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名侦探狄仁杰】东海有鲛人(三)

狄仁杰x鲛人白  HE···一定···可能···

有生子 有生子 有生子 重要的事情写三遍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白元芳酒量不好,喝的又多,没多久就醉的话都说不利索,脸颊眼角都染了层红

像上了妆的戏子,醉了酒的狐妖,狄仁杰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形容白元芳,他只是觉得,平时斗嘴归斗嘴,其实白元芳一直都挺好看的

“嘿嘿···狄···狄仁杰”

喝醉了的白元芳一手托腮,斜斜歪歪的坐在椅子上笑的一脸傻气

“你···不是一直都想看鲛人是怎么···怎么泣泪成珠的吗,我今天···现在就给你看”

白元芳站起来晃晃悠悠的朝门口走去

“你去搬个···梯子,等我爬到屋顶上,你就把···梯子拿掉”

白元芳恐高,上个房梁都腿软。

喝醉了之后蠢的很有创意啊,狄仁杰在心里吐槽。

吵着要上屋顶的人还没走出房门,倚着门框坐在门槛上,一颗颗珍珠就啪嗒啪嗒的砸在了地上,弹跳着滚出去老远

白元芳哭了,狄仁杰也算是见了会奇景。鲛人哭出来的也是眼泪,要过那么几秒钟才会凝成珍珠。狄仁杰知道白元芳会哭,又或者说狄仁杰这半宿都在等着白元芳哭

他用半宿时间把安慰对方的话在心里过了一百遍,但等到白元芳真哭了,他就像突然失了声一般一个字都挤不出来,白元芳哭的那么痛,缩成一团的身体不住颤抖,隔着衣袖将自己的手臂都咬出血来。狄仁杰坐在白元芳身边,有些慌了

狄仁杰将白元芳揽过来,让人侧身坐在自己腿上,泪珠子还未落下来就因着姿势融进狄仁杰的衣衫里,白元芳终于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开了口

“你这样···凝不成珍珠,都浪费掉了”

狄仁杰把对方眼角挂着的泪珠都吻进嘴里

“你说我把你的眼泪都吃进去了,它们在肚子里会不会变成珍珠?”

白元芳听此嘴角微微勾了勾,只是狄仁杰期盼的酒窝连个浅浅的印子都还没出来就垮了下来,眼泪带着绝望又漫上来

“我父母他们···都死了”

狄仁杰没说话,一手顺着白元芳的长发,一手轻拍着人的背,白元芳也就自顾自断断续续的说着。


从他如何骗了自己妹妹白洁让她以为自己在东海还有安身之处说到东海鲛人国发生反叛,效忠先王的白家自然成了新王最好的立威工具

白元芳的父母被当众处决,白元芳自己则被贬为奴隶,白元芳再傻也知道这位新王的用意,他只想看他屈辱的活,不想看他无畏的死

他怎能甘心,怎能不恨


白元芳到底是醉了,话说的颠三倒四,中间还夹了些杂七杂八的琐事,末了还从怀里掏出了一钱袋子的珍珠捧给了狄仁杰,傻兮兮的笑了笑


“这是我把它们捡回来,偷偷藏起来的”

“我在东海的时候每次想到你,眼睛就变的很奇怪,会掉珍珠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止不住”


白元芳一手环住狄仁杰的脖子,脸在人颈窝处轻轻蹭了蹭

“我啊···再也回不去东海了”

狄仁杰感觉颈窝湿湿的,也不知是鼻涕还是眼泪,刚平息了些的抽泣声此时又渐渐大了起来

“东海没了不是还有西海南海北海嘛,咱不住东海了好不好,东海也没什么好的是不是,你不是说过南海有个龙绡宫很好嘛”

白元芳迷蒙的抬起头来

“龙绡宫?···南海?···”

“嗯,你要是喜欢往后就住南海好不好?”

“呜···不好,去了南海就见不到你了”

“好好好,不去不去,你要是乐意大不了我像雷轰一样找人运些海水过来,你就跟着我好不好?”

“但是,但是我要是回不去海里,往后就只能靠哭吃饭了”

仿佛想到了往后自己悲惨的生活,白元芳靠在狄仁杰怀里,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喝醉了之后的白元芳不仅蠢的很有创意,脑回路也很清奇

“啧,这不是还有我那嘛,别哭了,我养你”

“嗯···那你不准···嫌我···”

白元芳声音渐小,狄仁杰长出了一口气

将人打横抱着,站起来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腿。随着狄仁杰起身的动作,散落在白元芳怀里的珍珠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门口屋里洋洋洒洒都是蹦的欢快的珍珠,一下一下砸在了狄仁杰心上,狄仁杰突然觉得鲛人泣泪成珠这个设定一点都不好

这些珍珠,卖给别人自己吃味儿,留给自己看着心疼



终于把感情线扯上来了,不容易


评论(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