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名侦探狄仁杰】东海有鲛人(八)

狄仁杰x鲛人白  HE···一定

有生子 有生子 有生子 重要的事情写三遍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中间有点肉汤估计是发不上来,直接走的链接


除了狄白侦探事务所里多了个人以外,日子好像又恢复了往常模样,狄仁杰还是会时不时的问白元芳些蠢问题


“白元芳,鲛人能生孩子吗?”

“你这不是废话嘛,不能生早绝种了”

“那男的呢?”

“也可以···不过要吃点什么东西”

“那你看给我这样一个帅气的男子生个孩子的话,你愿意吗?”

“······”


关于生孩子这种问题狄仁杰已问过多次了,但白元芳近来感觉身子越发沉重无力,肩上咒印有时疼的让自己立时就想了结了此生,若自己不在了,狄仁杰要是相中了别人带个孩子总是累赘,后来狄仁杰各方各面问的多了,白元芳竟也渐渐动了心


“狄仁杰,要是让你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就是···当我不存在的那种,你愿意吗”

“你放心,照顾孩子这种事你就当你不存在一样就行了,操心事都我来”

“嗯···”

“主要还是担心你带的话孩子会变蠢”

“···不说下面那句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生猴子的···”


白元芳觉得这种旁敲侧击的问不行,思前想后,还是将自己隐瞒的事情告诉了狄仁杰


“狄仁杰···”

“嗯?”

“我肩上的那个伤其实是个咒印”

“···所以才好不了?”

“不···那是鲛人为了防止奴隶逃跑而做下的印记,我跑出来的时间越久咒印的力量就越强,我所剩的时间就越少”

“······可有解法?”

“除了施咒的那个鲛人···无解···所以···”

“所以咱们就更应该抓紧时间造个孩子了呀”

“哎?!”

狄仁杰轻叹着将白元芳拥进怀里,亲了亲人的眉眼

“怎么,连个念想都不想给我留?”

“才不是呢···”


白元芳讶异于狄仁杰的接受速度,只是他不知道在诸葛王朗来的那天晚上狄仁杰就已经全都知道了


“哎,诸葛王朗,你有没有一种不大的果子,颜色赤红,生在海底,吃了以后”

“吃了以后可以生孩子的那种,是吧?”

“你怎么知道”

诸葛王朗翻了个白眼,从袖子里拿出了个锦囊,里面正是白元芳要找的果子

“你家狄仁杰三天前就托我去找了”

诸葛王朗一脸我已看穿一切的表情看的白元芳有些不自在

“咳···那个···你没对狄仁杰说什么吧?”

“啧,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信任,我都答应了你不告诉狄仁杰了怎么会在他面前乱讲”


一点肉汤


如所有人料想一般,白元芳有了。有孕之前白元芳被诸葛王朗说的话唬的一愣一愣的,比如怀上之后会吐,看见什么吃的都恶心

有孕之后的白元芳都做好了受罪的准备,但他只是变的有些嗜睡,相反白元芳感觉身体不似以往那般沉重了,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但终究是好事

白元芳有时也会摸摸几个月没再流血的伤处,想想自己会不会活的稍稍久一点,然后摸摸微隆的肚子跟小包子说说话,内容大致上都是要是自己不在了的话要乖乖的听狄仁杰的话,毕竟狄仁杰没自己温柔对吧?


诸葛王朗闲来无事到是当起了白元芳的郎中,时常嘱咐他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碰,还会时不时来诊诊脉顺带看看白元芳的那个咒印,狄仁杰出去查案没空的时候还会来陪白元芳说说话,尽管每次话题都有些奇怪


“小白,我看这里的一些小说里啊,生命垂危的女主角一般都会狠心拒绝男主,然后等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两个人再一起痛哭流涕,你为什么不走这个套路呢?”

“···诸葛王朗,不是我说你,你看书的品味还不如我妹妹呢,你看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四月的天气总是最宜人的,院子里的桃花开的正好,白元芳喜欢将摇椅放在桃花树下午睡,枝繁叶茂的桃树刚好能挡住正午刺眼的阳光。

狄仁杰总是等人睡着了才上前将散落在白元芳发上的花瓣摘走,再在人额头上印下一吻,浅浅的酒窝告诉狄仁杰,微风送来的花香助白元芳又做了个好梦



狄仁杰进屋就看见白元芳双手环着肚子蜷缩着侧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将下唇都咬出血来

赶忙上前将人扶起来揽在怀里,替人擦了擦额上冷汗

“又疼了?很疼?”

“嗯···”

白元芳也不是没有任何不适,虽然肩上的咒印很久没疼了,但白元芳时不时会肚子疼,而且越来越疼

“狄仁杰···我感觉这个孩子不喜欢我们···”

本来想揉揉白元芳肚子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握成了拳收了回来

“瞎想什么呢···怎么会呢···”

白元芳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那,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

“···等到了日子再说吧,我去叫诸葛王朗来”


吃下诸葛王朗给的药后白元芳痛意稍减,倦极了般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狄仁杰见人意识渐轻,拉过锦被给人盖上,哄着人睡安稳了之后出了门,朝偏房走去


诸葛王朗在月下擦着他那把不离身的匕首,见狄仁杰来了,收了匕首执着羽扇走了过去

“好相公的角色当也当够,日子也差不多了,狄仁杰,该下手了呀”

“你确定那咒印完全解了”

“这话你都问了不下两遍了,你再这么拖下去恐怕白元芳就活不了喽···还是说,你还想和那些能活千百年的生物争些什么,再者说,你应该知道,那个孩子早就已经···”

“那就明日吧”

没有再让诸葛王朗说下去,狄仁杰接过诸葛王朗给的药包转身走了

十月的长安夜晚真冷啊,要不然狄仁杰的手怎么会一直抖呢



那个···呃···也不是很虐···吧?

好吧其实我只是来承认这确实是个假包子的qaq真包子还在后面

我保证是HE的【严肃】

我不接受刀片啊···【瑟瑟发抖】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