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一)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生命不息 开坑不止 百米深坑已上线

生不生子还没想好 看这个标题你们猜是HE还是BE(不猜 滚


ALPHA:乾元

OMEGA:坤泽

BETA:中庸


武林世家大族秦家和苍穹派联姻的消息一经传出就激起了千层浪,而更让江湖众人意想不到的是,嫁给苍穹派少门主的并不是秦家的小女儿秦双,而是秦家的长子秦欢

“哎你们听说了吗?嫁给苍穹少门主的是秦家的长子秦欢”

“不过说来奇怪,这个秦欢我从来没听说过,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是啊是啊,而且往年有什么活动,秦老爷都是带着秦双,秦欢好像没露过面啊”

“你们知道什么,秦家的秦双是个中庸,苍穹派掌门的独子怎么会迎娶一个中庸呢,我听说这个秦欢就不一样了,是个稀有的坤泽,而且十四岁就能独闯西域游历,厉害的很呢”

“啊?!怪不得秦家从来不提这个长子,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哎呦,再厉害还不是个坤泽,怕是与江湖无缘喽,不过这次苍穹能和秦家联姻,超越清源指日可待啊”


谁都没想到秦家的长子居然是个坤泽,一时间江湖中惋惜、嘲讽等议论之声四起

但最心烦的还要数苍穹派的岳昊,他父亲突然就要他成亲,他连那个秦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岳昊身着红色的喜服看着张灯结彩的苍穹和锣鼓喧天的热闹景象更觉烦躁,背着手在苍穹的大门口沉着脸来回渡步,比岳昊脸还黑的就是岳昊的父亲

“昊儿,等会轿子来了你可别再给我甩脸子!好好的把人接进门去,听到没有?”

“······”

“说话!”

“···知道了”


不一会花轿停在了苍穹派门口,喜婆掀开帘子将轿中的人扶了出来,又将秦欢手里握着的喜绸的一端递给了岳昊,岳昊并没有急着接过而是细细打量起蒙着盖头的秦欢来

站在轿前的秦欢身高看起来只比岳昊稍稍矮一点,但身形比岳昊细瘦不少,现在穿着件广袖的喜服更显的身形纤细

“咳!!”

岳掌门见岳昊迟迟没有反应,忍不住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又转过头来对着秦朔笑着说了些客套话

岳昊不情愿的接过那喜绸,闹脾气般的用了些力道拽着喜绸往前扯,只是那喜绸都被岳昊扯的绷直了,秦欢执着另一端一动都没动,岳昊挑眉,放松了力道,感觉手中的喜绸崩的不再那般紧,秦欢才抬起步子跟着人往里走,还挺有脾气,岳昊边走边在心里嘀咕着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岳昊皱着眉含糊的行完了礼,外面鞭炮和道喜的声音更让他心烦意乱,好不容易将人送进屋里,岳昊逃难似的来到宴席间饮酒应酬起来


秦欢听得耳边嘈杂之声渐消,知道是人都走了,自己掀开了盖头拿起桌上酒壶打开闻了闻皱起了眉,这酒里添了合欢作用的药,秦欢冷笑了一声似是早就料到他们会这么做,将酒往花盆里到了个干净之后重新盖上盖头坐回了原处

秦欢这一坐就从天光尚亮坐到了月朗星稀,圆月高悬时喝多了的岳昊才晃晃悠悠的推开了房门,岳昊拿起桌上酒壶往嘴里倒了两下之后发现是空的,烦躁的把酒壶往桌上一摔,醉眼迷离的朝坐在床边的秦欢看去

秦欢隔着盖头闻见一阵浓烈酒气和絮乱的喘息声知是岳昊凑过来了,秦欢皱着眉闭上了眼,被宽大的袖子盖住的手紧绞在了一起泄露了他的不安和不甘

岳昊迷迷糊糊的将手放到人肩膀上,并未除去秦欢的盖头而是俯下身去嗅人颈间的香气,秦欢身上冰雪般的气息很得岳昊喜欢,醉了得岳昊张开嘴轻舔了一下秦欢白皙的脖颈

颈间湿热的触感让秦欢打了个激灵,抑制不住的朝着岳昊后颈就是一个手刀直接将人劈晕过去

秦欢取下盖头平复着呼吸,他本就对岳昊没什么好感,刚才岳昊那一下更是让他厌恶,看着躺在地上的岳昊,他知道这样做不妥,可他的任务是取得神农玉再将岳昊带回去就行了,并不需要拿身体去取悦一个乾元,秦欢在心里给自己找着理由,脱下喜服也没管还躺在地上岳昊,就这么睡了


岳昊再醒来时只觉后颈和脑袋都疼成了一片,揉着后颈从地上爬起来有点搞不清状况,自己还穿着喜服,床上早就没了秦欢的踪影

岳昊换好衣服抹了把脸,宿醉的不适渐渐消散,在苍穹走了还没两步就看见一袭红衣拿了把剑似是在乱转的秦欢

岳昊站在远处细细打量了秦欢一阵,虽然不想承认,但秦欢长的确实挺顺眼的,可看着顺眼和成亲是两码事,岳昊还是没好气的朝人开了口

“你在这干什么?”

秦欢偏过头看了看岳昊没说话就要走,我这八抬大轿再不愿意也把你娶进门了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岳昊在心里腹诽着看着秦欢的态度就气不打一处来

“这就是秦家的家教吗?”

秦欢听到这句话停住了脚步握紧了手中雷切,转身看着岳昊冷冰冰的吐出了几个字

“我在干什么,关你什么事?”

岳昊觉得秦欢说的这关你什么事几个字冷的都能吐出冰来

“呵,你别忘了,你可是我岳昊八抬大轿娶进门的,你说管我什么事?”

“你说完了吗?”

“说完了啊”

秦欢听岳昊说完了,转身就要走,岳昊扯住秦欢还想再怼两句谁知被秦欢一剑挡开,岳昊拔出剑来

“看来大清早的你是想讨教几招?”

因为这次成亲秦欢受的气不比岳昊少,不再回答岳昊的问题拔剑朝岳昊攻去,秦欢虽然是个坤泽但武功却一点都不比岳昊低,岳昊见人身手俊的很也来了兴致,两人斗的正酣时,中气十足的洪亮声音自远处传来

“昊儿昊儿”

秦欢听见季师傅的声音传来,急急忙忙想收剑却被岳昊得了空子,岳昊逼着秦欢挽了个剑花,擒住人双手紧紧扣在人后腰上往自己这边一捞,秦欢就以双手紧贴着后腰剑尖朝上贴着背的收剑姿势被岳昊揽在了怀里

“你!···”

秦欢刚要发作可是季师傅已至身前,也只能默默禁了声

“昊儿,你们这是干嘛呢?”

“哦,师父啊,没什么,我们刚才切磋了一下武艺”

“哪有这么切磋的,在外面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秦欢感觉岳昊擒着自己的手松了力道立刻自岳昊怀中挣脱出来,收好了剑微微欠身对季师傅行了个礼,季师傅上前一下抓上秦欢琵琶骨处,一番试探之后对秦欢又多了几分好感

“好一块璞玉,是个好苗子”

“前辈过誉了”

“你既已嫁给了昊儿,也算是我徒弟,改天我可以教你些苍穹的招数”

“那先谢过前辈了,晚辈先行告退”

秦欢看也没看岳昊,转身走了,岳昊虽是不甘但师父在旁边也不好再说什么


自秦欢嫁到苍穹之后,岳昊和秦欢之间的大小摩擦就没断过,岳昊并不是和秦欢有仇,只是气这门亲事和秦欢对他的性子,所以报复起人来幼稚的很,剪断秦欢束发的红发带,弄折秦欢养的花或是在秦欢夹菜的时候抢先夹起来塞进嘴里还故意吧唧嘴,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混小子

秦欢那个冷冰冰的性子一般也不和岳昊计较,要是没人的时候也是能拿脚踹就不和他瞎BB,二人你来我往打斗的多了,岳昊竟生出了一种寻到知音了的喜悦感


“小欢啊,过来”

“掌门···”

秦欢最烦的除了碰见单雨以外就是碰见岳掌门,要是和岳昊在打架的时候碰见岳掌门就更烦了

“小欢啊,昊儿他性子直了些,但毕竟已是一家人,你们也都互相包容些知道了吗?”

“是,我记下了”

“前两日昊儿说他玉佩上的穗头断了,我又差人做了一件,你替我给他可好?”

“嗯”

秦欢眉头微皱转身朝不远处的岳昊走去,岳昊的穗头是前两日与秦欢打斗时被雷切斩断的,岳掌门怕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和又碍于秦家才这么委婉的提醒了一下他,秦欢行至岳昊身侧将穗头递给了岳昊,岳昊却像没看见似的不接过来,非要逼着秦欢开口说话

“···拿着”

岳昊朝另一边歪了歪头装作没听见,秦欢举着的手握紧了那明黄色的穗头,要不是岳掌门还在这真想甩到岳昊脸上,秦欢知道刚才他喊了岳昊父亲一句掌门已惹的岳掌门十分不悦,现在可不能再做什么不妥的举动,抿了抿唇还是开了口

“相,相公···”

“什么?”

“你的东西”

“什么什么?”

“···相公···你的东西”

岳昊笑着接过了秦欢手中的穗头,看着秦欢咬牙切齿的表情简直身心舒畅,仿佛还觉不够似的又添了一句

“多谢夫人帮我拿了过来”

岳昊将夫人两个字咬的极重就怕秦欢听的不够清楚,说完还伸手揽上人纤细的腰肢,又大声的说了一句

“夫人,我们回去吧?”

“······嗯”

岳昊欣赏着秦欢难得丰富的面部表情和微红的耳垂,头一偏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秦欢看着偏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岳昊知道他是在笑,转头正视着前路不再看岳昊,深吸了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平日里秦欢那种对他能动手就不动口的态度让岳昊总是占不到什么便宜,可知道了秦欢的软处之后就不一样了

岳昊不再会报复似的剪断秦欢的发带,也不会弄折秦欢的花或者抢秦欢的菜

而是在秦欢瞎转的时候也去陪着岳掌门瞎转,然后将岳掌门往秦欢那条路上引,要是能碰上秦欢就会上前堵住人的去路非要逼着人喊他相公,当然也会有失策的时候,有时候秦欢会故意离的岳昊极近然后狠狠的踩人一脚


秦欢站在梨树下看着跑过来在他面前站定的岳昊,还没等人露出那标志性的挑眉挑衅表情,就冷冰冰的喊了声相公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秦欢不再理岳昊,转身要走,岳昊急急扯住秦欢似是不满意刚才秦欢的表现,岳昊觉得近来这招越发对秦欢没用了,那种不羞怯还带着嫌弃感的叫法听的岳昊很不舒服

“我又没说让你这么喊我,秦少爷还真是热情啊”

“若是无事,那便放手”

“谁说无事了,我要你···我要你亲我一下”

岳昊说完有点后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提这种要求,或许是被开的正好的梨花迷了眼,也或许是被眼前的人迷了心

岳昊知道秦欢在生气,气的攥握成拳的手都在抖,但秦欢还是抿着唇凑了上去,他离岳昊已经很近了,近到岳昊能感知到人的呼吸和秦欢身上清冽的冰雪气息

岳昊在最后一刻还是推开了秦欢,他觉得秦欢要是亲下去了能讨厌他很久,全然忘了几个月前打定主意要让秦欢讨厌他的初衷

“我开玩笑的”

秦欢握紧了手中雷切转身走了,岳昊难得的对着秦欢的背影发了个小呆,他突然觉得他娶了秦欢也什么不好的,如果他对秦欢好一点说不定秦欢也就不会冷冰冰的了呢


站在远处的岳掌门近来都欣慰的很,他觉得岳昊成家之后长大了不少,都知道陪他散步了,虽然总是散着散着岳昊就不见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多余啊,岳掌门眺望着远处在心里又感叹了一句



评论(2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