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六)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昨天写的那篇爱客车打不上tag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里不显示,反正我搜爱客标签是没有那篇的,几番挣扎之后变成了放弃挣扎的咸鱼QAQ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还这样



陆伯翰在擂台上看见秦欢时心下一惊,心虚的朝两边看了看像是怕有人要偷袭他似的,转头就看见岳昊盯着台上的秦欢眼睛都在发光,脸上是怎么遮都遮不住的笑意,这艾劲明明没什么本事真不知道岳昊在这兴奋什么,陆伯翰有点嫌弃的拿过茶来喝了一口,觉得岳昊成亲都把脑子给成坏了


“双儿你放心,像他这样的水性杨花的男人迟早有一天,我会替你收拾他的”

李西涯碍于秦双可能还是惦记着她这个前任的关系故意选了个不太恰当的词,没想到正好触了秦双的逆鳞,刚才还风和日丽的秦双下一秒就阴云密布对着李西涯就是一通拍

“你不许说他水性杨花!”

“那我要说他什么?”

“随便啊···招蜂引蝶···流连花丛什么的都可以,但就是不能说他水性杨花!”

李西涯平白挨了一通打自是不知秦双最听不得的还是刚嫁了人的哥哥被人说闲话

秦欢在台上看了看对着李西涯撒泼的秦双低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无视从监考席传来的目光走下台去


秦欢还未行至客栈门口就被满身酒气的左丘子拦住了去路,正疑惑他是何时赶在自己前面来到客栈还喝的大醉时,左丘子已经三步两晃的依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气熏的秦欢直想将人推开

“这位···这位前辈···”

“嗝···前什么辈啊,来来来,喝酒!”

“前辈喝醉了,还是在这里歇歇吧”

秦欢让人倚在门边就要走,谁知左丘子一手扣上秦欢肩膀就要将他拽倒,秦欢转身想打开左丘子的手,可左丘子不依不饶的纠缠着秦欢打斗起来,左丘子对付一个年轻的小娃娃自是绰绰有余,几番试探下来不轻不重的推了人一把,秦欢倒退几步勉强稳住身形手已握上了剑柄

“前辈这是何意?”

“哎呀···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无趣啊,不喝···就不喝嘛”

左丘子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不再理会秦欢,待到秦欢进了客栈才转过身来望着走远的人,眼神清明不复刚才的醉态。左丘子捻了捻胡子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老糊涂了,可世上真有如此巧合之事吗,左丘子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像,真的像,可所练所学又完全不一样,唉···也不知道我不问江湖事这些年江湖上都发生了什么”

左丘子自言自语老神在在的往回走时正好碰上来寻的李西涯和秦双

“哇,师父你不是说你闹肚子要去茅房吗?怎么满身的酒气啊”

“哎呀,闲着无聊就喝了几杯嘛”


陆伯翰忧心忡忡的望着天上弦月,就怕那些腐烂掉的旧事又被翻出来,最后还是忍不住把他所担心的事说给了严颇听

“师弟啊,你看那个韩欢···像不像那个人的孩子?”

“韩欢的神态相貌确实与那人十分相似,但掌门师兄也知道,当年可是我们亲眼得见秦朔将那个婴孩杀死了”

“···嗯,是我多心了,韩欢确实是个人才,你去招揽一下吧”


秦欢打开门见来人是岳昊,看了看四周侧身将人让进了屋内

“岳少门主来此做甚?”

“自是来看看我们侠考中最大的黑马”

“你专程跑到这里来逞口舌之快?也不怕隔墙有耳”

“我是看韩少侠身上的标记消失了才不请自来的,还是说,明日韩少侠想这么上场跟两个乾元比试?”

岳昊坐到凳子上看着秦欢站在那里似乎是在措辞找理由,手指点了一两下桌子提醒人过来,秦欢走过去看着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看着他的岳昊抿了抿唇,秦欢自知理亏,若是今夜岳昊不来他怕是也不会去找他从新标记,明日就这么上场定是要出大乱子,纠结了一小下还是撩起了衣摆面对着岳昊慢吞吞的跨坐到了他腿上

岳昊搂住主动凑上来的温软身体,享受着秦欢难得的投怀送抱,低头轻嗅着人颈间的冰雪气和若有似无的梅香吻上人的颈侧,秦欢缩了缩肩膀有些抗拒

“不要吻那里···”

“我觉得不做的明显点怕是不行,韩少侠想不带标记就跑到满是乾元的比武场上,还真是任性的紧”

秦欢听出岳昊语气中的不悦,下巴抵在岳昊的肩膀上小小声的开了口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岳昊听到秦欢这么说笑开了,宠溺又无奈的看了眼窝在他怀里的秦欢,秦欢能对着他耍些任性是好事,岳昊心里的那点气早就没了

二人温存了还没一会就听到了敲门声,秦欢待岳昊躲到了屏风后面才去开门,来人正是严颇,岳昊见是严颇连忙屏息静气恐被他看出端倪,严颇为何来此两人都心知肚明,秦欢自是三两句话婉拒了来人

待到秦欢送走了严颇,岳昊从屏风后面出来刚要再和人亲近一会,一只飞镖又被秦欢接了个正着

“韩少侠还真是抢手啊···”

岳昊跟在跑出去的秦欢后面哀怨的说道


“哎哥···岳昊?!”

“嗯,妻妹”

“哼!”

秦双来找秦欢无非是为了李西涯的事,最后还委婉的告诉了秦欢身份的事情

“怪不得他喊我渣男呢”

“哥···你不会生我气吧?”

“不会,只要他明天识相点我自有分寸”

“嗯,但是李西涯已经知道你是雷属性的了,明天你也要小心”

“嗯,我会的”

“你不是号称很在意你哥哥的嘛,怎么转过身就把他买了,还是说···”

秦双本就对岳昊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哥哥没好感,小女儿家那点自己都还未察觉也不愿去细想的心事眼看就要被岳昊说出来,自是气的跳脚,秦双见这岳昊如此伶牙俐齿还那么爱怼人,不免又担心起秦欢来

“岳昊,你不许欺负我哥,你要是对我哥不好我就带他离开苍穹!”

“双儿!别闹了,岳昊他···待我是好的···好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莫要被别人看出了端倪”


岳昊随着秦欢回到了屋内,按着人的肩膀让人躺倒床上顺手去解人的腰带

“明日你要小心些,那个李西涯是不足为惧,可那个鹰九极有可能是清源派来给陆子豪开路的”

“我知道”

岳昊撩开人的里衣俯身顺着秦欢腰腹吻到人的肚脐,直刺激的秦欢面上染了层薄红轻哼出声才在人锁骨处做了个暂时标记

岳昊起身看着喘息有些急促的秦欢,一手撑着床一手捧住秦欢的脸,拇指摩挲着人微微张开喘息的唇瓣再次慢慢的俯下身去,秦欢看着再次逼近的岳昊有些慌张的闭紧了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岳昊看着秦欢紧张的样子勾起了嘴角,俯身吻上人轻皱的眉头直到秦欢眉心舒展放松下来

“多谢夫人刚才为我解围,标记这种事情为夫多加注意就是了,夫人无须挂心”

岳昊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进秦欢耳朵弄的人有些麻痒,淡淡的苍兰香气渐渐消散,秦欢睁开眼睛看着打开的窗户,哪里还有岳昊的影子

秦欢起身拢好了衣服想起岳昊方才的所作所为脸又红了一分,颇为气恼的捶了下床面,也不知是在气岳昊对他的逗弄撩拨,还是气自己总是这样不由自主的任人施为



接着戳 @良辰怎不笑 

主线终于扯上来了不容易,离虐还很远不要方

评论(2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