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眉间雪

昊欢师徒设定 一发完结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其实是准备开个昊欢坑,结果写着写着听到这首歌就大坑套了小坑写了个小短篇,就是根据眉间雪这首歌随便写了写啦,然后被自己的脑洞虐到了QAQ

设定上是欢欢是师父,刘昊是徒弟,刘昊和岳昊是两个人

等狄白的小伙伴不要着急,明天会发




十岁的刘昊第一次见秦欢时正值隆冬,大雪纷飞,那人一袭红衣打了把素白的伞


“你爹娘呢?”

“遇上了强盗···”


秦欢将刘昊抱起来朝自己的竹屋走去,刘昊在秦欢怀里看着纷飞的雪和满目的白,觉得秦欢的红衣很温暖


“你叫什么名字?”

“刘昊”

“哪个昊?”

“不知道···”

“嗯···要不然就叫这个昊吧”


秦欢将昊字写在了纸上递给小小的刘昊,刘昊接过来有点疑惑


“日···日天?”

“这个字念昊啦!”


秦欢拍了刘昊脑袋一下,觉得这孩子真笨。见刘昊捂着脑袋不说话又觉得有点小歉意,拿过一支糖葫芦来递给了他

刘昊看着手中的糖葫芦有些羞恼气愤,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又经历了这种事情,哪有心情吃什么糖葫芦

一下把糖葫芦摔在地上冲出了竹屋,刘昊身上只穿了见破败的单衣,跑出去老远才觉得冷,吸了吸鼻子又拉不下脸来回去,只好继续愤愤的往前走

又走了一段时间才发现秦欢就跟在他后面,还是打着那把素色的伞


“你这个人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的”

“我会轻功呀”

“你会武功?”

“会呀”

“我能拜你为师吗?”

“你为什么要练武?”

“等我长大一定要惩恶扬善!杀尽天下的强盗和坏人!!”

“······”


秦欢没说话转身往回走,刘昊就跟在他后面,回到竹屋之后秦欢还是不说话,刘昊有些着急


“你到底愿意收我做徒弟吗?”

“那···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拜的师傅是个坏人怎么办?”

“怎么可能,那我一定会把那个瞎说话的人揍一顿”

“嗯···拜师这种事情又不是说说就行的”


秦欢往椅子上一坐打了个二郎腿一个劲的朝刘昊使眼色,刘昊看了看桌子上的茶,会意的倒了一杯跪在了秦欢面前


“请,请你收我为徒”


秦欢接过岳昊递过来的茶将人扶起来


“俯首作揖谢师恩,我喝了你的茶可就是你师傅了啊,从此要同甘共苦,还要听师傅的话,知道了吗?”

“嗯!”

“我先去给你买些新衣服,你等着”


秦欢刚要走就感觉刘昊从后面扯住他衣角,回过头来对人露出个笑来,摸了摸有些毛躁的小脑袋


“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走掉的,都说了要同甘共苦了,乖乖在这等我”

“嗯!”


刘昊也对笑了,他觉得不是秦欢的红衣服很温暖,是秦欢这个人很温暖


换上了暖和的衣服,秦欢还从新给刘昊买了根糖葫芦,用油纸裹了放在桌上等吃完饭才能吃


“师父武功很厉害吗?”

“那要看对手了,还好吧”

“因为师父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武功高的人年纪不应该是很大吗”

“我已经三十岁了呀”

“哎?!怎么可能”


刘昊看着秦欢那张二十岁的脸,想起以前看的话本里说武功很高的人可以容颜不老确定了他的师父一定非常非常厉害


初春的时候秦欢带着刘昊到镇中采买物品,秦欢抱着刘昊上了马,将人圈在怀里,刘昊第一次骑马,开心的很


“哎呀你别乱动,万一掉下去了怎么办”

“我会一点点轻功了已经”

“你还差的远呢,徒弟,我们买颗树苗回去吧,就当做个见证”

“好啊”

“你喜欢什么树?”

“嗯···桃树吧”


刘昊觉得穿着红衣服的秦欢坐在盛开的桃花树下一定很好看


二人将买回来的桃树苗种在了竹屋旁边,种完树的秦欢想起来什么似的拿着小铲子从一旁土里挖出来一坛酒,拍去泥封,酒香味把小小的刘昊也勾了过来


“你还太小了不能喝,不过你还挺识货的,这可是上好的女儿红,我前年埋进去的”

“师父一个人在这里很久了吗?”

“嗯···十年···也算是久吧”

秦欢坐在石凳上一手支着下巴眯起眼睛似乎是在算着时间

“十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吗?”

“···一个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刘昊煞有其事的把小手放到了秦欢头上,似是承诺又似安慰般的说


“我再也不会让师父一个人了”

秦欢笑的露出了两个酒窝,又故作严肃的道

“别以为说些让我感动的话今天就不用练功了”


平日里秦欢就以伞作剑一招一式的教着刘昊,如此反复,一晃就又是十年


又是一年春天,秦欢牵了匹黑马送给了刘昊


“怎么?不想和我同乘一匹马了?”

“你长大了嘛,而且今年就要去参加侠考了···对了对了,你走之前为师有东西要送给你”


秦欢从房中找出了一柄剑给了刘昊


“你都要当大侠了,怎么能没有一把趁手的法宝呢”

“这把剑真好”


刘昊抽出剑来看,剑刃上面隐隐有寒气流动,不由赞叹道


“反正现在也不急,师父又是送坐骑又是送法宝的,何不陪我出去逛一圈”

“好啊”


刘昊秦欢骑着马并排走在街上,秦欢看着策马前行的刘昊有些失神


“岳师兄···”

“师父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二人行至酒馆,坐在二楼雅间也顶不住外面人声嘈杂


“真热闹呀···”

秦欢一手托腮看着外面来往人群

“师父···别回去了,陪我去侠考吧”

“为师年纪大了,可走不了那么远”

“师父的样子明明就没变过···”

刘昊小声嘀咕着

“把你的剑给我”


秦欢从怀里拿出个剑穗来,上面还坠了个玉佩,细细绑在了送给刘昊的剑上

“这次出去你可有什么志向?”

“当然啦,我要惩恶扬善,名扬四海,做一个人人都尊敬的大侠···而且···我还想保护自己所爱···”

“志向远大嘛”


秦欢将剑还给了刘昊,刘昊也不知道那没说完的后半句秦欢听清了没,看着剑柄上的剑穗,刘昊很开心,只是才开心了半天刘昊就不开心了


“师父,你给的这是个什么玩意,挂剑穗本来就不太方便了,还挂上个玉佩,你看今天我去打架的时候被这玩意甩的”


秦欢看着刘昊脸上的一块青紫,仿佛想出了当时的情景,转过脸去肩膀一抖一抖的


“师父···你想笑就笑吧···”

“哈哈···好了好了,不闹了,既然不方便那不戴了便是,你把它给我吧”

“还是算了,我留着吧,师父···我可走了”

“嗯嗯,去吧”

“你埋的酒可给我留着点”

“放心,都留着给你”


“哎哎,你看那个人像不像当年的岳昊?”

“嘘···都叫你别提那个名字了”

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呀,就不能小声一点吗,刘昊在心里腹诽着

刘昊侠考十分出彩,自然成了各大门派争抢的香饽饽,刘昊到不是很在意,闲下来的时间都用来打听岳昊这个人,只是几番打听下来,均是无果

陆子豪见过刘昊侠考比武之后,有些忧心

“尚香,你看那个刘昊所用的招式,像不像苍穹和元教合起来的招数?”

“我到觉得相公多心了,这个刘昊能夺的侠考状元,也算是个奇才,如今讨伐元教也被提上了日程,我武林正派正是用人之际啊”

“嗯,有道理,我等会就差人去招揽一下刘昊”


秦欢再见刘昊已是四个月之后,刘昊拿着侠考状元的戒指高高兴兴的在秦欢眼前晃了晃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真是跑出去的徒弟泼出去的水啊”

“哪的话,只是要入门派有些事情比较繁琐,耽误了两天”

“你要到哪个门派?”

“清源”

“······”

“怎么了?师父可是不愿意我去清源,那我···”

“怎么会呢,清源挺好的···你不是要我给你留酒吗,可就剩下这一坛了,你再磨叽就没了”

“不是埋了不少吗,师父你也太能喝了”


刘昊说着就要伸手去拿那坛酒,不料被秦欢抢了先,秦欢一手拿着酒一手对刘昊比了个过来的手势,刘昊会意的提气上前和人过起招来

两人你来我往,最后还是秦欢一跃坐在了枝繁叶茂的桃树枝上,背靠着粗壮的桃树往嘴里到起酒来

酒水顺着下巴滑过滚动的喉结,最后将白色的单衣濡湿了一片,刘昊站在桃树下盯着秦欢白皙的脖颈忘了追赶,直到秦欢将酒坛扔给他才回过神来


“不逗你了,喝吧”


刘昊喝了口酒提气跃上了桃枝,扣住秦欢双手吻上了人的唇,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等刘昊回过神来他已经亲完了,秦欢坐在一边捂着嘴头低垂着看不清表情,过了半响才开口道


“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么报答师父···”

“对不起···师父,那个···我先走了”


慌乱的跃下桃枝,刘昊逃也似的走了


刘昊这一走就是两年多,他不是不想回去,只是不知道回去之后怎么面对秦欢,他让自己忙碌起来,给自己找着各种各样闲不下的理由

有时刘昊也会鼓起勇气给秦欢写封信,秦欢也会回,字里行间尽是关切,对那天之事绝口不提

秦欢送给他的玉佩挂在剑柄上终究是太碍事了,刘昊将它解下来却又舍不得离身,最后还是将它挂在了腰间

这两年下来,刘昊在江湖上已小有名气,清源也再次集结武林各派对元教进行第三次讨伐

刘昊听陆子豪说元教教主喜穿红衣,虽是常年不理教中事物但实力不容小觑,只是他没想到那就是秦欢



“哼,元教妖人,今天我清源掌门陆子豪就要替父报仇,还武林正道一个交代”

秦欢还是一袭红衣,手中执着混元剑,听到陆子豪提起陆伯翰时突然狠戾起来,手中混元剑隔空一挥,一道惊雷落下劈死了一个叫嚣的清源弟子,剑指着陆子豪,一字一顿道

“那个老贼,该死!”


“不,不可能···你们一定搞错了···我师父我师父···”

震天的厮杀声淹没了刘昊的喃喃自语,刘昊站在交战的人群中没有动,眼见就要被一个元教弟子所伤,秦欢抽出身来拽开刘昊,闪身之间看见刘昊腰间的玉佩,秦欢觉得宽慰了很多


“若不是来打架的,就快些闪开”

“师父···”


刘昊也不知要怎么办,运起轻功躲开拼杀的人群往秦欢那边赶

陆子豪资质本就不如秦欢,很快就败下阵来,穆尚香那边一直被元教圣姑秦双所缠也帮不上忙

只是秦欢没想到陆子豪为了打败他不惜服用了天魔散,一时间陆子豪手中的昆仑剑光芒大盛,提气就朝秦欢这边劈了过来

秦欢一把推开好不容易杀到这边的刘昊,横剑格挡,还是被陆子豪这一下推出老远,喉头一阵腥甜

“师父!!”

“哥哥!!”


第三次讨伐元教的大战仍是两败俱伤,只是这次尤为惨烈。元教圣姑、清源派掌门、掌门夫人皆已殒命,元教教主下落不明


刘昊是被摔醒的,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昏过去的,环顾四周,自己竟到了秦欢所居竹屋附近的竹林中,蜿蜒的血迹从远处一直延伸到秦欢躺着的地方


“师父!师父···”

刘昊将秦欢抱在怀里,急急探人脉搏

“咳···别喊了,我都被你吵醒了”

“师父你坚持一下,我带你去找大夫”

秦欢觉得自己侠骨一定是断了,要不然内能怎么流失的这么快,拦下要将自己抱起来的刘昊,抹去了人眼眶边的泪

“你太沉了,我只能将你背到这里了,啧···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要把我抱起来”

“我带你回家吧···”

“···就在这待着吧,一直流血会把房间弄脏的”

刘昊露出个难看的笑容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些”


秦欢的头发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了,像刘昊遇见他那天落下的雪,只是秦欢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觉得眼前白白的,恍惚间又把刘昊认成了岳昊,


秦欢的手无力的抚上刘昊的脸,表情变的哀戚起来


“岳师兄···?你可是···原谅我了?”

刘昊把秦欢的手从脸上拿下来紧握在手中,他知道秦欢透过他看见另一个人,却还是道

“我···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啊···”

秦欢无力的靠在刘昊怀里,往人肩窝处蹭了蹭,露出个浅笑

“真的?”

“嗯···”

“当年···你为我陪上了性命,我应该···当时就陪你去了的···”

“不是!不是···我想你好好活着啊”

“是不是···下雪了···白白的···好冷啊”

“嗯···我们回家吧···回家就不冷了”

“嗯···”


刘昊搂着秦欢没动,直到怀里的人身体凉透了才将人横抱着往竹屋走去,边走边喃喃道


“笨师父···现在才三月啊,怎么会下雪呢”

“师父,我们马上就到家了···你就不冷了吧?”


春去冬来,又是一年隆冬


刘昊清了清竹屋周围的落雪,和一个穿着红色袄子的女娃娃栽了一棵小桃树

“师父师父,冬天这么冷,小树会不会死?”

“只要细心照顾,不会的”

“师父,你看,又下雪了”

“嗯···”


刘昊挖开了秦欢以前埋酒的地方,五六坛酒果然还在土里待着,这是师父什么时候埋下去的呢?


“师父,你怎么哭了?”

“···师父没哭,那是雪化了之后的样子”

“原来雪落到眼睛里会变成水流出来”

“···嗯”

“师父藏了这么多罐罐,是不是在等着谁来看?”

五六岁的女娃娃对土里的酒甚是不解


“我没有等谁,谁也不会来···”


(完)




评论(2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