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十七)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照例先召唤 @良辰怎不笑  @风烟疏冷  @Mr.白先生 



秦欢本是伤的不重可架不住岳昊心疼,不仅不让人随意下床走动,那伤也是日日用好药养着

岳昊每次给秦欢换药,秦欢也不再抗拒,乖乖趴在床上将脸埋进枕头被褥中,微红的耳垂总是能轻易泄露他现在的小情绪

“你为何不等到我拆穿了单雨再去将李西涯放出来呢,非要凑上去挨一顿打”

岳昊每日给秦欢上药时都忍不住说上几句,听到这句话,秦欢抬起薄红未消的脸问出了压在心里很多天的疑问

“你不会打算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吧?”

“若父亲执意不肯放手,也只能这样了”

“不行!”

秦欢撑起趴着的身子似是想翻身看着岳昊,岳昊上前将人扶起来顺势让人倚进他怀里,岳昊一手摩挲着秦欢还有些微红的脸蛋,看着秦欢有些焦急的表情勾起嘴角露出个笑来

“担心我啊?”

“···这样做怕是不妥”

“以前我娘还在的时候就对我说,在江湖上若是想自在逍遥,最重要的是要心无愧疚,苍穹自诩是个名门正派,若连自己做的都不敢承认岂不可笑,苍穹若真因为此事尽了气数那也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可清源不会这么想,你若是将事情和盘托出,陆伯翰怕是会将功劳都揽在陆子豪身上然后再趁机搞垮苍穹”

“呵,我也知道清源很可能会这么做,可苍穹近几年为了这个人造侠骨实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就现在的状况,何须清源再从中捣鬼?”

“可那不一样”

秦欢握住岳昊的手小声的辩解道,岳昊看着秦欢一副比自己还急的样子轻笑着点上人的鼻尖

“欢儿可是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了?”

“这件事情最好等到陆子豪回到清源之后再公之于众,至于怎么说···岳掌门年纪大了,难免受单雨蛊惑···”

岳昊垂下眼睑思索了片刻,长出了一口气重新揽紧了秦欢亲了亲人的眉心

“好,就按夫人说的做”


乔先生出了实验室才走到一个清净地方就被一个红影拦住了去路,秦欢手握雷切转过身来看着乔先生

“少爷”

“你回去吧”

“哦?回去?老爷可是特意安排我进这苍穹,助少爷一臂之力的”

“现在时局有变,你最好赶紧回去,免得引火烧身”

“时局有变?呵呵,少爷可是想好怎么跟老爷说了,我看啊,这引火烧身的,是少爷才对”

“我自有打算,不劳乔先生费心”

“好,那属下就先回去向老爷复命了”

秦欢冷淡的不想再多看乔先生一眼,没有理会乔先生的回话,转身走了


乔先生突然不知所踪,岳掌门也只好收手,心间虽是懊恼颓丧也只能由着岳昊的计划给事情一个了结

陆子豪在苍穹多番探查无果之后刚回到清源就听说了人造侠骨的事情,还未喘上一口气就跟着陆伯翰怏怏的又去了苍穹

岳昊一口咬定苍穹是被元教歹人单雨所害,陆伯翰细查之下发现这个乔先生当初确实是被单雨带进苍穹的

如今人造侠骨的事情在江湖上已是激起了轩然大波,陆伯翰当着江湖众人的面也不好强词夺理,双方争执不下之时秦朔站出来一副摆明了要帮亲家的样子,宣武派掌门看看清源再看看苍穹和秦家,面对这是势均力敌的架势干脆当起了和事佬,谁都不得罪

岳昊见事情在秦朔的帮助下已有被压下去的趋势,立即着手整改苍穹周边被长期欺压的城镇并给予实验的受害者可观的补偿,以前在镇子里作威作福的苍穹手下抓的抓罚的罚,小到队长大到统领无一例外,可唯独逃了个杜无量


陆伯翰没捞着什么好处,也就不再自讨没趣的留在苍穹,对着众人打了一套官腔之后就准备回清源,陆子豪三番几次来到苍穹却没有一次是面上带光的样子怎能甘心,这入了冬的天气也消不去他心中的燥火,正烦乱间不远处走过一个醒目的红影

“你等等”

秦欢转身看着叫住他的陆子豪

“何事?”

“侠考时我就一直想与你一战”

秦欢看着陆子豪挑了挑眉,鞋尖一踢握在身后的剑鞘,伸手接住落下来的雷切,剑刃上立时变的雷电交加,秦欢剑指陆子豪剑尖动了两下示意人尽管攻过来便是,那冷傲的样子也激起了陆子豪的斗志,拔剑一跃朝秦欢这边刺来

陆子豪和秦欢斗了一刻钟就被秦欢一下子踹中了胸口摔在了地上,两人天资和所处环境都相差甚远,秦欢的身姿招法在陆子豪看来轻巧灵动的像天上云,摸不着抓不住,更别提他手中那把碰不得的雷切了

秦欢收起剑来看了一眼捂着胸口勉强从地上爬起来的陆子豪,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才走出去几步就看见了神色严厉的秦朔,只能停住脚步敛去多余的表情低头唤了声父亲

“还不快去给陆贤侄道歉?!”

秦欢抿着唇走回陆子豪身边,抱拳躬身

“方才多有得罪···”

“呃···无事”

秦欢素来不爱以少主夫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清源和武林众人来到苍穹这几日他也未现过身,陆子豪听到秦欢唤秦朔那声父亲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岳昊的妻子秦欢,一时也是有些懵


岳昊待到秦朔和秦欢都走了才现身对着楞在原地的陆子豪开了口

“呦,这不是陆公子吗,我家夫人啊就是身手好又任性了些,你可莫要介意啊”

“······”

“陆公子现在是不是很庆幸当日侠考没有碰上我家夫人啊?还是说,陆公子该庆幸自己得了个好爹?”

“你!···”

“陆掌门就要启程回清源了,正唤你呢,不送”

“哼!”

岳昊看着气得都要冒烟的陆子豪心情大好,背着手轻松悠闲的往厨房走去,寻思着让人做些秦欢爱吃的小点去哄哄刚才被训了的人


“行了,你们回去吧,这年关转眼便到,到时可别忘了回秦家住几天,要不然双儿又要闹腾”

“嗯,孩儿定会回去的,父亲放心”

秦朔拦住了送到门口的秦欢和岳昊没让人再送下去,事情完全被压下来时已落完了冬天的第一场初雪,秦朔见已无事也就不再多耽搁,嘱咐了几句就走了



秦欢望着树上伴着雪的一朵朵红梅轻叹一声,思绪随着呼出的白气飘出很远,深秋之时他还安慰自己还可以和岳昊相处挺长一段时间,那落叶纷飞的情景好似还留在昨天,可转眼之间冬梅白雪,除夕已至

秦欢收回落在梅花上的目光又开始细细算起他与岳昊还能在一起多久,两个月?秦欢蹙着眉收起心底那些安慰自己的谎言,上次秦朔特意提醒他除夕过后要回秦家又提到双儿,秦欢怎么会不知道秦朔的用意,秦朔本是想将人造侠骨的事情闹大,秦家只需隔岸观火就好,可他为了岳昊完全搅乱了秦朔的计划,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秦朔为了表面的伪善和秦家的形象定不会冷眼旁观,只得出来给苍穹解围

思及此,秦欢又是一声轻叹似是有无尽的愁绪,他不会将岳昊带进秦家,可秦朔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他不忠,若是再不动手偷到神农玉,他这次回去怕是不会好过


岳昊围着苍穹转了一会很快就在北面的梅林里寻到了秦欢,茫茫白雪衬的人身上的红衣醒目了不少却又不显热烈,到真有些像秦欢的性子了,岳昊站在远处欣赏了一会这副极为相衬的好景致才背着手走了过去,悄悄走到人身后伸手环住了秦欢,将手中的糖葫芦在人眼前晃了晃

秦欢感受着背后的温度,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红果歪了歪头呆了一下,眼中的愁绪渐渐被温和笑意掩盖,秦欢勾起嘴角拿过岳昊手中的糖葫芦有些失笑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尝尝嘛”

秦欢咬了一口裹着糖浆的晶莹红果,酸甜的口感让他眯起了眼睛,那些童年的遗憾好似被手中的这串红果填补了一些,岳昊看着秦欢有些新奇满足的表情跟着人笑开了,低头浅吻了一下人清浅的酒窝,顺带握住人拿着糖葫芦的那只手举到面前吃下了那颗被秦欢咬去了一半的红果,秦欢身子微侧转过头去对着岳昊拱了拱鼻子,也不知是在抗议岳昊吃了他的零食还是在嫌他吃了被咬过的那个,接着就忍不住对着岳昊绽出个更明亮的笑来




评论(2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