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名侦探狄仁杰】勾魂(下)

狄仁杰x无常白  he

鱼君生贺

ooc都是我的锅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起名废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一只翻车鱼 鱼鱼说希望在暑假结束前看到生贺完结(你特么)

也是七夕贺文呦 呃···就是晚了那么一丢丢··· 

七夕快乐呦



狄仁杰确认过通灵侦探确实能送生魂到阴界之后放心了许多,开始着手调查白元芳的下落,白元芳这个人并不难找,只要稍一打听就会知道白元芳是白将军唯一的子嗣,前不久刚刚失踪,在那之后没想到将军一家尽数遇害,狄仁杰几番查证,已是有了眉目,狄仁杰也知道这淌回水深的很,可他必须要蹚进去


狄仁杰反阳没几天就是除夕,他自己一个人住在长安也没什么意思,自是想去陪陪白元芳,溜达着把通灵侦探给拽了回来

“哎呀你干什么?!大过年的我不营业”

“我说你难得有业务会不会做生意啊?”

狄仁杰生拉硬拽的将通灵侦探拽进门去才松手,通灵侦探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皱褶,没好气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把我送到阴界,再给我多烧些纸钱”

“你有病吧?!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要求,还给自己烧纸?”

“你就说干不干吧”

“···你难得肯花几个银子,好,干”

通灵侦探准备了一番让狄仁杰躺在床上,手中的铃铛刚要摇起来,狄仁杰诈尸了一般坐起来拉住了他的手,好像还有话没说完

“你能不能把我送到特定的鬼差身边?”

“······”


狄仁杰再睁开眼睛已是身在一个陵园之中,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周身那种轻飘飘的不再属于这个空间的感觉告诉他他又变成了魂魄

今天是除夕,来这里祭祖的人并不少,狄仁杰兜兜转转,不一会就找到了那个熟悉的白影

白元芳还是穿着那件宽大的白袍,正蹲在地上看着一个正在烧纸的人,他在自己身前的土地上画了一条线,双手拿衣摆使劲的朝那堆已经烧掉的纸钱扇着风,只要有纸钱被吹到线这边,白元芳就伸出手来将纸钱拾起来

“你干嘛呢?”

突如其来的熟悉声音吓了白元芳一跳,白元芳拍了拍身上的土跳了起来,显然是再见到狄仁杰很兴奋,小脸都红红的

“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变成饿鬼”

“才没有呢···”

“你干嘛呢?”

“没,没什么···”

白元芳心虚的将双手背到了身后不让狄仁杰看到手里攥着的那几张纸钱,狄仁杰看着白元芳有些幼稚的小模样不由失笑,他看看白元芳身后还在烧纸钱的人,好似明白了些什么,狄仁杰也背起手来,脸离的白元芳极近

“哎,你不会是在···”

“没有没有!我才不会偷钱呢!”

“那把手给我看看”

“···这是捡来的,只要吹过了线就不算是偷···”

白元芳慢慢把手移到身前解释着,每年阳间除夕人们祭祖的时候白元芳都会这么做,能拿到钱的鬼鄙视他,直接冲上去抢的鬼嘲笑他,可白元芳不在乎,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这不算是偷,每次都是能拿几张是几张,而且五十年才这么一次呢

狄仁杰伸手握住白元芳攥着那几张纸钱的手,将人手里的纸钱抽出来扔回了那个人的火盆里,白元芳想抓回来已是来不及了

“我说你也太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了!就这几张我扇了老半天呢!”

“行了,你想吃什么玩什么?”

狄仁杰掏出钱袋来安抚着白元芳,他在阳间虽然没什么钱,但是纸钱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忘川河里的鱼不错,我跟你说,冥界这个时候可热闹了,五十年一次呢”

白元芳带着狄仁杰返回阴界,一面走一面兴奋的说着,狄仁杰看着白元芳一路叽叽喳喳手舞足蹈的,心情也好的不得了,小无常果然又好哄又可爱


酒足饭饱之后,白元芳拉着狄仁杰往三途川跑去,显然是狄仁杰走后的这段日子里早就想好了要和狄仁杰去哪

三途川边皆是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忘川河边的那些跟这里的比起来简直只能算是一小簇,狄仁杰第一次见这种奇景一时也是有些呆住了

“怎么样,壮观吧好看吧?”

白元芳看着狄仁杰难得呆愣的表情得意的笑起来,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着天边若隐若现的光亮,阴界的天空皆是灰暗阴沉,唯独着三途川望不到尽头的那边,天空隐隐有些亮光,三途川边上有几个码头和不少小舟,撑船人皆是身着黑色的斗笠蓑衣,不见其面容

“这三途川是连接阴阳两界的河流,来到这阴间皆是要花钱渡河的,只是上次我记错了才一下将你带到了这边···不过可千万不能掉到这三途川里,这河里皆是没钱渡河的魂魄和犯了错的鬼差,在这三途川里久了会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的”

白元芳好似想到了那些魂魄的惨状,不由缩了缩肩膀,狄仁杰捧着白元芳的脸让人看着他

“你的肉身,我已是有眉目了”

“真的啊?!谢谢你!”

“你总要给点谢礼表示表示吧?”

“你要什么?”

狄仁杰笑着将嘴凑到白元芳耳边,两人模样看起来颇为亲密

“你亲我一下呗”

“你说什么呢?!不行不行”

“你看你都带着我来着小情侣来的地方了,不亲一下说不过去吧”

每到这个时候三途川边确实有很多情人和怨侣来这边,白元芳看了看四周,现在在这三途川边上成双成对的也有不少,他一心只觉得这里好看一定要带着狄仁杰来看看,却没想到这一层,回过头来看着还是离他极近的狄仁杰不由红了脸,白元芳抿着唇纠结了一会,还是羞怯的慢慢将唇瓣移到了狄仁杰嘴角,刚碰到狄仁杰就一偏头加深了这个吻,白元芳连脖子都红了,紧闭的嘴巴刚张开一些想叫狄仁杰停下就被狄仁杰得了空子

直到白元芳放松下来软了身子狄仁杰才放开他,白元芳靠在狄仁杰怀里,将那一张艳红的脸枕在狄仁杰肩膀上,双手抓着狄仁杰的双肩

“我是不是死的很难看?或者那地方很危险?”

“你别瞎想了,没有”

“那你要小心一点···我等着你”

“嗯,你只要乖乖等我回来接你就好了”


“哎小无常你看的见吗?哈哈”

“去去去,我当然看的见了!”

白元芳赶走了望乡台上拿他打趣的鬼差,转回身去双手托腮看着望乡台的景色,狄仁杰临走时自是把剩下的纸钱都给了白元芳,白元芳只要得了空子不是站在望乡台上看狄仁杰在人间干什么,就是坐在三途川边上发呆,白元芳不仅有了钱还有了记挂的人,这在阴界比见了活人还要稀奇

刚才还趴在栏杆上笑嘻嘻的白元芳突然紧张起来,他直起身子来直直的盯着狄仁杰的一举一动,白元芳看见狄仁杰和一个戴面罩的人悄悄潜进了一个像是牢房的建筑物,那里面还都是些面色不善的人,白元芳紧紧握着拳头恨不得冲进去将狄仁杰拽出来,突然一只手拍在他肩上,白元芳哆嗦了一下猛的转过身去,白元芳身后的鬼差疑惑的看着一惊一乍的白元芳

“你怎么了?”

“没,没事”

“给,这是你的任务”

“哦···”

白元芳瞠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纸张上面的名字,手和唇瓣都不受控制的哆嗦着,像活人见了鬼似的

“你···没事吧?”

“······”

“喂!”

“啊?我没事啊···我走了”

鬼差看着匆匆念动咒语消失不见的白元芳,疑惑的挠了挠头也没有多想,白元芳再睁开眼时自己已经来到了三途川边,他方才慌乱的只想逃离,心念一动,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这里

此时三途川边上也没有别的魂魄,只有白元芳这一个孤孤单单的白影站在这花海中,风拂过,吹得白元芳宽大的衣袖随着花海一起摇曳着,广阔的三途川在白元芳眼里变得模糊不清,白元芳觉得一定是风太大吹的他眼睛都疼了

“狄仁杰狄仁杰···狄仁杰···”

白元芳低下头喃喃着,泪水落到艳红的花朵上再融进土地里,白元芳手里攥的那张纸上,赫然是狄仁杰的名字


狄仁杰背贴着墙看着躲到一边的冷面觉得武皇派过来的人真是不靠谱,面前的壮汉举起的剑上已经汇聚起剑气眼看就要朝他劈过来,狄仁杰看着身旁的紧闭的门,白元芳的尸身说不定就在那里面,只要他再多撑一刻说不定援军就到了,剑朝狄仁杰劈过来的那一刻狄仁杰知道他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步,狄仁杰闭紧双眼却未等到那阵穿胸的锐痛,他睁开眼睛看着胸前一个血洞的冷面,不可置信检查着自己的身体

“哎冷面你真是太英勇了”

“···我明明在这么边上···不带···这么玩的···”


“狄仁杰···”

白元芳站在狄仁杰面前,看着鱼贯而入的援军终于安下心了,他知道狄仁杰看不见他,却还是忍不住轻轻唤了一声,白元芳拿着招魂幡,手抚上狄仁杰的侧脸,白元芳对着狄仁杰露出个笑来,那笑容一如既往的傻气却又带着些苦涩,白元芳看着倒在地上没了气息的冷面,知道他不能还阳也没有下一世了,他身子微微前倾,在狄仁杰嘴角印下一吻,锁了冷面的魂回了阴界,狄仁杰心中一颤,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嘴角,心中泛起丝不好的预感

这牢中放的确实是白元芳的尸身,幸而现在天气寒冷,白元芳的尸身还未损坏,只是他的尸身被锁在寒冷的牢中,身上也有不少伤痕,看的狄仁杰怪心疼的,只想等白元芳活过来好好喂喂这个嘴馋的小无常


狄仁杰平了谋反案后匆匆去了阴界,他有一肚子话想对白元芳说,可这次却未能见到白元芳

白元芳锁错了魂还私自更改了生死簿,受了很重的惩罚,行刑那天忘川这边都能听他的惨叫声,最后很被锁在了三途川底,这些都是奈何桥边上那个小茶铺里的客人说的,茶客还没说完,狄仁杰已经不忍听下去,问清了阎罗殿怎么走就跑了,可这阎罗殿还没闯进去,自己就被按趴在了地上


“你就是狄仁杰?”

“是”

阎王看着这个黑衣黑帽的新魂,伸手挥退了将狄仁杰按的死死的鬼差,狄仁杰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这个阎王一点都不老,相反年轻的很,五官生的十分周正,眉眼看起来很是温润,和狄仁杰印象中的阎王简直大相径庭

“擅闯阎王殿,你可知罪?”

“我要换白元芳出来”

“···你有没有好好听我刚才问的话”

“我要换白元芳出来”

“···拿什么换?”

“我的命”

“呵,你的命?你本就是个应死之人,你可知那白元芳擅改生死簿,枉顾他人性命,他本是应该将你的魂魄锁回来,却锁了一个叫什么冷面的来顶替你,你说他不该受此惩罚吗?!”

“···原来那天我没死是因为这样”

“你以为呢”

“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能救他”

“那我要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轮回呢?”

“···我愿意,只是我还有一事未明,为何白元芳明明没有喝下孟婆汤却前尘尽忘?你们为什么不要他去投胎?”

“···白元芳在那牢中时本是阳寿已尽,可偏偏那个派去锁他魂的鬼差喝醉了酒,等到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导致白元芳有一魂一魄永困肉身之中”

“所以你们才答应他只要他找到自己的尸身就可以反阳?”

“对啊,那个鬼差也被重罚了,给白元芳的房子就是原来锁魂的那个无常的”

“虽然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但是···说来说去还不是你们有错在先?”

“······来来来”

阎王撑着桌子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确定了没有其他鬼差之后,朝着狄仁杰一个劲的招手示意他上前来,狄仁杰看着阎王的动作忍不住翻个白眼认命的走上前去,觉得这人间和阴界的帝王是不是都喜欢这个动作

“我留下你也没有恶意,只是我们阴界好久都没有招到一个像样的判官了”

“···你不会也是创业未半而花光预算吧”

“怎么可能,我阴界正逢新旧交替,但是很多魂魄都不愿留在这里投胎去了,所以很多职位都空缺着,你看本王不也是才上任不久”

“那我要和白元芳过完这一世”

“哎你···”

“我都答应你无限期的给做你下属了这点员工福利还没有?”

“啧,好吧好吧,本王答应你,唉···招不到判官,所有的事情都要本王亲力亲为,这鬼差也是筛选不当,等你死了之后啊,我这里的情况就好多了”

“······”

“哎你别走啊,等等本王,本王和你去救白元芳啊”

狄仁杰背着手加快了脚步,觉得这个阎王很不靠谱


狄仁杰焦急的看着两个鬼差将两条粗壮的铁链探进三途川,白元芳跟他说过这河水的厉害,这让狄仁杰更加担心

一个锈迹斑斑满是血迹的窄小铁笼被拉到了岸上,里面蜷缩着的那白白的一团正是白元芳,狄仁杰脱下外裳盖在白元芳赤裸的身子上,将人轻轻抱进怀里,生怕弄疼了白元芳身上的伤口,狄仁杰轻轻唤了两声白元芳,白元芳蜷缩在他怀里也没有反应,只是睁着无神的双眼低声念叨着什么

“白元芳···喜欢狄仁杰···白元芳···”

白元芳在狄仁杰怀里反反复复断断续续的就这一句话,紧绷的身子也没有放松下来,三途川中皆是无意识的厉鬼残魂,白元芳不想失去自己的记忆,被关进笼子沉入河底后除了蜷缩紧了身子避开伸进笼子里的鬼手,就是反复的回忆着他和狄仁杰的过往,三途川的水侵蚀着他的神识,久而久之,就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

“你可想好了?留在这里,就等于赔上了自己的永生永世”

“想好了,你快救他!”

狄仁杰见阎王站在那里没有动作本想再催上几句,阎王抬起手来挥了挥宽大的袖子,一阵劲风刮过,阴界哪里还有白元芳和狄仁杰的影子


狄仁杰猛地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窗外透进来的阳光让他眯起眼睛适应了一段时间,狄仁杰环顾四周发现他已是回到了家中,旁边鼓鼓的被子动了一两下,狄仁杰赶忙将被子扒拉开,直到白元芳露出半张小脸来,才安心的笑起来

白元芳砸吧了两下嘴也慢慢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见喜笑颜开的狄仁杰不由有些懵,他将手放到自己胸前,感受着那颗越跳越快的心脏,那里占满的喜悦慢慢传给了大脑,白元芳脸上绽出个大大的笑容来,起身一下子扑倒了狄仁杰身上,眼中满是惊喜

“狄仁杰狄仁杰,我活了我活了!”

狄仁杰看着一丝不挂的白元芳面上先是一惊,随后笑着欣赏起白元芳的身子来,白元芳身上的那些伤口不知为何已是不见了,只是长时间的不见阳光让他的身子白的过分,直到狄仁杰笑意盈盈的用手抚上白元芳的腰侧,白元芳才从喜悦中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赤裸的身子,白元芳的脸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挪着屁股往狄仁杰怀里钻了钻,颇有掩耳盗铃的意思

“谁叫你那么做的?真是一点都不让我省心”

狄仁杰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白元芳圆润的小屁股,责怪着白元芳在阴界的所作所为,白元芳不乐意的扭了扭屁股,连耳朵都红了,伏在狄仁杰肩膀上闷声解释着

“我们这不是都好好的嘛···”

“嗯,这么快就忘了疼?再说了,我要是死了正好下去陪你,你还不愿意了?”

“那不一样!···你不能为我而死了,而且···万一你想要投胎呢···”

白元芳说话的声音渐小,别扭的把头偏向一边,狄仁杰看着白元芳无奈的笑了笑,合着后面一句才是重点,他凑上前去亲了亲白元芳的嘴角,手不自觉的抚摸着白元芳的臀瓣

“无常勾魂呦···”

狄仁杰叹息般的缓慢语调给这句话赋予了一层别样的含义,白元芳还羞着就被狄仁杰推回了床上,他看着离近了的狄仁杰,闭上眼睛双手环住狄仁杰的脖子任人亲吻着

“小白,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


(完)


——————附送一个小彩蛋——————



新来的无常左看看右看看,犹豫了半晌还是朝着不远处的穿着一身白衣的鬼走去,这个鬼手中抱着一盆看上去很残念的金鱼模样的花,让他有些不想过去,可这里四下又没有别的鬼,他又迷了路,也只能问他试试了

“请,请问,新上任的无常要在哪里报道?”

“你迷路了,我带你去吧”

“哦,谢谢···”

这个白衣服的人还是挺好的,新来的无常在心里嘀咕了一句,白元芳抱在怀里金鱼草随着走动一晃晃的,忍不住让他多看了几眼,白元芳见人总往他这边瞄,误以为他同自己一般很喜欢这花,开心的把金鱼草举到了他身前

“你也很喜欢它?”

“哎?!!没有没有”

无常看着金鱼草那张放大了数倍的残念脸,往后退了退连连摆手,见到谢必安和一个黑衣黑帽的男子迎面走过来,无常才松了一口气,赶紧走到谢必安面前行了个礼,而狄仁杰则直接朝着白元芳走去

“狄仁杰你看,这叫金鱼草,是我从那边拿过来的纪念品,我们把它种在院子里好不好?”

“···嗯,种上吧”

狄仁杰看着金鱼草这张残念的脸皱了皱眉头,但看着满面笑意的白元芳也就由着他了

“那边好玩吗?”

“好玩啊,那边同我们这边其实差不多,不过啊···”


“大人,他们是谁?”

“那个黑衣服的是判官,叫狄仁杰,那个白衣服的叫白元芳,刚刚作为特使到隔壁冥界玩了一圈”

“那白元芳大人是什么职位?”

“嗯···判官夫人···”

谢必安看了眼还兴高采烈的对狄仁杰说个不停的白元芳,拍了拍旁边还在懵逼的无常的肩头

“行了,咱们就别在这里吃狗粮了,走吧走吧”


白元芳和狄仁杰回到自家院中,狄仁杰坐到石凳上一把将白元芳拉进怀里,拿起石桌上的茶杯给了白元芳,白元芳刚将茶水咽下狄仁杰就吻上了他的双唇,直到白元芳艳红着脸开始推他才放开了人的唇舌,狄仁杰咂了咂嘴品尝着口中甜意,来到阴界之后他常常让白元芳喝这种根据心情而转变口味的茶,然后再去亲白元芳,若是苦的,就是不开心了,若是酸的,就是吃醋了,好用的很

“不是我说你,都几百年了还这么不知羞”

“不知羞?也不知道是谁在我死了之后就立刻抽抽搭搭的跟了过来”

“···哼”

“嗨呀你看你还傲娇了,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

“七夕”

“哎狄仁杰那我们到阳间去过吧,我好久都没吃过巧果了”

狄仁杰顺了一把白元芳的长头发道了句好,狄仁杰身为判官自是懂得法术,如今白元芳同他去到阳间都可化出实体,自是能享受阳间的美食和大好时光

狄仁杰看着高高兴兴的往外走的白元芳,知道他是又想坐那三途川边上的小舟了,他无奈的摇着头背着手跟上了白元芳,面上满是宠溺

谁说他们只有一世的?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