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爱列】借酒风流

中秋贺文 车 一发完结 HE

我和 @一只翻车鱼 (不要再翻了!)的联文 其实都是鱼鱼写的啦 我只写了开头和结尾 抱紧鱼鱼的尾巴蹭一波贺文x

中秋快乐




 

    阿列如两个月前一样走近这家酒吧挑了一个不太起眼的位置坐在吧台前,酒吧里各种信息素的味道让他有些虚软,他知道紫苏给的药效快过了,阿列的喘息微微有些粗重,他下意识的用手盖住嘴,好像怕自己会吐出来

   “要喝点什么?”

   “Manhattan,麻烦把紫苏找来,就说是阿列找他”

   “好”

   酒保将调好的酒放到阿列面前,转身去找紫苏。紫苏是这里的调酒师,这里的老板关系匪浅,身份一直都是个谜,很少有人敢去招惹他,他很招来这里消费的坤泽喜欢,每天点名要见紫苏的人有不少,其他酒保都已经习以为常,就是不怎么请的动就是了

 

   阿列手中的酒杯被赶来的紫苏一把夺走重重的放到了一遍,里面的液体晃荡着溅出了不少,紫苏皱着眉看着阿列,面上是稍有的不悦,相比两个月之前,阿列憔悴了不少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不应该来这种地方,而且更不能喝酒”

   “你给的药吃完了,打电话你又不接,我只能来着找你了”

   “你稍等一会我自然会给你打回去的”

   “呵,没有那种药,我一秒钟也待不下去···”

   阿列双手抵在额头上声音有些哽咽,看起来情绪很不稳定,紫苏安慰性的将手放在阿列肩头,阿列怀孕了,就在两个月前,他隐藏起信息素伪装成中庸来这个酒吧找紫苏,紫苏没找到他自己却玩的太嗨,阿列那天喝的有些多,他和一个乾元很聊得来,或许是酒吧里浓烈的信息素对阿列产生了影响,他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那个乾元对于情事的邀约

   如果那个乾元没有标记阿列,那这段过往对阿列来说顶多算是个美妙的夜晚,可能是本能也可能是那个乾元喝的比他还醉,阿列被他标记了,阿列醒过来确认了这件事情之后甚至连床上还睡着的人的脸都不敢看一眼就慌乱的逃离了那里

   起初阿列还能安慰自己被标记了也不算是太糟,反正他还没浪够,可身体越来越反常的变化让阿列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他怀孕了,但是除了那个乾元的脸和一个模糊的名字剩下的他一概不知

 

   阿列瞒过了所有人,唯独将这件事情告诉了他多年的好友紫苏,在孕期的坤泽十分敏感,不仅很排斥其他乾元的信息素,还时常需要标记他的乾元的抚慰,紫苏问过阿列很多次孩子的父亲是谁,可阿列除了摇头还是摇头,紫苏无法,只能将一种有抑制作用的药物给了阿列,让他可以正常生活,至少在肚子大起来之前不会被人发觉

   “我不想打掉他···他都在我身体里了···但是···我该怎么办···”

   “你跟我来”

   紫苏拽着阿列的胳膊带着他往自己的休息室走去,这里信息素的味道他太浓了,阿列的情况又很不稳定,待在这里迟早出事

   阿列用袖子擦去眼里的泪水,晃晃悠悠的任由紫苏拉着他往里走,迎面而来的身影却让他怔楞在了原地,那个人正是紫苏的好友这件酒吧的老板,也是那晚和阿列发生关系的人,刘小爱

 

   “你这是?”

   “他是我朋友,阿列,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紫苏回头看着阿列的表情心里一惊,渐渐止住了说到一半的话语,他觉得孩子的父亲一定是找到了

   刘小爱丝毫不介意紫苏的反常,自我介绍了一下顺带给了阿列一个十分好看的笑容。而阿列只是呆呆的楞在那里,一颗心凉了个彻底,刘小爱不记得他了,而阿列还傻呵呵的想把孩子生下来

   “你们来这干嘛?”

   “哦,他···”

   “我来这里当然是来找乐子了”

   紫苏看着恢复了往常模样,面上挂着随性笑容的阿列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疯。而刘小爱显然很中意阿列的说辞,他离得阿列又近了一些,似是在确认阿列是不是坤泽

   “中庸?”

   “是啊”

   “有兴趣和我单独喝一杯吗?”

   “好啊”

   “阿列你发什么神经?!”

   “你别管我!”

   刘小爱对紫苏耸了耸肩,揽着阿列往他房间里走,被紫苏一把拦下。紫苏和阿列相交多年,以他对阿列的了解,已经确定了心中的答案

   “你最好小心的对待他,好好想想,别做了后悔莫及的事情”

   紫苏扔下这句话恢复了往常的神色,转身往吧台走去。刘小爱疑惑的挑了挑眉却也不想去细细琢磨这些事情,他很喜欢阿列,看到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觉得阿列熟悉又迷人,迫切的想和他做一些愉悦的事情



不要再翻了



阿列哭了一会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小爱看看时间,本想出去给阿列买些吃的,却不自觉的越走越远

小爱盲目的走在街上,看着街边的店铺满脑子都是这个阿列爱吃吗?孕夫能吃吗?将来的宝宝穿这件衣服会不会很可爱呢?一直到中午小爱才停下脚步,头脑渐渐清晰明了起来,好像已经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小爱停在一个饰品摊前蹲下身来看着摆放着的戒指,每一个都各不相同样式却都很简单,小爱很少会买这种廉价又儿戏的东西,可他现在却觉得这个刚刚好,摊前的小姑娘对着小爱笑了一下

“买给谁?”

“我···未来的妻子”

“拿这个求婚?”

“不,不是,我甚至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在一起,我只是···想要给他一个保证,但是现在好像买什么都晚了”

小姑娘歪了歪头似是在思考小爱话中的意思,过了一会她笑开了,挑了一枚戒指递给了小爱,许是怕大小不合适还附赠了根链子

“送给你”

“送给我?”

“嗯,祝你成功”

“谢谢”

 

小爱提着午饭回去时阿列正趴在床边吐的厉害,阿列从昨天开始就没吃什么东西,吐了些酸水之后就开始不停的干呕,小爱急忙走过去拍着阿列的背顺便拿过一旁的毛巾,等到阿列好一点之后将人扶起来,将水杯凑到人唇边

阿列看了小爱一眼,眼中还是委屈巴巴的,慢慢喝了小半杯水,阿列不得不承认,小爱的信息素能让他感觉舒服一些

 

阿列喝过水之后背对着小爱侧躺着,小爱倚着枕头从后面抱住阿列低头去看阿列的脸,将阿列还是凉凉的手包在手心里

“要不要吃点东西?”

“······”

“我们在一起吧”

“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养!”

“那我养你吧。”

“⋯⋯刘小爱你这是犯规。”

“可能从两个月前开始,你就变成了我的规则”

“···都是因为孩子你才这么想的···这种感情,我才不要···”

阿列越说越激动,声音又开始哽咽,好像想到了自己往后的悲惨人生似得,小爱不由无奈失笑,他走到阿列面前蹲下和人平视,将阿列一个劲抹眼泪的小肉手握进手里

“你愿意和我交往一段时间吗?”

“交往?”

“嗯,做我的男朋友,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也可以终止这段关系,反正我们阿列这么能,一个人也能过好”

阿列轻轻哼了一声表示认同小爱的后半句话,小爱坐在床边将人扶起来抱进怀里,手覆上阿列微鼓的小肚子

“是因为你才会让我这么轻易的接受了这份喜悦,阿列,不是因为其他的”

阿列脸有些红,吸了吸鼻子渐渐止了泪,小爱的怀抱很温暖,让他不自觉又往人怀里蹭了蹭,十分贪恋这份温柔

“你要是对我不好我就甩了你,让你也尝尝始乱终弃的滋味,混蛋···”

“好,我要是不好你就甩了我”

小爱看着阿列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掏出买的饰品递到阿列面前,阿列看着小爱手指上挂着的项链,眼瞳如猫一般随着微端的戒指晃动着,眼中满是好奇的看着小爱

“送给你”

“给我?给我这个干吗?幼稚···”

阿列嘴上满是嫌弃的说着伸手接过戒指,嘴角却不可抑制的向上弯起,小爱笑着亲了亲阿列露出来的酒窝,小爱知道有一天他一定会单膝跪地给阿列戴上真正的婚戒,从阿列看着戒指亮晶晶的眼睛里看的出,他和他一样,同样满怀期待的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完)


————————————————

 

彩蛋1:

   “请高二E班的班主任阿列老师来一趟广播室,你的男朋友刘小爱先生给你带来了煲鱼汤。”

   阿列和吴为的话题瞬间转移到了买凶杀人的可能性。

 

彩蛋二:

   阿列闲来无事和刘小爱讨论以后孩子的名字。

   “要不就从我们名字中各取一个字吧?”

   阿列性子懒,这时候不愿意想太多,塞的满嘴都是小浣熊饼干。

   “行,都依你。”

   刘小爱微笑着没收了阿列的小饼干,然后把他抱进怀里,“取我的刘⋯⋯”

   “取我的必!”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噤声。

   刘必。

   阿列翻过身来去敲刘小爱的脑袋。刘小爱朝他吐吐舌头,抚摸着他已经圆滚滚的肚子,“那以后再说啦。”

   如雨般的亲吻消散了阿列突然的怒气。然后又被投喂了几块小饼干他才肯罢休。

   

   

   

 标题由 @Mr.白先生 提供 感谢小汐 拯救起名废

再次表白我鱼 么么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