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爱客】52赫兹(五)

小爱x病人白  小虐  HE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病人白是指心理疾病呦

ooc都是我的锅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要饭闭关回来了,带来了填坑的土 挖坑的铲铲  现做的甜饼以及还没加油的车 

下章带车完结了呦可能 如果篇幅很长的话可能会分两章



白客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只是再听不见人声也不记得过去,这对白客来说反而好了不少

医生劝着白客留院观察,白客只是一个劲的摇头,然后凭着自己仅剩的那点记忆回到了那栋破旧的小楼

白客看着黑洞洞的楼道口小小的往后瑟缩了一下,他虽然记得他住在这里,但这里给他的感觉很不好,白客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殊不知小爱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白客走近屋里发现房间虽然很小但还是很干净的,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了放在床上,枕头下面还放了些钱

难道自己在出事以前准备去旅行吗?白客思索着突然勾着嘴角笑了起来,躺在床上举着一件放在旁边还带着洗衣液味道的衣服,白客决定去旅行,离开这个让自己不安的地方

白客收拾好行李要走的时候看着房间里空出来一块的地方,总觉得那里少了什么,那里原本放着白客喜欢的那个小柜子,但小爱知道白客是躲在那里面自杀的以后,就将它扔掉了

从那天起,小爱成了白客身后的游魂,白客没走出家门的时候,小爱夜晚就坐在楼道口等着白客的父亲,要是等到了就将人打一顿然后赶得远远的防止白客再受刺激

白客出了家门开始四处游荡之后,小爱就带着个帽子远远的跟在人后面,小爱发现白客其实没怎么变,白客路过甜品店眼睛会亮晶晶的,看着排着长队的冰激凌铺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然后因为畏惧着人群而恋恋不舍的走开,会把吃剩下的面包弄碎去和海鸥嬉闹,看到流浪的猫狗也会省下些食物去喂

小爱也有几次买了白客想吃但没买的食物想给白客,但最后都扔进了垃圾桶里,他现在根本就不敢见白客,他觉得即便是相见都是对白客的伤害

小爱这一跟就跟着白客走了大半年,白客变的越来越孤僻,在一个人道路上频频跌倒的时候小爱惴惴不安的从新出现了白客的视野里

他们就像两个重新相交在一起的生锈齿轮,靠着彼此艰难转动,然后再次在一段不算长的时间里分崩离析



小爱找到白客之后让剩下的人继续找本煜,自己则将人横抱出了那个废弃仓库往回赶

迷迷糊糊的白客看着孔连顺拿着针剂就要往自己身上扎,顿时又挣扎了起来,两条还未来得及处理伤处的腿胡乱踢蹬着,将床单染的血红了一片,身体不住的往后退,直到靠上一个坚实的胸膛,一双有力的臂膀将白客圈在怀里阻止了不住挣扎的人

小爱将白客放到自己腿上,搂紧了不住挣扎哭的厉害的人拍哄安抚着,白客就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般紧紧抓着小爱的衣服不撒手

“打一针吧,好不好,打了就不疼了”

怀里神智昏乱的人只听到打针这两个字又开始挣扎了起来,摇着头胡乱的求着饶,小爱只能赶紧拍哄着顺着人的话说,待白客渐渐止了泪安静下来才示意孔连顺过来

小爱握住白客抓着他肩上衣料的手慢慢拿下来,轻轻将人的袖子卷起来露出细瘦的手臂来,孔连顺会意的上前将针尖抵上人的手臂

针扎进去的时候白客的身子狠狠抖了一下,才止住的泪水又漫了上来,小爱握紧了白客那只手不让人乱动,一面不住安抚着抖做一团的人

镇静剂起效的很快,白客软了身子急促的呼吸也渐渐平稳清浅起来,只有在孔连顺给他处理伤口时小腿时不时的抽动和哼哼几声来示意身体上的疼

白客的身子每抖一下小爱都会亲亲人的额头或者帮人擦掉留下来的泪,那些自白客腿脚上取出来的碎玻璃一片一片都扎进了小爱心里


白客不需要借助那些镇静剂来稳定住情绪的时候也不那么亲近小爱了,小爱也知道白客能听见了,或许也都想起来了,只是不敢问,两人就这么无言的相处了一段时间,小爱把白客照顾的很仔细,他知道白客不想和他说话就将白客的需要的提前准备好,尽量避免着白客同他开口

在拆线的那一天,白客还是抑制不住的钻到了小爱怀里,那些缝在又短又深的伤口上的线每拆一条,白客就抓紧了小爱的袖子狠狠抖一下,紧咬着下唇也忍不住轻吟出声来

到后来干脆整个人埋在小爱的怀里希望减轻些疼痛,线都拆完了,小爱觉得自己肩窝处的衣料湿湿的,轻拍着白客温言软语的开了口

“没事了,都结束了···还是很疼?”

“不···没结束···”

白客终于自小爱怀中抬起头来,满是水汽的眼眸看着小爱

“如果可以···我想戒掉你”

小爱看着白客怔忪了一下,扯着嘴角勾出个浅笑来,手抚上了白客的面颊,拇指给人拭着泪,眼里是白客从来没见过的湿润的哀凉

“好,如果这样可以好受些,那就戒掉我”


易小星坐在小爱对面听人说着白客大体的状况,思索了半响之后抛出了一个问题

“所以,你还是不知道白客最需要的是什么是不是?”

小爱一脸我知道还找你干嘛的表情看着易小星,而且他觉得这个问题好像跑题了

“我建议白客最好换一个全新的环境”

“你答应我,一定要让白客不再依赖···依赖任何人”

“你放心,你不说我也会那么做的”

“你不会欺负他吧?”

“我是个心理学教授不是个暴力狂更不是个神经病,会对病人负责的”

“我能跟着去吗?”

“我觉得先生你的症状还不足以就医”

“···那总能告诉我你要带他去哪吧?”

“不行”

“那我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他?”

“等他感觉到他是被需要的时候”

“······”


白客跟着易小星走了,陌生的环境使他恐惧,离开了小爱就像戒断的毒瘾般使他痛苦,每当在陌生的环境要面对些他现在做不到的事情时,白客都会疯狂的想念小爱,然后更加厌恶这样的自己,白客有时会因为这样的恶性循环失控的摔烂房间里东西然后失声痛哭,末了又会擦擦眼泪把东西都收拾好

白客这一路走的艰难又缓慢,不过所幸一切都在变好

本煜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小爱找了几次没找到也渐渐收起了那些烦躁的情绪,他开了几家正规的小公司,渐渐让自己的生活安稳下来,为了那个能有白客的未来努力着


两人为了修复自己而各自忙碌着,时间一晃,又是两年


白客现在在一家儿童福利院工作,虽然他没上过大学,但教教小学课本照顾一下小孩子还是没问题的,身边也有了两三个说的上话的好友,下班之后会到一家经常去的甜品店吃点甜品,虽然白客有时候还是会吃些抗抑郁的药物,但这种生活比白客以前奢望幻想的还要平静温柔些


可能是老天觉得现在的白客懒洋洋的太平静了,那个总能激起白客心中涟漪的人又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白客看着倚在福利院大门上的小爱,一只手不自觉的握紧了单肩包上的肩带低着头决定假装没看见他,小爱如以前一样一下子挡在了白客身前,白客的嘴巴抿成了一条线,努力平静了下自己的情绪

“你要干什么?”

“我来找你还钱啊”

白客想了想两年前小爱好像确实借了一百块给他,翻了翻口袋掏出一百块递给他,小爱却没有接

“谁跟你说是一百了?这都两年了还不准我加点利息?”

“···你要多少?”

“嗯···我还没想好”

白客收回手来握成了拳,半响才又挤出一句话来

“那你想好了再来找我吧”

“哎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

“明明想你了”

“······”

白客默默将被小爱抓住的手臂抽回来,继续走自己的路,小爱和白客隔了三步的距离跟着白客来到了车站,白客时不时就会朝带着耳机的小爱瞅一眼,他很想问问小爱为什么又跟着他,但小爱一副我就是在等车的表情他也不好说什么

小爱将一只耳机摘下来递给了白客

“你想听?”

“···不想”

“听听嘛,要不然多无聊啊”

白客看着小爱伸在自己面前的手,最后还是拿过了小爱手中的耳机,才听了半首歌白客就后悔了,他悲哀的发现歌词里所唱的大多数事情他都对小爱做过,现在想想感觉自己那些年活的像个傻13

“···这歌叫什么名字?”

“我喜欢你胜过削好的水果周末的零食延后的死线冰镇西瓜正中间的那一口肆无忌惮的赖床和空调房里盖棉被的感觉但···”

“······咳···”

要不是白客不喜欢骂人现在很可能对小爱说声滚,他觉得小爱一定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会听这么少女心的歌

“这歌真的叫这个名字,不信你自己看”

白客没再说什么也没看小爱的手机,看着来了的公交车抬腿就上了车,小爱也跟着挤了进去


虽然车站人不多,但车里是真挤,白客被不断涌进来的人群推挤着,勉强站稳了却只能被困在小爱和座椅之间够不着扶手,白客面无表情的盯着小爱胸前的扣子努力和小爱保持着距离

随着车子的一阵颠簸,白客的身子不可抑制的砸进小爱怀里,小爱空出只手来顺势扶住人的腰,白客从小爱怀里挣出来重新站直了身子,只是抓着小爱袖子的手再不敢松开了

小爱看了看离得自己极近的人红红的耳垂,有时白客的脑袋才勉强离了小爱胸口就会因为车子连续的颠簸而重新砸进人怀里,毛茸茸的脑袋一点一点的,发丝蹭的小爱下巴有些痒

小爱将头转向了车窗看着外面匆匆而过的风景,脸上的笑意怎么都盖不住,他在心里感叹着重逢真好


好不容易到了站,白客赶紧松开小爱下了车走进自己常去的甜品店,小爱没跟着人进去,而是非常自觉地在门外当起了免费模特

白客吃完了最后一勺布丁看着外面的小爱还没走,只能硬着头皮出了店门当小爱不存在似的往家走

小爱还是不松不紧的跟在人后面,直到白客到了住所的楼下,白客看小爱不再跟着自己松了口气,噔噔噔的跑上了楼

小爱看着六楼亮起了灯光的窗口心满意足的往回走,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上面正是易小星发来的短信

【你一定要对白客说是你对我严刑拷打之后我没有办法才告诉你的,这样会显的我比较有义气】

小爱对着屏幕翻了个白眼,收起手机继续慢慢悠悠的走着,今夜的星星在小爱眼里格外的鲜活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