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名侦探狄仁杰】东海有鲛人(五)

狄仁杰x鲛人白  HE···一定···

有生子 有生子 有生子 重要的事情写三遍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狄仁杰最担心的还是雷轰和今天约好来搬家具的买家,怕他们把好不容易给哄睡了的人吵醒了,拽着寻来的郎中一通跑,也亏得老郎中身体好,没给拽散了架,狄仁杰显然多虑了,白元芳与其说睡着了,不如说昏迷确切些,怕是就算有人在他耳边放鞭炮也吵不醒


狄仁杰拽着郎中回来时,雷轰刚把来搬家具的人遣散了,嚷嚷着回家写日记就走了

鲛人的脉象和人果然是差不多的

“这位公子身体底子好,受的都是皮外伤不打紧的,老夫开的几副药要按时吃,这些外用药也记得用,这几天若是发热也属正常,若是一直不退热再去寻老夫来便是,还有啊···”

狄仁杰第一次听一个不叫白元芳的人BB这么久,还听的这么认真,这个郎中一定没学过缩句


白元芳昏睡了两天才醒,期间迷迷糊糊被狄仁杰喂下些汤水也无甚记忆


狄仁杰看着桌上凉透了的汤药,再看看裹着被子缩在床角的白元芳,觉得白元芳还是睡着让人省心点

“狄仁杰我告诉你啊,你知道对习武之人来说最基本的是什么吗,是健康,我们习武之人身体都好的很从来就不需要喝这些黑黑的东西”


将重新热好的药放到桌上,狄仁杰自怀中拿出一包松子糖,白元芳嗜甜,对甜食的喜爱程度让狄仁杰一度怀疑东海里的鲛人国是不是没有糖这种东西

看见狄仁杰手里的糖,白元芳来了精神,挪着屁股伸直了手往狄仁杰那边够

“你把药给我喝了才能吃”

白元芳颤巍巍端着药碗,一双无辜的下垂眼瞅瞅狄仁杰手里的糖再看看狄仁杰的脸,期期艾艾的开了口

“狄仁杰···”

“嗯?”

“我想吃桂花糕···”

合着就是不给买不喝药呗

“好,你先把药喝了,我去给你买”

看着走出门去的狄仁杰,端着药碗的白元芳松了口气


狄仁杰回来时桌上就只剩个药碗,躺在床上的人一脸乖巧懂事的表情看着他。朝屋里随便撇了两眼,转头看了看自己养的兰花,狄仁杰深吸了口气,默默去厨房又煮了碗药放到了桌上


“白元芳,你也太不尊重我的职业了”

“狄仁杰你一定是推理错了···”


狄仁杰突然想起和白洁相处那几日,翻看了白洁带着的那本腻腻歪歪的言情小说,边看边吐槽,自己说的话比那本小说的字数还要多,直到带着寒气的针扎在了桌上,狄仁杰才乖乖闭了嘴


想起这茬,狄仁杰带了点恶意的凑近了白元芳

“白元芳,你知道你昏迷的时候我是怎么给你喂药的吗?”

“还能怎么样,你肯定相当粗暴的对待了我这张帅脸”

“不对,我可温柔了,就像这样···”

白元芳的嘴角被狄仁杰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白元芳很懵逼。其实狄仁杰是骗他的,每次喂药只要稍稍哄骗两句,神志不清的人就乖乖张嘴喝药了,哪像现在这么不上套


在狄仁杰一脸自己来还是我动嘴的表情下拿过了药碗一饮而尽,白元芳不止脸蛋红红的,连眼角都红红的,倒不是羞愤,是因为他忘记那是才熬出来的药,烫的很


白元芳张着嘴哈气,试图驱散些疼痛,过热的温度烫的唇嫣红嫣红的,像只偷吃了草莓的兔子

狄仁杰捧着还在懵逼的人的脸又吻上去,对方张着嘴到是方便了很多

白元芳心里苦,嘴里本来就还疼着,又被突然闯进来的舌头搅得不得安宁,每次纠缠都带着麻木的痛

白元芳双手抵在狄仁杰胸前,不知是想将人推开还是想凑的更近些

狄仁杰嘴里有桂花糕的味道,白元芳有些迷糊的想着

一吻结束,又有些意犹未尽的吻了吻白元芳嘴角才作罢

“这药确实挺苦的”

狄仁杰品尝味道一般的咂了咂嘴

【我擦,吻都被你吻了你跟我说你在尝这个药?!非常狠呀】

白元芳心里嚷嚷着,面上怂怂的,不止眼角红红的,连耳垂也红红的了,那副任君品尝的软萌样狄仁杰越看越欢喜

“白元芳”

“嗯?”

“鲛人在海里,受伤了是不是特别疼?”

“不会啊”

“真的?”

“骗你干嘛,我们体质还是和人有差别的”

“那就好···再睡一会吧,等吃晚饭了再叫你”


白元芳躺下了,眼睛还巴巴的看着桌边的松子糖,狄仁杰笑着摇了摇头,拿了两颗糖放到人手中

“等会要吃饭了别吃太多”

“就给了两颗还叫人别多吃,真小气”

白元芳嘀咕着,翻了个身背对着狄仁杰将一颗糖放进了嘴里

嗯,真甜

狄仁杰也知道这糖好吃,看白元芳露出来的酒窝就知道




张嘴吃糖,下章炖肉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