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十二)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假期决定高产一波 主要是今天要把前面的铺垫发完

各位小伙伴们可以把手里的千斤顶撬棍螺丝刀和刀片以及四十米大刀收起来了 明天终于要发车了 记得自备安全带(什么鬼 安全带也被拆走了?!



一道道惊雷撕裂天空,即使在瞬间将暗夜照的犹如白昼,也只能让人看到倾泻的雨柱,前路混沌一片虚无

他将肩上扛着的人扔到地上,不知是因为摔得这一下还是雨太大,那人咳了几声醒了,他拔出剑来直指那人面门

“你走吧”

冰冷的声音和着殷雷灌进子墨耳中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豆大的雨珠打的人眼睛有些睁不开,子墨顺着眼前冰冷的剑尖勉强抬眼去看那穿着暗红色的外裳的人,被雨打透了的衣服颜色变的更加浓重,在电闪雷鸣的雨夜里像是一块干涸的血迹,再配上人毫无血色的脸显的有些骇人。子墨不由惨笑一声

“若是我身上的毒不解,你将我放走又有何意义”

“能做的我已做全,这就不干我的事了···而且江湖之中鱼龙混杂,你若是走的够远,解个毒应是不成问题”

“阿欢,你和我不一样,若是你想脱离···”

“走”

秦欢收起剑来背过身去出声打断了人的话,身后寂静无声,只剩一阵阵隆隆雷声,哪里还有子墨的影子

秦欢也知道子墨走了,转身站在雨幕之中,雷声渐远,黑暗慢慢将他吞噬


“欢儿,欢儿?”

秦欢悠悠转醒,入眼就是岳昊的脸,那双多情的桃花眼里盛着关切,秦欢看着岳昊顿觉安心了不少

岳昊见秦欢醒了将人扶进怀中喂了些水给秦欢,末了又拿用温水沾湿了的锦帕给人润了润苍白的唇

“做噩梦了?”

“···嗯”

“梦到什么了?”

“···我不记得了,只是感觉湿湿冷冷的很不舒服···现在是什么时辰?”

“正午,喝点粥吧,这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你余毒未清还是吃点清淡的吧”

秦欢端着粥碗用调羹搅了搅

“岳师兄去调查文明镇的事情了吗?”

“你安心休息吧,这件事我自会调查,等你吃完了就去,嗯?”

“嗯,只是···岳师兄若是去问杜无量的话最好小心些,这件事肯定与单雨有莫大的关系,我们贸然插手这件事情,难免不会传进他耳中去”

“知道了,都叫你安心休息了,鬼灵精想的还挺多,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

岳昊无奈又宠溺的点了点秦欢的鼻尖,秦欢稍稍拱了拱鼻子对人露出个浅笑来低头开始吃粥


岳昊走后秦欢盘坐于床上静心调息,还未到两刻钟就听到有人从窗口闪身进来,来人正是小黑,秦欢睁开眼睛看着单膝跪于地上的人

“少爷可还好?”

“无事,可是有什么事情?”

“老爷要我告诉少爷,苍穹正在进行人造侠骨的秘密试验,此项实验极为不人道,望少爷善加利用”

秦欢听此眉头微皱,难道秦朔想彻底毁掉苍穹?秦欢在心里嘀咕着面上却不做表示

“知道了,你下去吧···等等”

“少爷还有何事?”

“你去帮我查一下有没有什么转变自身属性的方法,切记不要告诉任何人”

“是”

秦欢再无法静心调息,倒在床上用手臂遮住了双眼,此时秦双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见秦欢躺在床上一副疲倦虚弱的样子更是焦急

“哥,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秦欢听见秦双的声音从床上坐起来敛去了颓丧表情

“我没事”

“你受伤了,那些山贼很厉害吗?岳昊呢?”

“小伤而已,不碍事的,岳昊去调查文明镇的事情了”

“妻妹来了”

“岳昊!你怎么搞的,我哥怎么又受伤了”

“双儿!莫要再任性了”

“是是是,反正在哥哥眼里,岳昊是越来越说不得了,哼”

秦双嘟着嘴坐到椅子上背对着秦欢,秦欢看着他这个妹妹有些幼稚的表现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这次确实是我之过,所以特意买了小点来给夫人赔不是,来尝尝,我也不知道这里做的苦不苦,若是苦回去让厨子重做一份吧”

秦双看着岳昊递到秦欢手中的杏仁酪凑了过去

“哥哥喜欢吃这种小点?”

“哎,你不是很在乎你哥哥吗?连他喜欢吃点淡甜的小点都不知道?”

“你!···切”

秦双虽是自小喜欢缠着秦欢但对秦欢的喜好所知甚少,秦欢对她也多是宠爱纵容跟在她后面由着她胡闹,秦双小的时候甚至以为秦欢没有特别喜爱的事物,现在想来也也是天真愚笨,人怎么会没有喜好呢,秦双想到此处又觉愧疚

“你们两个行了,岳师兄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蓝似来说文明镇的事情啦”

说话的正是推门而入的李西涯,秦双见是李西涯到是一惊

“你怎么来了?···你没听见什么吧?”

“哼,我当然听见了,你和岳昊吵起来了对不对?岳昊是不是欺负你了?”

秦双听李西涯只听了这个松了口气,岳昊翻了白眼暗骂了李西涯一句白痴,倒了杯水给秦欢不再理这两人


秦欢接过水杯看了看李西涯还是开了口

“这是苍穹派内之事你插手怕是不太合适”

“我不合适?!那她怎么能留在这里呢”

“哎李西涯你什么意思,你别忘了,我可是秦双,我哥哥嫁给的正是苍穹少主岳昊,我怎么就不能留下了?闲杂人等赶紧起开别妨碍我们说正事”

李西涯被秦双推到了一边,只能愤愤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三个,突然灵机一动,他屡次败给秦欢这次必然要扳回一局

李西涯从怀中拿出一张海报猛地递到秦欢面前,那正是前两天秦双和李西涯拍的广告宣传,红色的背景再配上双手紧握相拥在一起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秦双和李西涯,这着实让正喝着水的秦欢呛了一下

岳昊忙走过去给人拍背,顺手拿过放于秦欢身前的纸一看绷不住笑出声来,岳昊抑制不住的笑着一手将那纸狠狠糊到了李西涯脸上,而秦欢低着头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的也分不清是在咳还是在笑

“李西涯你干什么呀?!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哎双儿,双儿”

秦双见此情形红了脸推了李西涯一把逃也似的走了,李西涯紧随其后


“风油精果然有毒,有此妹夫,家门不幸啊,哈哈哈”

“瞎说什么呢”

秦欢用手肘捅了一下岳昊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以查看接受改造的山贼为由要看看那些不见了的人,杜无量居然说我父亲下了命令说除了他以外谁都不许擅自接触那些山贼,除非得了父亲的命令,而且我发现,那些被抓走的人根本就不在文明镇”

“不在文明镇?这里本就是苍穹周边若是运往别处难免有些南辕北辙,难道那些人都在苍穹?”

“我也觉得这样最有可能”

“不如我们现在回苍穹如何?”

“不行,你不要太过急躁,等伤养好了我们再走,也不差这一两天时间”

“嗯,好”

两人因为这几天迟迟未归单雨自是又免不了一番询问,岳昊一句在苍穹周边游历了一番就将人给怼了回去,看岳昊面色不善的样子单雨也没有多问连引荐沈雨晴的话都堵在了嘴边没说出来


秦欢刚进正殿的门就瞧见厅中多了个身着淡绿色襦裙的妙龄女子来,岳掌门见秦欢来了站起身来主动介绍起一旁的女子来

“小欢啊,这位是沈家的千金沈雨晴”

“见过沈小姐”

“这位就是哥哥吧,叫我雨晴就好了”

秦欢自是知道岳掌门叫他来所谓何意,无非就是提醒他别搅了岳昊的好事,可这沈雨晴上来就握住他的手,语气神态皆是就要嫁给岳昊的喜悦,秦欢虽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听见这不拿自己当外人的语气还是有些不舒服,眉头微蹙不动神色的用了些力气将手从沈雨晴手中抽出来,抬头看着岳掌门问道

“需要我找岳昊来吗?”

“不用了,待会我差人带着雨晴过去”

“那晚辈先告退了”


秦欢出了正殿没走几步就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他,故意加快了脚步闪身到一边去,武功低微的小手下果然中计急匆匆的显了身,还未反应过来秦欢已经出现了人身后,秦欢看着呆愣在那里的人冷笑了一声

“怎么?我都说到那个份上了掌门还是不放心吗?还要派人来跟着?”

秦欢现在心中本就难受有气,对人说话的语气冷的仿佛能吐出冰来,吓的那名手下连连求饶,秦欢下意识的赶着人往岳昊那边走,离近了住处才猛然想起现在岳昊可能正和沈雨晴聊天,只能赶着人往别处去务必离得那里远远的才好


岳昊见到沈雨晴到是有些惊讶,沈家以经商为主,生意不大也幸得与岳掌门有那么点交情,苍穹置办日常所需之物时多是选择照顾沈家生意,他小时候也和沈雨晴玩耍过,三年前岳昊侠考时沈雨晴还去看过,一下子就被台上的岳昊给勾去了魂,岳昊看着三年未见的面孔都有些陌生了,怪不得人都说女大十八变,如今的沈雨晴出落的也算是亭亭玉立

“雨晴?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这游玩几天,三年未见,岳昊哥哥竟还记着我”

“说起这个,我成亲那天你怎么没来喝喜酒啊”

“这个···其实这次我除了来此游玩还有···”

岳昊的目光越过沈雨晴看见远处秦欢好像正赶着一个人往另一边走,虽然不礼貌岳昊还是忍不住打断了沈雨晴的话

“那个,既然你是来此游玩的那你不必拘谨,我有事离开一下”

“哎···”

沈雨晴还未来得及喊住他,岳昊就提气离开了,沈雨晴只能看着人的背影幽怨的叹了口气


秦欢押着人在苍穹乱转了一会,小手下觉得秦欢只是在乱转也不敢说出声来,秦欢停下脚步发现整个苍穹除了岳昊也没人会对他好了,剩下的人仿佛为他说句公道话都是多余

“你走吧,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跟踪我休怪我不客气”

“是,是,谢少主夫人宽宏大量”

“欢儿,发生什么事了”

秦欢正烦乱着就见到了这个令他心烦意乱五味陈杂的源头,没由来的就有些恼火

“无事,只是有个跟踪我的被我打发走了”

“还有这种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你还想将人杀了不成”

“你又怎么了?”

“我都说了没事,这点事情何须劳烦你,我自己还是处理的了的”

岳昊这些天被秦欢这忽冷忽热的态度刺的有些难受,几番下来,此时也是失了耐性,挑尖了话语往人在意的地方戳

“是啊,秦少爷自是厉害的很,我想侠考之时若是陆子豪知道他打不过一个坤泽,不知他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觉得荒唐可笑呢”

岳昊对秦欢一向温柔,秦欢听着这话语也是一怔,头微低着露出个自嘲的笑来

“呵,是啊,连我都觉得荒唐可笑”

岳昊说完那句话就后悔了,此时见秦欢的表情心更是软了半截,本想凑近点哄两句道个歉,可还未动身秦欢已经运起轻功往苍穹正门那边去了,岳昊本想追赶却被一下小弟子拦下说是掌门传唤,岳昊也只能三步两回头的先随着小弟子去正殿


“不行!”

岳掌门还未将话说完就被岳昊一口否决了

“父亲,我娶妻尚未满一年就急着纳妾,你让江湖上怎么看我?”

“才开始让你娶妻的时候你不是也很反感吗,而且秦欢他···”

“我知道秦欢在您眼里有诸多不好,可在我眼里那就是好的,而且我还看不上那种娇滴滴的呢”

“你这个!···”

“剩下许多无须多谈,孩儿告退”

“逆子!你出去了就别回来”

岳昊没理岳掌门的怒斥声,径自跑出去,他已知晓秦欢到底是为何事如此反常,此时更是担心,倚着秦欢的性子和身手若是跑出去了,他怕是连寻都没处寻去

岳昊问出秦欢去向何处之后,提气追出了苍穹




躲在后面悄咪咪的召唤 @良辰怎不笑  @喜欢的cp有糖了 


关于完全没头绪的爱列车

虽然说着520要搞事情但是关于肉的部分完全没写(什么?!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原地摩擦轮胎的情况 你们想看什么场景的车呢 不要大意的提出来吧(如果有人对这个车感兴趣的话) 除了在家里或者旅馆以外呦 因为那两个地方已经预定好了(开个车还特么转换场景?! 

评论(2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