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平生一顾(二)

除妖师岳昊x海妖欢 少量狄仁杰x兔子精白元芳 he预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秦欢拆掉了自己心爱的窝给岳昊做了一个差不多的,岳昊被兴冲冲的秦欢拉着来看他们的“新家”的时候只能对着秦欢无奈的笑一下,那堆枯树枝让岳昊看着就感觉很硌。

秦欢每天都会抓很多东西来让岳昊给他烤,无论是鱿鱼还是海鸟,岳昊一向来者不拒,唯一一次拒绝是因为秦欢想要烤水母吃,那天秦欢坐在海边抓着水母郁闷了好一会。

 

就在岳昊真的以为他要来个荒岛余生的时候,狄仁杰乘着一艘贴满符咒的破船晃晃悠悠的来了,同行的还有和狄仁杰形影不离的白元芳,以及同样要去清源参加除妖师大赛的李西涯。

 

“你是去造船了吗?”

“要不是白元芳恐高我早就租一朵云彩过来了。”

“什么叫我恐高,明明是你心疼租船太贵犹豫了好久,要不是我的苦口婆心让你感到良心不安你还不一定来呢。”

“租这个cuan的钱还是我粗了大部分呢。”

“李西涯你放心,我和狄仁杰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清源的。”

“哎这是你承诺的跟我没关系。”

“狄仁杰我们可是一个组合啊。”

“···你们这个船···”

岳昊看着这个贴满符咒的破船,对它的安全表示怀疑。

“你不要看它这个样纸,有我和狄楞杰合力写的符咒,它还是很结实的。”

 

岳昊回身看着荒岛,止住了和秦欢道别的想法,岳昊觉得秦欢这么活着也没什么不好,没有烦恼也没有危险,不如这样就此别过。

 

哀哀的叫喊声打断了岳昊的脚步,秦欢果然扶着石头颤颤巍巍的往这边走。岳昊的出现拨动了那根名为孤独的弦,在和岳昊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贪恋伴着恐惧与日俱增,秦欢开始惧怕以前那种生活,他不明白岳昊为什么还是要走,明明他已经尽可能的对岳昊好了。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你看你也不对人家温柔一点,人家走路都咳!!”

岳昊对着嬉皮笑脸的狄仁杰的胸口就是一肘子,狄仁杰揉着胸口退到了白元芳身后。

 

岳昊脱下淡蓝色的外裳遮住了秦欢赤裸的身体,秦欢用他脏兮兮的手抓住岳昊的胸襟,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些单调的音节,极力的想告诉岳昊他可以变出双腿了,如果岳昊不喜欢他的鱼尾巴他以后都可以像两脚兽那样走路。

岳昊看着秦欢又是一声轻叹,至少···把秦欢带出这里吧,岳昊在心里胡乱的想着,横抱着人上了船。

 

不明所以的李西涯也上了船,只有狄白二人还磨磨唧唧的在后面,白元芳见人都走了才靠近了狄仁杰问他刚才对岳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狄仁杰用烟斗戳了一下白元芳的脑袋。

 

“你个兔子怎么跟只猫一样对什么都好奇。”

“我这叫求知欲,毕竟我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所以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做游戏。”

 

狄仁杰点上烟斗吸了一口,说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就上了船,留下白元芳在那里搔着脸蛋想不明白,什么游戏能让人连走路都不稳呢?

 

秦欢对岳昊以外的人都有很大的敌意,要不是秦欢真的以为岳昊讨厌他的鱼尾巴,恐怕早就变出勾状的尾鳍去攻击狄仁杰和李西涯了。

“海妖天生就会拟态,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这可是已经确定灭绝的物种,我当蓝想要多记录一些他的习性了,嗦不定还能卖给珍惜妖类保护组姿呢。”

李西涯在差点被秦欢挠破相之后灰溜溜的走到了角落,可还是不死心的想来个暗中观察。

 

秦欢在嗅了嗅白元芳之后就对白元芳失去了攻击欲望,为此白元芳还在狄仁杰面前嘚瑟了好久,一个劲的向狄仁杰示意他还是很有用的。岳昊风餐露宿了这些天自然累了,把秦欢洗干净的任务被白元芳自告奋勇的接了下来。

 

“欢欢你放心,你找我玩游戏的话我一定会让着你的,而且绝不像岳昊那样粗鲁。”

白元芳一边给秦欢清洗头发一边自顾自的做着保证,末了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但是岳昊这个人做事本来就粗,不像我这么细腻,毕竟我是要成为名侦探的男人,还有啊···”

白元芳和秦欢独处以来嘴就没停过,秦欢双手交叠在桶沿上耷拉着眼睑显得兴致怏怏,白元芳换了一桶水恢复了自己的兔耳朵准备和秦欢一起泡个澡,秦欢突然恢复了精神伸手抓住了白元芳的兔耳朵,尽管秦欢的手把耳朵上的绒毛都沾湿了,但还是被毛绒绒的触感和无害的样子所吸引。

秦欢的眼瞳中有了光亮,嘴巴也张成了o型,这让白元芳得意的叉腰咧开嘴露出一个傻气的笑来,白元芳恨不得现在就让狄仁杰来看看他毛绒绒的兔耳朵是多么有魅力。

“哎呦呦呦呦···别拽别拽,容易进水···”

 

岳昊打理好自己推开卧房的门愣了一下,已经被洗的白白净净的秦欢坐在床上,尽管头发还是湿哒哒的没有整理,但岳昊就是感觉秦欢变得不一样了。

岳昊拿起桌上的风贝,秦欢一直不待见这个能发出噪音还对着他吹热风的东西,岳昊一打开它秦欢就不住的往另一边挪,直到秦欢一头撞在岳昊胸膛上双手抓住了岳昊的胸襟才老实一些。

岳昊停下风贝将秦欢柔顺的乌发别到耳后露出人被热风吹得泛红的脸,秦欢无意识的蹭动了几下,原是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岳昊承认书本上的记载还是靠谱的,小海妖洗干净了之后还是挺好看的。

 

岳昊给秦欢盖好了被子,看着熟睡的秦欢思绪飘出很远,带着秦欢离开荒岛只是一时冲动,可岳昊并没有为此感到后悔,海妖有着不输于人类的智慧,秦欢从小独居荒岛才会变成未经开化的样子。

“我们一起生活应该没有多难吧···”

岳昊轻轻摩挲着秦欢滑嫩的脸蛋,自言自语道。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