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糖话没

今天也是丧气满满的一天呢

【爱客】52赫兹(一)

小爱x病人白  微虐(你确定?? ) HE

小学生文笔 见谅见谅

ooc都是我的锅

起名废 不要在意标题什么的啦

圈地自萌 不喜勿碰

病人白是指心理疾病呦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脑洞源于歌曲【化身孤岛的鲸】 脑洞突然就上头了(什么鬼  上头了就先写这篇吧 我觉得篇幅应该不会太长 只是我觉得而已orz

人设方面的话,大概是情比金坚和万万第二季第三集合在一起的样子 



白客得了一种病,他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但他并不是聋了,像是动物的叫声和音乐什么的他都能听见,而且他并不觉得他病了,因为别人明明也听不见他的声音,要不然他们怎么会这么冷漠残酷呢。人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还是不要接触比较好,白客如是想着

白客一个人生活了很久了,他既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更没有那些破碎细小又难以维持的羁绊和关系

大多数时候白客都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他可以一个人到处走走停停也不用担心被恶意的声音包裹,更不会觉的一个人世界太过安静。当然也有不好的时候,比如做噩梦的时候,过那些每个人都在欢庆的节日的时候,那些在空中炸裂的烟花就像淋在白客心上的霜

白客觉得最近他越来越难以和人交流了,买东西变的麻烦了起来,有时候会因为听不见店家在讲什么只能看见人的笑脸而仓皇逃离,不过没关系,超市里泡面和面包多的是,白客坐在海边吃着火腿肠为自己又解决了一个难题而开心


在海边坐久了白客感觉有点冷,起身绷紧了身子小心翼翼的走在结了冰的道路上,今年冬天这个沿海的小镇又是下雨又是下雪的,路上湿滑的很

就算白客再怎么小心,还是摔倒仰躺在了地上,这一下摔的狠,白客躺在地上半天动都没动

正想挣扎一下从地上起来的白客看到了小爱的脸,小爱低头看着仰躺在地上的白客将人扶了起来,白客对小爱张了张嘴,露出一个奇怪又有些僵硬的表情,到最后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低着头一瘸一拐的走了

小爱猜白客是想对他说声谢谢的

白客走的有些慌乱,他听不见人的声音也不会和人交流,每一次和人的接触都让他不知所措

没走几步白客又一个重心不稳要往前栽个跟头,小爱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的帽子,白客手在空中挥了两下勉强维持住了平衡悄悄将自己的帽子从小爱手中揪出来,继续低着头往前走

白客在前面走小爱就在后面跟着,两人始终保持着一步的距离,每当白客身形不稳的时候小爱就凑上来扶住人的肩膀,等白客稳住了身形再往后退一步恢复成一步的距离


白客越走越慢越走越僵硬,他并不认识小爱,也不知道小爱为什么要跟着他,更不想让小爱知道他的住处。眼看着天就要暗下来,白客摔的那一下很疼,他想回那个破旧的小旅馆去,但小爱还跟在后面,白客只能尽量拖慢速度耗着时间

小爱似乎看出了白客的意图,一个跨步挡在了人身前,白客看着突然拦住自己的小爱,头低的恨不得把自己缩起来,双手紧捏着自己的衣角往边上挪了挪继续走自己的路

小爱看着白客的动作叹息一声,想起白客以前走在路上碰见欺负他的人也是这个样子,再次拦住白客去路,小爱俯下身看着神色有些慌张恐惧的人,给人比了个电话的手势然后双手合十的晃了晃示意白客他其实是在求助,最后还附带了一个杀伤力十足的温柔笑容

白客只纠结了一小会就把手机给了小爱,他虽然不会和人正常交流但同样不会拒绝别人的要求

小爱接过人的手机打开了白客的微信,这个微信还是小爱当初帮他注册的,过了这么长时间白客的微信上就没变过,没有朋友圈没有好友自己也没有动态,空白的就像白客的电话簿一样,小爱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号都加到白客的手机里,又在微信的输入栏里打了一行字给白客看


【谢谢,我送你回家吧?】

白客看着手机上的字,又看看小爱伸过来的手,缩在袖子里的手刚探出指尖来就又缩了回去,紧接着对小爱摇了摇头,低着头继续走自己的路,这次到是默许了小爱跟在他后面

“你啊···应该买双新鞋了,鞋底磨的不防滑了不摔跤才怪”

小爱知道白客听不见,但还是开口对人说着,语气就像多年的老友或是相依的恋人,那也确实是是他曾经的恋人


白客透过旅馆里破旧的小窗户看着离去的小爱,默默退出了微信界面,躺在了旅馆的小床上,这个手机除了听音乐和时不时接收联通发来的短信来证明他还存在着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白客很快就离开了那个沿海的小镇去往另一个离这里不算远的地方


白客坐在公交车靠窗的座位上,看着和他邻座的装扮浓艳的大妈手中那张公交卡,那张公交卡是他不小心掉到车上的,还没捡起来就被那个大妈抢了先,从车上拾起来却没有还给他的意思

仿佛注意到了白客的视线,大妈朝白客那边瞟了一眼,白客立刻将头转向了车窗放弃了开口的念头

算了,反正里面又没有多少钱,就当丢了吧···白客又往里挪了挪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可也不知白客天生有霉运体质还是老天为了演示祸不单行这个词,在挤公交去超市的时候白客的钱包也被偷了,白客沮丧的往回走着,唯一的庆幸的是自己找了个小破旅馆还有个住处

白客躺在旅馆的小床上三天没出门,再过一天白客就要露宿街头了,他身上的钱本就不多,省吃俭用走到这里已是不易何况又丢了钱包

白客拿着手机看着微信上的小爱,权衡了一下与小爱交流和露宿街头哪个更恐怖,最后决定试着向小爱求助

白客盯着输入栏里的两个字犹豫了十分钟才抖着手将信息发出去,小爱回的很快,本应是件高兴的事情却让白客更加紧张,一句话删了写写了又删,磨磨唧唧过了半个小时才又发出去一条信息


【你能借我点钱吗?】

【你在哪?】


小爱抓起外套一面看着手机一面往外走,他知道依白客那种情况不到了万不得已是不会主动和人说话的,也不知道白客饿了几天现在还有没有住处,去楼下取了车匆匆开往白客所说的地点

小爱提着汉堡找到白客的时候,袋子里的牛奶还是温热的,现在这个点能开着门的也只有快餐店了

白客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抠手,唇瓣微微开合似是还在措辞。小爱将食物推到人身边示意白客可以吃,白客才拿起一个汉堡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这三天他只喝了些水真的饿极了

看着白客有些狼狈的样子,小爱又想起了以前白客怯生生的对他说他很饿,那时候白客比现在还要狼狈见到陌生人话也不多,只是那时候白客还会和人正常的交流,也可以一个人活下去


“谢···谢谢你”

白客很久没有开口说过话了,他听不见别人的声音自己也不爱自言自语,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都觉得陌生了

那句僵硬不太连贯的道谢声很小,小爱还是听见了,拿了张纸巾去擦白客嘴角沾上的沙拉酱,白客头往后缩了缩抬眼看了看轻笑着的小爱没有再抗拒,垂着眼睑任小爱给他清理,小爱拉过白客紧攥着的手在人手心轻轻写了两个字

【没事】

白客抽出手来将那两个字连同温热的触感一起攥在了手里

小爱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很晚了,扯了扯坐在一旁的白客示意人去睡觉

白客站起身来先冲小爱摇了摇头,又低下头思索了一会还是乖乖的躺到床上去了,他本来想让小爱去睡的,但是又想了想或许小爱嫌弃这里呢

不大的房间里多了个人,白客躺在床上有点不自在又有觉得不好意思,侧着身子往床边挪,将不大的床硬是空出来了半张

感觉到床面下陷时白客又后悔了,他知道小爱就在他身后,僵硬着身子又往边边上缩了缩,小爱坐在床边伸手关上了壁灯

没有了昏黄的灯光,在黑暗的环境中白客放松了不少,尽管小爱握上他的手时他还是抖了一下,小爱执着白客的手像刚才那样在人手心一笔一划的写着字,黑暗静谧的环境下,点在手心的触感变的愈发真实细腻了起来


【你能数一数外面落了几片雪吗?】

小爱不说,白客还不知道外面又落下了雪,真就睁着双亮晶晶的眼睛数了起来,那些白色在白客眼里渐渐连成了一片最后变的模糊,白客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小爱将睡着了的人往里面抱了抱防止白客掉下去,旅馆里温度微弱的暖气片不足以支撑寒冷的冬夜,小爱将外套盖在被子上面,握住人露在外面的那只微凉的手,思绪随着窗外的雪飘出去很远


小爱和白客都生在那个落魄的沿海小镇,那是一个收入和物价完全没法持平的城镇,任凭外面如何日新月异那里都不会发展,既没有发达的经济也没有优美的风景,即便是沿海也被挡不住的雾霾遮盖着,总给人一种会破产的绝望感

小爱和白客说是认识也只能算是高中的同学而已,小爱能知道白客叫什么也只是因为白客常常被欺负,当他开始接触白客的时候他们俩的缘分都散的差不多了


小爱第一次接近白客也是从欺负他开始的,别人和他打赌,只要将篮球扔到白客头上再上前捡回来就算他赢,小爱看着正在写字的白客觉得这很容易

球砸到白客头上的时候白客手重重的一顿把笔尖弄折了,但他就停了这么一下又继续写起来,仿佛刚才被砸的不是他一般

小爱上前将球捡起来见白客一点反应都没有,觉得这人不是有问题就是看不起他,上前颇为挑衅的将篮球放在了白客面前

白客连头都没抬起来,稍长的额发盖住了他的表情只留下一片阴影,面前的纸张因为重复写了太多内容早已看不出写的是什么,戳折了的笔尖每次划过纸张都会留下一大滩污渍更是惨不忍睹

啪的一声细微声响,白客手中紧握着的笔的笔尖终于掉了下来,墨汁在笔头上凝成了一小滴随着白客颤抖的手颤动着随时都可能掉下来

墨汁一滴一滴掉在纸上的时候,小爱下意识的抓住了白客的腕子,他以为白客哭了


“你···写的是什么?”

“······”

白客将手腕从小爱手中抽出来收拾了下桌面走出了教室,对身后的嘲笑奚落声充耳不闻。小爱觉得今天白客很不一样,就算他不了解白客,但他觉得白客应该是干净鲜活的才对

小爱玩够了往家走的时候已经挺晚了,路过海滩的时候看见白客坐在海边撕书玩

“只撕碎了多浪费,你应该叠成纸飞机扔出去”

“······”

小爱坐下来顺手扯下一张纸叠了个纸飞机朝海扔出去

“这种节目不都是等毕业了才做的吗?你怎么现在就把书撕了”

小爱说笑着去看坐在他身边的人,转头才看见白客在流泪,小爱有点慌,他甚至觉得是今天的篮球把白客砸傻了

“你怎么了?难道那一下很疼?哎你别哭了,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嘛”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还挺好的”

“切,傻子···”

白客抹干净脸上的泪,将头往旁边偏了偏不让小爱摸他的头发,对着就要沉到海底下的夕阳露出个浅笑来,小爱看着白客有点不自在的咳了咳也转头去看夕阳,在心里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白客确实是干净又···可爱的

直到天色黑下来两人才起身往家走


“哎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不知道”

“我叫小爱,你可记住了”

“嗯”


白客辍学了,就在小爱有些别扭的告诉了白客他叫什么的第二天,两个人的交际就这么断了



小爱的视线从窗外的雪转到睡着的白客身上,给人掖了掖被角,小爱觉得他和白客认识的时候挺糟糕的

不止是一个糟糕的开始,还有一个糟糕的结尾



这篇就是随时会蹦出回忆杀来的(你够_(:зゝ∠)_ 你们觉得这是微虐呢还是虐呢,我也拿不太准

上次说要看狄白鲛人车的小伙伴们,我已经写好了呦,明天发车晕车的记得吃药


评论(8)

热度(42)