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二)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先行使用大召唤之术 @良辰怎不笑 

大晚上的浏览器突然就崩了 捯饬了好一会 不然早就发上来了 难受



秦欢并非不会报复岳昊,最直接也最明显就是不让岳昊上床,起初岳昊还很硬气的坐在椅子上坚决和秦欢保持距离,秦欢也乐得自在,可武功再高也不能不睡觉,只是每当岳昊默默走近床边刚要开口,背对着他躺着的秦欢都会挪到床边上,用全身告诉着岳昊你不是很有种吗,那就不要上来

闭眼假寐的秦欢每每听到跺脚或者摔门的声音都会勾起嘴角,挪到床里面继续睡自己的觉


岳昊站在原本是自己的房间可现在连床都摸不到的房门前,背着的手里攥了条红发带,踌躇良久还是决定推开房门对秦欢说已经四个月了,他不能再睡书房了

手放在门上推了推发觉门从里面反锁了,岳昊觉得秦欢这样就过分了,不让他碰床就算了现在连门都进不去了,将手里的发带小心的收到怀里,不耐烦的拍了拍门

“秦少爷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事还要锁门?”

屋内没有人回应,只有瓷器摔碎在地上和气息不稳的喘息声,岳昊知道事情不对,又急急拍了拍了门

“秦欢?秦欢你怎么了?!”

“···你走开”

岳昊听人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带着颤音,顾不上许多一脚踹开了房门,秦欢跪在地上似是在收拾散落的药丸,见岳昊进来了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想和人保持些距离

岳昊见秦欢面色潮红额上都布了层薄汉,急急走近了几步就闻到了一阵梅花和雪混在一起的冷香味,岳昊一怔挑了挑眉放松了神态,那信息素是秦欢发出来的


虽然是清淡的肉汤但也放不上来


岳昊用濡湿的帕子将人的身子清理干净,看着终于老实了的人不自觉露出个宠溺的笑,本想捏捏秦欢红红的脸蛋,可手才碰上人的脸,秦欢就头一偏整张脸都埋进了岳昊肩窝,大有一种手是岳昊的但肩膀不是你别解释我不听的意思

岳昊知先前已惹的秦欢落了泪,现下也不敢再做什么不规矩的动作,扯过锦被盖住人赤裸的双腿,轻声细语的开了口

“我没有要辱你意思,你别气了,我真不知道你被人下了药”

秦欢不说话,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也不看岳昊,岳昊给人抹去了眼角的泪继续哄

“小祖宗?别哭了,是我做的不对,我就是活该睡一辈子书房”

“······”

“···坤泽没什么不好的,我就很喜欢坤泽啊”

“···出去”

“咳···我答应你,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不同意我就绝对不标记你,我发誓”

秦欢揉了揉眼睛算是止了泪,低垂着眼睑觉得这脸算是丢光了,半响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真的?”

“真的,如有违约,你就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我”

“你!出去!”

秦欢还泛着水光的眸子狠瞪着岳昊,脸上未消的红云颜色又深了几分,若不是现在身子还脱力岳昊怕是就在床下了,岳昊轻笑了一下给人将脸上的泪痕也擦干净,看秦欢神色知道这茬算是过去了

“我出去之前再问一句,你刚才吃抑制剂了吗?”

“没有”

岳昊听秦欢说没有心下稍宽,就怕秦欢催情药和抑制剂混着吃伤了身子

“好,我出去,你好好休息,药效应该一会就没了,小祖宗,别气了”

岳昊说完快速的在还在愣神的人嘴角偷了个香,在枕头朝自己砸来之前关上了房门,秦欢看着砸到门上的枕头,指尖摸上刚被人亲过的嘴角,再想想刚才岳昊唤自己的那个奇怪的称呼,竟觉得自己也没有多气,反正没有岳昊要求秦欢亲他的那次生气就是了


岳昊洗了个冷水澡去了去欲火,换上衣服就直奔单雨住处,想来是他这几个月每晚往书房跑被单雨看了去,能做出如此事情的岳昊思来想去也只有他了

单雨是知道这件事情,也跟掌门说过,可他不知道秦欢还没被标记过也不知秦欢一直在服用抑制剂

单雨看着一脸怒容进来就开怼的岳昊有点不知所措,而且岳昊讲的话他也是听的云里雾里

“呃···不知少门主来此到底所为何事?”

“呵,单军师啊单军师,你还真会明知故问啊”

“昊儿,你随我到正殿去一趟”

岳昊不知道父亲在单雨房门口站了多久,只能先随着家父往正殿去


“父亲,你说那个单雨是不是太过分,怎可干出下药这种下作的事情,要我看,单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够了!你就由着秦欢吃那些抑制用的药,如何能给我岳家开枝散叶?!”

岳昊看着父亲的反应知这次他可能冤枉了单雨

“生儿育女这种事情本就应是你情我愿的,而且秦欢他天资过人,为什么非要逼着他做那些事情?若是他能为我苍穹效力···”

“秦欢为我苍穹效力的最好方式就是生儿育女,要不然让你娶个坤泽干嘛?!”

岳掌门这句话让岳昊心凉了半截,岳昊低垂着眼睑攥紧了双手冷笑了一声

“那···父亲也是知道那药对坤泽有副作用的吧?”

“又不会永久的损伤身体,你计较些什么?”

“呵,是啊,又不会永久的损伤身体,怕是就算是为了给岳家开枝散叶而死了,父亲也没什么感觉吧?”

“混账!谁教你这么对父亲说话的?!给我滚到外面跪着”


岳昊没再说什么,走出正殿跪在了外面,岳掌门看着这个倔脾气的儿子摇了摇头,让人跪了一个时辰又训了几句话就放人回去了

“昊儿···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嗯,我知道,父亲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岳昊没回头,背对着岳掌门轻飘飘的说完这句就走了,岳掌门看着岳昊的背影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只盼那秦欢别真如单雨所猜忌的一般,嫁进苍穹来另有所图

岳昊没再去睡书房,而是回到房间打起了地铺,秦欢坐在床上看着往地上铺被子岳昊微微挑了挑眉,岳昊忙完了之后坐到了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欢看,秦欢有些不自在但也没动,他觉得今天的岳昊很反常

岳昊眼里的秦欢突然就无依无靠了起来,他在想着秦欢是不是在秦家的时候就总受气,要不然性子怎么会这么冷冰冰的,在外游历到底是自在多些还是孤单多些

岳昊突然就觉得自己多了一份光荣的责任感,双手抓着秦欢双肩将人扶正了直视着自己

“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什么?”

无视了秦欢一脸你脑子进水了吗的表情,岳昊又煞有其事的拍了拍人肩膀没再解释什么,回到自己铺好的地铺上睡觉去了,那条本想给秦欢的发带终究是没送出去

秦欢张着嘴顿了顿到底还是没说出与岳昊同床的话,挥出一道掌风熄灭了蜡烛,背对着岳昊躺下,秦欢想起岳昊刚才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颇为安心的睡去了



【岳昊:我有特殊的发誓技巧】

评论(16)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