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昊欢ABO】未见青山老(十八)

ABO世界观 昊欢联姻设定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c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喷

先行使用大召唤之术 @Mr.白先生  @良辰怎不笑  @风烟疏冷 

苍穹虽是因着人造侠骨的事情声誉大减,可经岳昊整改解放过的周边城镇又重新热闹了起来,许是被周边浓重的年味感染,苍穹派内的弟子也没了往常的严肃,成群结队说说笑笑,给本是萎靡的苍穹添了许多生气

和外面热闹的景象一比,在膳厅用年夜饭的几人就冷清了不少,岳掌门因为人造侠骨的事心中郁结未消自是露出喜色来,秦欢向来和岳掌门不对付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性子,落座之后就一语不发的乖乖低头吃饭不管其他,饭桌前也就性格一向豪爽的季师傅能时不时和岳昊说几句话

岳昊夹了一筷子鱼放到碗里细细挑净了鱼刺又沾了些料才放进秦欢碗里,海鲜河鲜秦欢一向喜爱,可无论在哪这鱼往桌子上一放从来不动一筷子,起初岳昊以为秦欢不爱吃,后来试探性的给人夹了几筷子秦欢都没有拒绝,岳昊问过秦欢这是为何,秦欢一句因为鱼有刺所以才不吃搞的岳昊哭笑不得,自那以后每每饭桌上有鱼,岳昊就自发的给人挑净了刺再放到碗里

若是在往常他两单独吃饭的时候秦欢一向是心安理得由着岳昊将没了刺的鱼肉放进他碗里,可今天毕竟旁边还有岳掌门跟季师傅,岳昊这般举动让秦欢有些不自在

岳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低头吃饭还只夹离自己近的几样菜的秦欢,那别别扭扭的模样惹的岳昊又忍不住想去逗逗他

岳昊悄咪咪的挪着椅子离近了秦欢,一只手垂到桌下去抓住了秦欢衣摆,秦欢伸手将自己的衣摆扯出来狠瞪了岳昊一眼,岳昊尤觉不足,垂在桌下的手不停作乱,一会抓着秦欢衣摆不放一会去碰人的腿,简直就像一个顽皮的孩童一般搅的秦欢不得安宁

秦欢在岳昊捏了一把他的大腿内侧之后终于忍无可忍,伸手对着岳昊的手一下猛拍,桌底立时传来一声颇为响亮的脆响声,惹得岳掌门和季师傅朝他们二人看了一眼,秦欢那一下用了狠力气,他以为岳昊会躲开,岳昊手肘撑在桌上,低头一手握拳抵在嘴边却怎么都掩不住嘴角勾起的弧度,秦欢看了眼岳昊眉头微皱放下了筷子

“晚辈吃好了,先行告退”

“父亲,师父,我也吃好了,孩儿告退”

“去吧去吧,一对小年轻没个耐性”

秦欢前脚刚出门,岳昊就跟了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生气了?”

“幼稚···没有”

“你方才怎么不躲开呢?”

秦欢看着岳昊手背上泛红带青的忍不住问道

“就你方才所用的力度,我若躲开了,你这手还不狠磕到椅子角上”

“你真是···”

秦欢虽是语气有些不满的嘀咕了半句,可面上再绷不住那冰冷的神色,笑意重新漫上眼底,秦欢的一颦一笑总是牵动着岳昊心绪,岳昊看着重新温和鲜活起来的秦欢,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个温和喜悦的笑容,拉着秦欢朝苍穹正门方向走去

岳昊拉着秦欢赶到时,那里已聚集了不少苍穹弟子,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都是等着看烟花的,两人刚寻了个好位置,绚烂的烟花就在夜空中炸开了

岳昊的怀抱,五光十色的烟花,不绝于耳的爆竹声,让秦欢第一次觉得节日是特殊而带有温度的

在眼前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搅了秦欢难得抛下愁绪的好心情,那张脸秦欢再熟悉不能,仿佛已经知道秦欢看见他了似的,那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人群之中,秦欢看着人消失的方向,双唇微启似是就要轻唤出那个名字,岳昊感觉到秦欢的僵硬,低头去看似是在出神的人

“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想喝酒吗?”

“喝酒?虽说今夜要守岁,但若是欢儿亲自拿的喝一点也无妨”

“好,那你回房中等我可好?”

“嗯”

秦欢转身敛了笑意朝子墨消失的方向疾步走去,苍穹派的弟子大都聚在正门处看烟花,子墨引着秦欢来到一个无人之地也就乖乖显了身

秦欢看着一身苍穹弟子服的子墨,心中五味陈杂一时间有些恍惚,子墨回过身来看着秦欢的模样到是淡笑了一下

“怎么?奇怪我还活着?”

“不是···子墨?你来这里多久了?若是你···上次夜闯玄环玉洞的难道是你?”

“哼,单雨早就对你起了疑心,你几番打探那个玄环玉洞又贸然闯进苍穹密地,若不是我,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和那个苍穹少主在一起守岁吗?”

“你又何苦趟进这淌回水?”

“你腰间自小戴的挂饰呢?”

“执行任务时不小心掉了”

“你!···啧!”

子墨看着秦欢浑不在意的冷漠表情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可现在他没有把握认定那个挂饰有用,而且现在也不是跟秦欢生气的时候

“···阿欢,跟我走吧”

“不行”

“这么多年,你还没被秦朔折腾够?还是说,你真的对那个岳昊动了情?”

“没有,岳昊他···岳昊他···”

秦欢转身背对着子墨,口中想要欲盖弥彰的辩解一番,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子墨见秦欢这副模样知是被他说中了

“呵,岳昊对你好了些,你还真就傻呵呵的陷进去了,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他知道了你的身份,你嫁进来的目的,他会怎么对你”

子墨所说的秦欢从来不敢想,那些话如针一般扎进他心里,搅的他心绪难平,秦欢抑制不住的去想那时的情景和岳昊的表情,只是想着想着,那本是浑浊震颤的眼瞳重新变的空茫起来,秦欢知道他其实没什么好想好怕的,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没什么好想的···他要怎么对我,我都看不到了···”

秦欢低声喃喃着,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同子墨低声倾诉,子墨见秦欢这幅样子也是有些心疼,安慰似的拍上秦欢的肩膀

“阿欢,你体质有异,并不会像其他死侍那样为毒物所制,自由对你本就是唾手可得,你又何苦自伤呢?”

秦欢听着子墨的话自嘲的惨笑声拨下放在他肩上的手向前走了几步

“唾手可得?你不了解秦朔,若是我不忠,他会杀了双儿的,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若贸然离开,岂不是置岳昊于险境”

“你可以护她一时但护不了一世,待到你没了价值为了这些牵挂赔进了性命,秦朔照样会拿秦双去利用其他人”

“我知道,但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双儿不会有危险,这样就够了···而且,一旦我不从,秦朔定会向武林宣布我弃明投暗,入了魔教,再公布出我为元教做过的事情,到那时无论正邪,均无我安身立命之地。自由?不过一句妄言而已”

“或许,你也可以不在中原安身”

秦欢对子墨摇了摇头

“你别管我了,尽早抽身离去吧”

子墨看着纵身离去的秦欢没有再说什么,幽幽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秦欢拿着一坛酒眼见着就要走到他们的住处,可身子却不自觉的又绕了远路,兜兜转转到了梅林,停在那里发呆就是不想回去

秦欢低头看着手中的酒,呆愣半响突然失控般的将酒壶狠砸在了树上,那酒里被他掺了药进去,他今天本想借此机会将岳昊药晕拿了玉佩再探进玄环玉洞,可秦欢悲哀的发现他已经做不到了,他既害怕被岳昊发现又怕岳昊发现不了,这一年来,岳昊对他千般万般推心置腹的好,到头来却要秦欢亲手负了他,秦欢怎么忍心,怎么不会心痛

秦欢盯着树边碎掉的酒壶胸膛起伏明显难以自控,心绪纷飞间连岳昊已走到他身后都未察觉

岳昊将手中狐裘展开轻披在秦欢身上,秦欢感觉后背一暖才惊觉岳昊不知何时已在自己身后,只能强自稳住气息敛下心神,可脸上的一片愁容怎么都不能掩盖干净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房中等我吗?”

“我见你迟迟未归,出来时又穿的单薄,毕竟是在深夜,穿的这么少可不行”

“我不小心···将酒壶摔碎了”

岳昊见秦欢一只手的指尖在滴血,忙将人的手执起来,秦欢的手心上赫然横了一道被锐器划开的口子

“啧,怎的这么不小心”

“我···”

秦欢还要说什么却发现他和岳昊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方才秦欢难以自持,手中酒壶在还未脱手之前就被内力震碎,这伤口显然是被扔出去时的碎瓷划的,秦欢心绪不定,竟到现在才隐约觉出痛来

岳昊拿出条帕子来将秦欢手上的血迹轻轻擦干净,轻嗅了一下沾血的帕子眉头微微皱了皱,手上的动作又轻了些

“很疼吧,都沾上酒了”

秦欢没有说话,痴痴的看着神情专注的岳昊,亮晶晶的眼瞳中藏着化不开的雾气,让人看不清他的所思所想

岳昊变戏法似的从怀中又取出一条干净的帕子和一瓶伤药,秦欢看着不禁想起他们去侠考镇时在溪边露宿那一晚,忍不住微勾嘴角露出个清浅的笑来,可开口发出的声音却有些涩然

“岳少门主身上带的东西还真是全···”

岳昊手上动作不停,听到这个熟悉又许久未听过的称呼抬眼看了看秦欢,眉头微挑轻笑了一下

“谁叫我娶了总是不叫人省心的秦大少爷呢”

岳昊将秦欢手上的伤包好,再去系那狐裘领子上的绑带,末了将秦欢披在身后的长发整理好才算完

“欢儿,你可是有什么愁心事?”

“没有···我只是有些念家罢了”

“明日我就陪你启程回秦家”

“不行!”

“嗯?”

“我···我···”

秦欢转过身去避开了岳昊疑惑的眼神,支支吾吾的编着理由

“我其实就是在愁心这件事···虽说你不陪我回去是不太妥当,可我实在是···实在是不想在那里多住,你若去了,我父亲定会多留我们好些时日,所以···”

岳昊听着秦欢的说辞挑了挑眉显然有些不信,秦欢闭了闭眼睛收拾好自己的心绪,转过身去双手抓住了岳昊的手,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岳昊,脸上已不见方才郁色

“所以你就在秦府周边的城镇的等我一两日,待我看过双儿和父亲便去寻你,我们正好可以抽出时间在别处玩一玩可好?”

岳昊借着月光看着秦欢的模样轻道了声好,终是没有问出心中的疑虑,秦欢见岳昊同意了,露出个安心但绝对称不上喜悦的笑来,秦欢笑着主动抱住岳昊

“陪我在这待一会,就一会儿···”

秦欢靠在岳昊怀中低声喃喃着,岳昊一手搂着秦欢后腰一手放在人后背上没有说话,不知何时,洋洋洒洒的又飘起雪来

“我们这样···可算是白首?”

岳昊感觉秦欢的声音伴着纷飞的雪,有种说不出的迷惘和寒凉,岳昊心底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来,搂着秦欢的手臂不由又收紧了些

“这怎能算,我们一定会真正的白头到老,就像···就像门外青山一直守着苍穹一样,过了冬在我们院中也植些梅花树吧,很衬你”

“好,只是这棵被我用酒浇过的不会死吧?”

“不会,这棵今冬开花还会带着酒香呢”

“胡扯”

“不信那我们就等到冬天再来看过”

“···嗯···”


这周应该会恢复以前的更新时间

下章欢欢回秦家会受苦

刀都近在咫尺了 车还会远吗(怎么又是车?!)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