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爱客】52赫兹(四)

小爱x病人白  小虐  HE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病人白是指心理疾病呦

ooc都是我的锅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我觉得这章挺致郁的,虽然没戳中的我虐点让我觉得不是很虐

要是看完之后觉得负能量爆表了请放下你们的刀片和四十米大刀【围笑中透露着害怕】




小爱一点一点的融进了白客的世界,可白客的世界比以前还要小,一个小爱就占的满满的了,小爱有时候也会看着孔连顺给的名片出神,回过神来之后将名片扔进垃圾桶里,末了又会再将名片捡回来放兜里

他知道子墨说的话有道理,只是每次看到白客见到他回家时的眼神和笑容,小爱总会在心里找着各种理由拖延着时间,反正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对不对?小爱每次都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再次沉浸在他和白客那个甜蜜病态又脆弱的小世界里

可现实终究不是童话,哪怕固步自封怯懦的选择停在原地,麻烦也会主动找上门来


白客接到小爱的短信之后换好衣服就要走,小爱说的地方他认识,还是小爱带他去的呢,出门之前还不忘给明明倒上牛奶顺便摸了几下猫毛

白客握着手机到了天台上的时候,等着他的并不是小爱,而是一张他明明不认识却依旧十分恐惧的脸,沾着迷药的手帕捂上白客口鼻阻止了要逃跑的人

白客身上只穿了一件十分宽大的衬衣捂着脸站在哄闹的人群中,两个袖子都被眼泪濡湿,他听不见那些嘴巴开开合合面带嬉笑嘲弄的人们正在说什么,只能听见一个个酒瓶子砸在地上的声音,溅起的玻璃碴有些划过了他白皙的小腿,在上面留下一道道血痕

人们哄闹推搡着要他走过那些玻璃碴,白客被打的怕了只能颤颤巍巍的走在上面,白客走的艰难,血迹自脚下绵延开来,每一步都带着钻心的疼

只是白客突然不哭了,他看着本煜的脸和周围哄笑着的人们,神情变的恍惚,白客已在布满碎玻璃的路上了走了一半,很疼、很难,就像他的人生

白客抱着头跪在了地上再顾不上玻璃扎进腿里的疼痛,他耳中有着巨大的轰鸣声和似是被信号干扰过的滋滋啦啦的人声,震的心脏都疼了起来,那些记忆和恶毒的人声从新灌进了白客的耳朵里,使他又坠入了那片充满恶意的深海之中




“我们养只海鸥好不好?”

白客坐在沙滩上看着流连在他手边的海鸥,转过头来对着站在身后看他的小爱笑着说,小爱坐到白客身边揉了揉人的一头顺毛

“海鸥不能家养的,傻”

“这样啊···我想出去工作了”

“你就算去工作了也挣不了多少吧,乖乖歇着吧,嗯?”

“······嗯”

小爱将人拥进怀里吻了吻人的额头,白客低垂着眼睑任人亲吻着,他本来想对小爱说人也是不能长时间家养的,而且当初那句玩笑话怎么就成了真呢,可如果小爱喜欢这样,白客觉得他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

小爱没事的时候都会陪着白客,他就像终于找到了知音似的对白客倾诉着这些年积压在心里的事情和秘密

小爱带着白客去那些他第一次看到时就会想象白客在身边是什么情景的美丽的地方,只是往往都会对白客的反应的有些失望,白客现在轻柔的像是天上的云,上面带着些小爱遗失掉的虚无缥缈的东西,小爱抓不住也够不着

白客在凌晨三点半的夜晚坐在阳台上数星星,他在等小爱回来,只要小爱在电话里对他说今天会回来他就会一直等着

看到熟悉的轿车停在门口,白客跑下楼去却看见一个女人扶着喝醉的小爱下了车,白客楞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谁啊?爱总家的佣人?”

“我是···”

白客张着嘴却顿住了,对啊,他是小爱的谁呢?小爱没说过喜欢他也没确认过关系,白客垂着眼睑嘴巴抿成了一条线

“啧,你怎么傻不拉几的,赶紧扶着爱总回床上”

白客扶着小爱回到床上之后就坐在人床边发呆,直到洗完澡的女人来赶他走,白客快速的走出了房间回到了阳台上继续坐着数星星,只是天上的星星染着水汽连成了一片,怎么都数不清了

小爱忍着宿醉的不适醒过来时白客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一切坐在了他床边,见小爱醒了赶紧给人递了杯水,小爱闻出自己身上带着种女性的香水味,依稀记起昨天的事来

“那个···昨天那个局我喝多了···你怎么不把她赶出去呢,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啊”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没有啊”

“······”

小爱从没对白客说过喜欢,这是连他自己也不确定的事情,白客和他想象的差了太多,他喜欢的到底是年少时记忆里那个转瞬即逝的身影呢还是现在的白客呢


小爱故意疏远了白客,却还是说不出放人走的话,本煜给白客带上的标签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这根刺终于借着白客这次好似满不在乎的态度放出了毒素,把小爱的心沾染的荒芜了一片

小爱长时间不在的时候白客会趴在桌子上看着钟表上的秒针一圈一圈的走,会在吃饭的时候想着几天前和小爱吃过的东西说过的话,有时还会故意喝下咖啡给自己的失眠找个好理由

小爱还是会来陪着白客,只是间隔变长了,每次看着小爱离开之后白客都觉得自己像小爱养的一只宠物,难堪又悲哀,更让他不安的是他并不知道怎么去取悦小爱,小爱失望落寞的眼神白客不是没看见,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小爱想要的,白客为小爱改掉了本就不多的喜好,每次见到小爱就像一个交作业的惴惴不安的孩子,只是小爱一次也没有满意过


“如果···如果你在网上买了一件和自己想象的相差很多的东西,你会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扔掉、放在那里不管它都可以啊”

“为什么不退回去呢?”

“太麻烦了”

“那···如果是个人呢?”

“···你说什么呢···哪有网上卖人的···我走了啊”

“嗯”


白客双手握着盛着热可可的杯子,低着头勾出个浅笑来,可眼睛却湿湿的,白客不是个傻子,这么长时间怎么会看不出来,小爱想要的只不过是那个十年前的自己,白客可以为小爱抹杀自己的一切,但唯独做不到这点,如何要一个满身伤痕的人抹去那些痕迹变回少年时的模样呢?


白客觉得自己最擅长的就是等待了,等着欺负他的人停下来,等着小爱哪天会再次出现,现在又品尝着孤独等着小爱放弃他


他们两个就这样,一个迷惘自大,一个自卑胆怯,背对而行相隔渐远


小爱再次去见白客的时候决定结束这一切,只是他还没开口白客到是先说话了

“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嗯,哪里?”


白客没说话,主动握上小爱的手拉着人出了门买了两张火车票,小爱看着望着车窗外的白客,觉得白客今天很不一样,只是这个认知只会让他感到无力和烦躁,总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大学前和白客离别的那个夜晚,读不出白客眼中的天气和世界

他们再次回到了那个可以称之为故乡的落魄小镇,白客带着小爱来到了他住的地方,那栋楼破旧简陋的就像长在这个城市上的丑陋的胎记

白客带着小爱来到了他的卧室,因为长时间没回来空气中都漂浮着灰尘,白客打扫了一下将小爱让进来,自己则双臂环膝靠着墙缩在窄小的床上

小爱也坐在了白客身边,他觉得这个地方站两个人都会很挤

那天白客破天荒的对小爱说了些事情,说他空白灰暗的童年,说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是房间里那个柜子,每次父亲喝醉了或者赌输了钱回来打他的时候他就躲进去

白客出生时就带着世界对他的恶意,抛弃了他的母亲,嗜赌成性的父亲,习以为常的家暴,白客从小就很孤僻,他宁愿在冬天的时候躲在一个小地方看着落下的雪花也不会和同龄人去打闹玩耍

在白客的认知里人太难懂也太难相处了,他不懂为什么明明没有招惹过任何人别人却总是带着恶意接近他,就像他不知道何时他的父亲会冲进他的房间打他一样


白客越说小爱就越心烦越纠结,他是心疼白客的,但他不知道他对白客的感情是同情还是喜欢或者只是单纯的爱上了白客的皮相,把白客留在身边的想法又如野草般在小爱心里疯长,但是留下他又有什么用呢,看着他郁郁寡欢度日如年吗,小爱在心里自嘲的反问着自己,那种怎么都和白客走不到一起的苦闷感挤压着心脏

“所以你看,我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人”

小爱掐着白客的脸狠狠吻上了人的唇,白客的这句话戳中了小爱不愿面对的痛处,压抑矛盾的情感以一个吻为导火索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小爱走了,在昨晚不太温柔的要了白客之后,白客不哭也不闹,拖着酸痛的身体洗干净了身子,继续过自己的日子

小爱年少时那个含混的誓言,终究如秋天的枯叶一样落到地上,腐烂成泥



白客的生活一直是空白又单薄的,他既不期待那些邂逅,也不奢望谁能给予他温暖,白客唯一想要的就是一个人过简简单单的小日子,可期望再渺小,就是得不到

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放到欺凌和作恶这一点上也同样适用。白客可以当一切都没发生过可流言蜚语不会,自从传出他傍上了某个黑帮老大又被甩掉回到了小镇之后,很多人开始变着法的欺负白客,邻里之间也有人明着暗着的对白客恶语相向,嘲笑奚落,仿佛他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白客的老板也因为不满白客的过去而辞掉了他,白客一下子就没了生计,仿佛连活下去也成了奢望

白客拿着一盒泡面回到家关上了卧室的门,往泡面盒里倒水的时候听见外面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知道是他父亲回来了,好像又赌输了钱正在外面摔东西

白客拿着叉子每搅动一下碗里的面条就能听见一句父亲的骂声,眼泪一滴一滴砸进了碗里,白客扔下叉子皱起了眉,仿佛十分厌恶从自己眼睛里掉出来的东西

白客拿袖子抹了把眼睛,慢慢的钻进了他小时候常待的那个柜子里,在白客的记忆里那个柜子给了童年的他无限的安全感,现在也一样

小爱的离开不是没带走什么东西,他带走了白客心里的那点念想,留下了满目的荆棘让白客寸步难行,他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被卖掉

小爱的离开让白客终于知道,他其实一直都是个一无所有的人

白客看着手中的安眠药,觉得他就是个垃圾桶中的哺乳动物,白客在柜子里细数着和小爱度过的日子,一共和小爱过了多少天就拿出多少粒药来放到盖子上

白客看着手里那90片安眠药也说不出个长短来,一仰头将药片含进了嘴里,白客也知道吃安眠药自杀很痛苦,只是他身上的钱就只够买这个了,他不想跳楼跳海弄的人尽皆知,他想安安静静的死在这个狭小的地方,人们发现他时候只剩下一具枯骨就更好了

白客的胃和心肺火急火燎的灼痛了起来,只是身体已经瘫软不受他控制,要不然他都要在地上打滚了,外面咒骂打砸的声音还在继续,让白客觉得很吵,如果能听不见就好了···那些恶心的声音···白客浑浑噩噩的想着,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爱离开了白客之后也没太多时间来悲春伤秋烦躁愧疚,他终于让本煜去吃灰了,虽然不是在地府而是在某个他还没找到的废弃角落,小爱有时会让子墨去看看白客,子墨默默的去再默默的回来不对他说任何白客的事情,他也就默认白客是没事的

小爱看着子墨难得还没回来就给他打来的电话,突然一阵心慌

“什么事?”

“······”

“···他还好吗?”

“你要听假话还是真话?”

“···假话”

“他不好”

“真话”

“他要死了”


小爱赶到子墨所说的医院的时候白客还没渡过危险期,医生拦着不让他进去,小爱转身揪着子墨的领子将人推到墙上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呵,你让我跟你说什么?说白客本来就有心理疾病?说白客本来就过的不好还是说他整天被人欺负?以前整天和他在一起的又TM不是我!你是瞎子还是聋子,什么事情都等着别人告诉你?!”

子墨烦躁的将小爱推开,深呼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被扯皱了的衣服走了,留下小爱摊坐在椅子上哑口无言

白客昏迷了一个星期,小爱收到了三张病危通知书,他连上面的字都不敢看就撕碎了扔进了垃圾桶,然后继续枯坐在外面


白客醒过来了,只是不动也不说话,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反应,像是失了魂魄

“···白客···白客”

小爱轻声唤着没有反应的白客,本来想摸摸人的脸的手最后只是放到了白客肩上

白客终于有了感应似的看向了小爱,空洞的眼瞳震颤着漫上层水汽,泪水快速又安静的划过脸颊落到小爱手背上,小爱被烫伤了似的抽回了手,仓皇的逃离了白客的病房

白客明明在哭泣却没有表情的样子让小爱想起了很久以前被白客戳折了的那支笔,眼中流出来的是比砸在纸上的墨汁还要浓重的颜色

过量的药物对身体的损害是必然的,小爱问医生白客会不会好起来时,医生也只能走过去拍拍小爱的肩膀说些委婉的话


医护人员看着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突然发了疯似的狂抽了自己几个巴掌也没有太多的表示震惊,只是摇头轻叹着离的小爱远了一些,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死别和遗憾

小爱以手掩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现在才明白过来,他只是个很有天赋的坏人,但并没有成长很多,他就为了自己幻想出来的那点少年时不真切的美好而毁了白客的一生



回忆杀已经基本上没了,下章应该会甜回来···吧···可能···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