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未见·前传】一处风雪两白头(三)

关于未见青山老中颜色组的故事

ABO世界观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例行召唤@Mr.白先生  @天琴九歌 



转眼之间,黄清晏已在这酒肆之中待了一个月,这酒肆一向是冷冷清清,一天之中能有四五个人已算是多,来这里喝酒的大多都是些江湖客,而这些江湖客来到这里的目的也大抵相同,那就是去往白驼山庄了却些旧恨。

 

这里的客人饮下一碗酒便是一个故事,黄清晏倚着柜台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客人,耳边是欧阳白敲算盘的声音,他觉得除了出岛游历,在这里也算是能看尽人间百态的另一种方式。

 

黄清晏在这一个月之中了解了欧阳白不少事情,比如欧阳白是白驼山庄的少庄主,比如欧阳白不仅武功厉害,酿酒也很厉害。

 

“不知桑落酒,今岁谁与倾。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

“让你品个酒还念起诗来了。”

“我这是夸你呢,这些酒我都见过也尝过了,给我介绍个我没见过的。”

“哼,我酿的酒可是可以和我母亲媲美的,好不好我当然有数啦。”

 

欧阳白得意的扬了扬头,虽是说着不在意的话语,可脸上却全是被夸奖的得意和开心,他直接略过了桌上的几碗酒,将葡萄酒给了黄清晏。

 

“这个是葡萄酒,那个是苹果酒,我觉得那边的蜜酒也很好喝。”

“那边从来不见你打开过的那一小坛酒是什么?”

“那坛?那坛你不能喝,我也不能。”

 

欧阳白将那一小坛酒放到桌上拍去了上面积下的灰,黄清晏咳嗽着挥着袖子驱赶空气中漂浮的灰尘。

 

“咳咳···这是为何?”

“这酒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能让人忘记任何想忘记的事情。”

“···真的有这么灵?有人喝过吗?”

“有,但这世上还没有人知道醉生梦死的味道。”

“为何?”

“因为他们都忘记自己曾饮过此酒了···”

 

欧阳白趴在桌子上,指尖摸着光滑的酒坛,黄清晏伸直了脖子看着坛子里的酒,越发的好奇起来。

 

“这酒是你发明的?”

“不,这酒是我母亲酿的,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母亲闭关过很长一段时间,我问她要去哪里,她说她要炼制一种情蛊,那样父亲才会和我们团聚。”

“后来呢?”

“后来母亲回来的时候没有情蛊,却酿出一坛酒生梦死,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了,如果什么都能忘掉,那该有多快乐啊。”

“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只见过他一面,是在我五岁那年的冬天,自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白驼山庄。”

“······你想听我吹箫吗?”

“好啊。”

 

欧阳白还未听过黄清晏吹奏这支从不离身的竹萧,现下见黄清晏突然有了兴致,半是好奇半是期待的随着黄清晏坐到了门槛上。

黄清晏本是想转换一下话题消去这不知从何而来的忧愁气氛,拿起萧来偏头见欧阳白一手支着下巴满脸认真的样子又动了歪心思。

黄清晏暗自运起内能吹奏起来,欧阳白从未见过海洋,在他的想象中大海应该是喜怒无常的,掀起的海浪如大漠中呼啸的狂风,而平静无波时的微风又能带着湿润的气息轻拂人的面颊,就像黄清晏所吹的曲子一般。

 

“好听吗?”

“嗯嗯,好听。”

“你就没有什么别的感觉?比如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没有啊,怎么了?”

“没事…”

 

怎么不管用呢?黄清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按照桃花岛上所藏典籍的描述,碧海潮生曲应是能扰人心神才对。

 

“我也吹一曲给你听。”

 

欧阳白取下腰间的短笛,清亮的笛音飘散在被苍凉孤月映照的沙海上,倒是十分相称。

欧阳白不过吹奏了半曲,后院突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二人对视一眼,向后院跑去。

 

“那个···其实我这个人一点都不喜欢喝酒,平时都喝酸梅汁啊什么的,只是我路过此地闻见这个酒香味啊···呃···所以,就不小心喝多了那么···一丢丢。”

“所以这就是你偷酒的理由?昨晚要不是我将拽出来,你就淹死在他家的酒缸里了。”

“说这些都晚了,加上我以前丢的酒,还有昨晚那一酒缸···你一共要在我这里干六个月的活才能还清,当然你也可以现在就一次还清。”

 

我要是有钱还用的着偷吗?左丘子腹诽了一句,欧阳白手中的算盘噼里啪啦的响的他头疼,可他现在被绑着也跑不了,只能皱着一张脸偏过头去。

 

“哎等等等等,我有约在身,二位少侠就不能通融通融?”

“不行,你把他搬到后院去就可以走了,这是解药。”

“我都恢复自由身了你还使唤我?”

“你的包袱不想要了?”

“···行行行,我搬。”

“哎等一下!我有别的补偿方式!你们把我解开,我们好好说好不好啊?”

 

欧阳白思量了一下,料定左丘子没法耍什么花招,伸手解开了绳子。左丘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被绑久了的身体,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被茶,招呼二人也过来坐下,老神在在的样子像是茶肆里说书的先生。

 

“你们都知道三皇之一的神农吧?”

“知道啊。”

“那你们知道神农是怎么尝百草而不死的吗?”

“你再卖关子我就把你给绑回去。”

“哎别别别,传言,神农有一件宝贝,名叫神农玉,有起死回生之能,正巧我要去赴约的那个朋友呢,有神农玉的消息,此番我就是要和他去寻找,不如我也带上你们,酒钱一笔勾销,怎么样?”

“神农不是神话中的人物吗?”

“但是确有此神那,骗你我就不叫左丘子,你们好好考虑考虑,万一找到了,那可是神物啊。”

 

本是在垂着眼睑思量的欧阳白看向了黄清晏,纠结了片刻还是开了口

 

“···你去吗?”

“去啊,我本就是出来游历的,真也好假也罢,都要前去一探才好。”

“我也去。”

“哎,这就对了,我们收拾收拾,过两天就出发怎么样?”

 

左丘子眉开眼笑的摇着扇子,因为免了一大笔酒钱笑得胡子都要飞起来,完全将李永仁的嘱咐给抛到了脑后。

 

“小虎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用,我已经答应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小虎蹿到了桌子上叉着腰吵得黄清晏直接出了门,而欧阳白面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显然是吃了秤砣铁了心。

 

“少庄主才认识那个姓黄的几天就要跟他去中原?!”

“谁说是跟他去了,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那个更来历不明了,小虎最近在白驼山庄看了很多书,书上说坤泽很娇弱的,甚至有些花花草草都能伤害你···唔···”

“嘘!我跟他们说我是个乾元了,我哪有那么弱,你别瞎操心!”

“···如果少庄主一定要去,那小虎要跟着!”

“不行,你跟着就不叫游历了。”

“那小虎要去告诉夫人喽?”

“你这个臭小子你敢威胁我?!···好吧好吧,你跟着。”

“嘿嘿,那小虎去给少庄主收拾行李。”

 

入夜,小虎躺在床上抱着行礼流着哈喇子睡得正香,梦里都是他跟着欧阳白到了中原之后烧鸡烧鹅围着他转的场景,却不知,欧阳白黄清晏和左丘子三人已经悄悄离开了此地。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