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平生一顾(一)

除妖师岳昊x海妖欢 少量狄仁杰x兔子精白元芳 he预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傻萌的欢欢预警



小海妖自出生起就没见过荒岛上有其他生物,可他对孤单并没有什么概念,因为从没有妖或是其他什么教导过他。

海妖的本能让小海妖学会了如何飞行和在水中徜徉,小海妖白天会捕鱼来吃,晚上则对着星星和海水哼着不知名的轻柔旋律,日子始终这样重复着,就在小海妖无聊的要把挂在他脖子上的木牌子吃掉的时候,上天终于送给了他一件礼物,一些船只的碎片和物资顺着海水送到小海妖的荒岛上来,还有一个身着淡蓝色外裳的人。

小海妖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以外还是别的生物,他将岳昊拖上岸来好奇的看着他,尽管岳昊身上有一种小海妖讨厌的气息,可岳昊的出现还是像荒芜的世界中终于有了火种一样,小海妖满心欢喜,喜欢之情也由此而生。

 

岳昊醒来之后依然保持原状躺在沙滩上,这些年的各种经历让他对这次死里逃生并没有感到多少喜悦。

“狄仁杰,我遇上海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让你带上避水珠吧,哈哈哈哈哈···”

狄仁杰毫不掩饰的笑声的让岳昊翻了个白眼忍住撕掉应声符的冲动,要不是岳昊和狄仁杰相处的时间不算短知道狄仁杰心地不坏,岳昊一定对他这个兄弟敬而远之。狄仁杰是岳昊远到不知道哪去的兄弟,即便血缘关系十分微弱,但还是在岳家没落之时找到了岳昊。

 

“看来你要和我一样当一个没有钱的男子了,只不过我比较帅气可以靠脸吃饭。”

这是狄仁杰见到岳昊之后说的第一句话,正当狄仁杰准备带着岳昊回长安当一个没有钱的帅小伙时,岳昊做了一个看似理所应当但又十分困难的决定,他要找回已经遗失的神农玉,重振已经被定为罪人的岳家。

 

“···你快点租艘船来找我,位置我已经传给你了。”

岳昊在狄仁杰又要BB什么之前毁掉了应声符,转头去看露在岩石外面的鱼尾,尽管岳昊只在书中看过关于海妖的记载,但是他确信救他的就是一只海妖,不同于鲛人或是其他的水生妖物,海妖拥有宽大的尾鳍,细长的鱼尾能让他们如蛇一般盘起尾巴坐在陆地上,后腰生有双翼,可以让他们水中游的更快或是在海面上飞行。

 

岳昊回忆着自己从小受过的教育,发现无论哪本书上对海妖的描述都是极其凶残的,他们会用会用他们美好的样貌和声音来蛊惑船上的人,然后将他们吃掉。

岳昊觉得这个海妖和他在书中见的不太一样,先不说海妖主动救了他一命,这个蓬头垢面的样子哪里能魅惑人了。

 

小海妖对岳昊没有敌意,躲在岩石后面观察了岳昊一会后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岳昊虽然知道他找到了一种本来已经灭绝的物种也没有太在意,这岛上满是枯骨,想来以前是一群海妖的定居地。

岳昊围着不大的荒岛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他醒来的地方坐下对着海面发呆,希望狄仁杰这次不要因为小气而耽误了行程···琐碎的声响打断了岳昊的思绪,身边多出来的几条活蹦乱跳的鱼让岳昊又看向岩石,岩石后面的鱼尾巴果然回来了。

 

除妖师大多都修习术法,几天不吃不喝也并无大碍,岳昊显然并不想领小海妖的情,他继续盯着洒上了落日余晖的海面,仿佛只有在这么荒芜的地方才能理清这些年积攒下来的思绪。

 

除妖师大都是自由而散漫的,但是经过几百年的变化,他们渐渐有了类似门派一样的组织,除妖也不再是营生的手段,而是成了修道者的附属品。

身为佼佼者的岳家一直执掌苍穹,直到五年前被发现在用妖和人做一些不人道的实验,岳家被定为罪人驱逐出了苍穹,岳昊的父亲也因为愧疚自杀。

岳昊没有选择和狄仁杰这个又穷又事逼的哥哥回长安,而是和苍穹的现任执掌着立下约定,若是他能寻回因为岳家而丢失的神农玉,他便能在苍穹重新占据一席之地。

五年的流浪生活浇灭了岳昊少年时的一腔热血,也给了岳昊一点回报,岳昊最近终于打听到,神农玉很可能就在清源。

 

同样是落日的时段,活蹦乱跳的鲜鱼又出现在岳昊旁边,只是这次小海妖不再是躲在岩石后面露着鱼尾巴和小半个脑袋观察岳昊吃不吃,而是来到了岳昊面前把鱼又往岳昊那边推了推叫唤了一声。

小海妖每天都送鱼向岳昊示好,可两天下下来岳昊就没动过,小海妖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这个好不容易才随水而来同伴就没了,想到这里小海妖又叫唤了一声,见岳昊仍是闭眼打坐不为所动,只能怏怏而归,或许岳昊不喜欢吃鱼呢,小海妖这么想着,决定明天弄点不一样的回来。

 

岳昊再睁开眼时发现旁边不仅有鲜鱼,还有贝壳八爪鱼甚至海草和水母,岳昊脸上虽然一如既往的没有喜色,但眼底却有了些笑意,他拿起贝壳中的珍珠放进了口袋里,船毁了岳昊正愁找不到亮晶晶的东西呢。

躲在岩石后面的小海妖认为岳昊终于接受了他的好意,蹿到岳昊面前来抓起一条鱼就往岳昊怀里塞,最后还怕岳昊不知道怎么吃似得自己也抓起一条来张嘴就啃,岳昊看着小海妖的样子蹙眉摇了摇头,直接生吃他可享用不起。

 

岳昊将两条肥美的鱼刮洗干净,收拾起散落的船板生起火来,丢掉啃了一半的鱼的小海妖一直在一旁好奇的观望,当夜幕中燃起火焰时,他被吓了一跳。

小海妖对着火焰和岳昊张开后腰的翼呲起牙来,原本美丽轻柔的宽大鱼尾变成了锐利的勾状,与人类无异的牙齿和指甲也变得尖锐可怖,岳昊背在身后的手悄悄催动着术法,他的剑在海难中遗失了,如果没有防备的话,海妖能轻易的把他撕碎。

小海妖终究是没有攻击岳昊,而是飞快的躲回了岩石后面,这次连尾巴也不给岳昊看了,岳昊觉得现在还是不要过去自找麻烦的好,他将从散落的物资中找到的盐和调料拿出来,继续烤自己的鱼。

 

除了油滴落到火里的滋滋声,岳昊总能听见微弱的哼唧声,被气味吸引的小海妖果然从岩石后面探出身子来盯着他,岳昊轻叹一声撕下一块烤好的鱼肉递给小海妖,毕竟是救命恩妖还送他珍珠不是。

 

熟食的味道立刻将在试探和戒备边缘的小海妖扯远了,他吃掉了岳昊给他的整条烤鱼,躺在沙滩上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

小海妖晃着穿鱼的棍子笑的开心,摇来摆去的尾鳍变回了轻柔无害的样子,岳昊还是第一次离一个活生生的海妖那么近,他突然想起传说中记载的海妖十分温和,甚至有少数海妖接受了水手笨拙的爱意,但是人们却开始利用这一点肆意的捕捉和欺骗,导致海妖慢慢变得凶残和以人为食。

 

“你是叫秦欢吗?”

岳昊翻看着小海妖脖子上挂着的木牌子,虽然上面上的字迹已经被时间摧残的模糊不清,但还是勉强能辨认出来。

“反正今后我就叫你秦欢了。”

岳昊知道小海妖听不懂,自顾自的下了定论,小海妖依然在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终于有了名字。




我肥来啦|ω・`)

评论(2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