的欧阳白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去惹他

“那清源一事你有什么打算?”

“哼,李大哥和清源前任掌门皆是中毒而亡,李大哥的尸身又被扔在了只有清源掌门才知道的密地,不是陆伯翰还能是谁?”

“这件事情真是陆伯翰所为我们也不能声张出去,先不说我们没有确切的证据,这两种毒皆是白驼山庄所出,一旦事情败露,陆伯翰就会反咬你一口,到时候怕是连苍穹都会受到牵连”

“陆伯翰那个老贼算盘打的倒是响,不过要如何让他乱了方寸主动开口我自有办法,你治好了陆子豪之后就到嵩山去寻我”

“你还要去嵩山?”

“我已是答应了少林方丈帮嵩山派看看他们派中可有毒物,自是要去,时辰也不早了,你请回吧”


欧阳白掀开被子背对着黄清晏躺下来已是下了逐客令,黄清晏看了看欧阳白终是止了熄灯的动作,放轻了脚步走出了房间

黄清晏一走欧阳白就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欧阳白看着自己手上被仔细包扎好的伤口,将手上的棉布扯下来丢到了地上,他看着地上染血的棉布又觉可笑,若是真的对黄清晏半点感情也无,又何必如此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真不知道是在提醒他还是提醒自己

欧阳白挥灭了黄清晏特意给他留下的那盏灯,黑暗的房间里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撒进屋里来,欧阳白知道他今天看了许多恶心的东西定是睡不着了,可还是躺回床上假寐起来,对于欧阳白来说,最可怕的噩梦莫过于二十年前的那一段感情和那一碗酒


秦欢的状况还是时好时坏,坏时能昏迷上几天,期间还很容易发病,而好的时间却越来越短,白衣人总是喜欢对着昏迷时的秦欢发呆,有时候抱着个水盆都能像定住了似的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直到岳昊走上前将水盆接过来才回过神来,然后抱起他那盆十分宝贝的花逃也似的出门,仿佛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秦欢引起了他的不适


“你说···镇子上放烟花了吗?”

“···没有吧,毕竟离年节还有几天呢”

秦欢难得有些精神走出门来,白衣人耳力很好,秦欢刚行到坐着的白衣人身后他就听出那虚浮的脚步声是谁来了,秦欢倒是被这没头没脑的一问给弄的愣了片刻,白衣人从旁边拿过个小垫子来,回过头来对秦欢招了招手

“来来来,坐下,你冷吗?”

“不冷”

秦欢坐在垫子上同白衣人一样看着苍茫云海,仿佛这样就能知道下面的县城现在是否热闹似的,白衣人双手抱膝对着云海发了一会呆,他转过头去看着面色苍白的秦欢,虽是看不见面容,但就是感觉样子有些呆呆的

“阿欢···你有没有觉得自己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啊?”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哈,没事,很早之前我就这么想过了,只是后来遇到岳昊之后这种想法反而变淡了”

“那···你有没有那种为了不让他伤心而离开他的想法?”

“你话本看多了吧,先不说我这个样子走不到哪里,而且,我就是想要他陪着我,那样我才感觉不会很难熬,既然结果已经明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矫情···”

秦欢说到最后,语调如叹息般悠长又哀凉,一阵风吹得秦欢不由缩起肩膀,一双黯淡的眸子里满是不舍和遗憾,白衣人盯着秦欢,突然很用力的抓住了秦欢的手,秦欢疑惑的看着白衣人,他能感觉到白衣人的手在颤抖

“阿欢,我救你吧,那样你就好了,就可以,就可以跟岳昊在一起了”

“···你没事吧?”

“我没事啊,我只是···我只是提前在为你的康复留下喜悦的泪水而已”

白衣人将手伸进斗笠里抹了把脸,秦欢听着白衣人哽咽的声音和满嘴的胡话,都忍不住要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白衣人似是看出秦欢的疑惑,赶忙松开秦欢的手拿过一旁的花来塞到了秦欢怀里

“这个送给你”

“你不是一直都很宝贝这花的吗?”

“就当是···新年礼物喽,它真的能救你的命”


岳昊看着蹲在梨树下扇着火熬药的白衣人,他感觉白衣人再凑近一些火就要烧到他的斗笠了,秦欢讲完事情经过,扯了扯岳昊的袖子,他总感觉白衣人病了,连自己最宝贝的花都摘下来熬成了水,岳昊对着秦欢摇了摇头,将人扶进屋里

两人刚坐下不过片刻,白衣人就端着药碗兴冲冲的走了进来,碗中的药汁红的诡异,让人看着就不想饮下,白衣人将药碗给了秦欢让他饮下,却被岳昊拦住

“哎岳昊我跟你说,它就是颜色稍微鲜艳了一点而已,绝对是个能救人的宝贝,我是阿欢的哥哥,怎么可能害他呢”

“可···”

“昊哥”

秦欢冲岳昊摇了摇头止住他的话头,他低头看着碗中鲜红的药汁皱了皱眉,犹豫半晌还是仰头一饮而尽,之后便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姨妈加感冒感觉自己要飞升了(喂)希望这个状态下不要写出什么BUG才好_(:з」∠)_

评论(1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